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江志涵住进医院,靠安定勉强度过夜晚,白天则强忍疼痛。一边又四处求人,希望得到高人的帮助。有个曾和肖雅在同一家夜总会工作过的手下,向江志涵说起安槿的事,江志涵这才托人调查到肖雅的电话,和她取得了联系。
  听完江志涵的描述,肖晴一时也没有主意。她把阴伞上的黑布掀开,用手握住伞柄。阴伞上逐渐漂浮起如水雾般的紫光,把江志涵和两个手下看得目瞪口呆。过去的半年里,肖晴已经学会和阴伞中的赵清燕进行灵魂的沟通,她闭上眼,很快听见赵清燕的声音从心底传来:
  “闻其事由前后,应是中了人偶之咒。此咒较为常见,需先以一人偶为媒介取人灵体,再将此灵体困于另一人偶之中,加以手段,通过人偶施以伤害。此人先失痛觉,后无故疼痛,应是被人取走了与痛觉相关之灵体,困于某人偶之中。胸口刺痛,应是香薰钢针刺人偶胸口所致。”
  “那这种咒术,该如何解除?”
  “倒也简单。”赵清燕的声音说,“欲取人灵体,需有媒介,且必于后夜可行。汝当详查此人室内,定有作摄灵媒介之人偶。若寻得此人偶,则以一活物鲜血浇之,咒术将转移至此活物。再将活物杀死,免其痛苦,咒术可除。若想寻得那下咒之人,永绝后患,却是无便捷之法,唯有亲力寻访了。”

  肖晴微微点头,睁开眼,看见江志涵和两个手下,还有肖雅,都用十分崇敬的目光看着她。她用黑布把阴伞蒙住,起身四下观察了一圈,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布娃娃之类的人偶。她走到江志涵的卧室边,问道:“里面这个是你的住所?”
  “啊,是。”江志涵连忙站起身,“肖老师,怎么了?”
  “打开门,我得进去看看。”肖晴说着敲了敲门,又看看江志涵的两个手下,说道,“你们去买只活鸡回来。”
  江志涵给两个手下使了眼色,示意他们照做。手下走后,他拿出一把钥匙,正要开门,胸口又是一阵刺痛,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等疼痛过去,他颤抖着手打开卧室门。刚一开门,肖雅和肖晴就看见,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肖雅鄙视地看了江志涵一眼,江志涵赶紧用毯子把那女人盖住。
  “这么有兴致,我看还是疼得不厉害吧?”肖雅戏谑道。

  “小雅。”肖晴拍拍妹妹的肩膀,又对江志涵说,“你屋子里有什么布娃娃之类的东西么?”
  “这个,应该没吧?”江志涵环视四周,“要不找找吧,我也没太在意,谁知道她……”他说着,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此时,那个女人已经闻声而起,穿了件简单的衣服。她看上去最多十五六岁,也就是肖雅委身于江志涵时的年龄。肖雅见了,不禁摇摇头。三人在房间里大致找了找,却没发现任何可以算作人偶的东西。
  “小静。”江志涵对床上的女孩说,“你是不是往家里带什么布娃娃了?”
  “没,没有!”叫小静的女孩连连摇头,显然十分惧怕江志涵。
  “你他妈可别骗我!这可是要命的事儿!”江志涵说着,就举起手想要给小静一巴掌。肖雅推了他一下,说道,“你怎么还他妈这副德行?”
  说话间,肖晴手中的阴伞突然晃动了一下。肖晴把黑布揭开,那阴伞立在地上,发出幽幽的紫光,肖晴很快又听见赵清燕的声音从心底传来:
  “下咒之人十分诡诈,据吾观之,那作媒介之人偶,正是床榻上的女子。”
  肖晴听了,看着那个叫小静的女孩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