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这天,肖晴和肖雅起了个大早,带上阴伞,在一家医院里和江志涵碰了面。江志涵躺在病床上,身边站了两个年轻人。见到肖雅和肖晴,两个年轻人简单打了招呼,跟江志涵耳语几句,便离开了病房。
  江志涵挣扎着坐起身,面色憔悴,原本精壮的身体最近消瘦不少。“小雅,谢谢你。”他一字一句地说,“这是安老师么?”
  “这是我姐,肖晴。”肖雅告诉他,“安老师忙着大事呢,你的事我姐就能应付。”
  “嗯,嗯!”江志涵勉强地点点头,突然一声闷咳,捂住胸口,面脸通红。
  “还是隔五六分钟就疼?”肖雅像医生问病人一样问道。
  “嗯。”江志涵依旧是勉强点头。
  “医生怎么说的?”肖晴问他。
  “哎,没用。”江志涵喘着气,耷拉着脑袋,“该做的检查都做了,浑身上下找不到一点毛病,不住了,我刚才已经叫小瑞和小森去办出院手续了。”
  “你把上衣扒开,给我指指疼的地方。”肖晴指指他的胸口。

  江志涵解开病服的上衣扣,露出胸膛,指着胸口稍稍靠上处,离咽喉大概十厘米的地方。肖晴看了看,并未发现什么伤口或标记。她想起安槿昨晚教她的做法,拿出一张红纸,轻轻放在江志涵所指的位置,让他耐心等待。过了大概五分钟,只听兹兹两声,那红纸中间居然破了个小洞,随即便燃烧起来。江志涵瞪大眼睛看着肖晴,知道自己找对了人。
  “这次没疼,这次没疼!”他兴奋地握住肖晴的手,“肖老师,你一定得救救我!我这到底是惹什么了?”
  “还不清楚呢。”肖晴一边迅速回想相关的灵媒知识,一边回答说,“看样子像是中了咒。”说着,她拉了张椅子坐在床边。
  “咒?什么咒?”江志涵对肖晴一脸敬佩,同时也带着几分诧异。
  “不清楚呢。”肖晴摇摇头,递给他一张红纸,“看来咱们得花时间好好聊聊了,你……你有空么?”
  “当然,当然。”江志涵从床上起身,把红纸放在胸口,“去公司里谈吧。”他说着,听见兹兹的声音,胸前的红纸又燃烧起来。

  江志涵不知从哪儿弄了一辆小面包车,载着肖晴和肖雅回到“公司”。路上,肖晴又给江志涵拿了几片香薰的红纸。大概十几分钟,车在一处破旧的民房前停下,江志涵和两个手下,带着肖晴、肖雅进入民居三楼的一个房间,房门上挂着一块木牌,写着“志涵融资”四个大字。
  所谓公司,其实就是两间租来的房子,靠外的一间放着两张沙发和一个茶几,用于江志涵和手下商量讨债方案,靠内的房间则是江志涵的卧室。内侧的卧室还附带着卫生间和一个小厨房,倒也是五脏俱全。进了房间,江志涵请两姐妹坐下,又让手下赶紧倒水。
  “你最好快点。”肖晴一坐下就说道,“我带的灵纸可是不多了。”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江志涵咕咚咕咚喝下一大杯水,讲述起自己最近的遭遇。
  讨债公司成立后,借着江志涵前几年积攒下的社会关系,接了不少生意,大部分任务都顺利完成,江志涵和手下也挣了不少钱。虽说是冒着结仇和犯罪的风险,但毕竟比送水工挣得多得多,又比抢劫盗窃之类的勾当安全得多。
  几周前,江志涵带着弟兄们去一家私企讨债,企业老板也不是好惹的主,叫来一帮人跟江志涵团伙硬来。在打斗中,江志涵受了两处刀伤,奇怪的是,他居然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从那以后,他仿佛是失去了痛觉功能,无论如何敲打或是掐拧身体,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痛感。刚开始,江志涵还很得意地向手下炫耀。直到有一次,他的手臂无意间被划开一个口子,血流了一夜浑然不知,险些送命。他这才意识到,失去痛感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经过详细检查,医生并没有发现江志涵的身体有任何异常:CT显示脑部没有任何器质性损伤,整个神经系统的各个部分都保持着正常功能,血液内各项指标也全都维持在常规水平,实在是找不出半点毛病。江志涵找了好几家医院,检查结果都是如此,甚至还有个医生以为他是钱多没地方花,故意到医院检查寻求刺激。江志涵有苦说不出,但好在失去痛感并没有过于严重地影响日常生活,他过了几天也就开始习惯了。
  一周前,有天夜里,江志涵正在熟睡,突然感到胸口的一阵刺痛,一开始,他以为这久违的痛感是自己身体恢复正常的象征,还偷着乐了一阵,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陷入了比失去痛感更煎熬的境地。胸口的疼痛感很有规律,据他后来记录,一般每隔5到6分钟就会发作一次。但随后,医院的各项检查依然显示一切正常,江志涵这才觉得事情不妙。自己从市区痛感开始到现在,会不会是撞了邪,惹了不该惹的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