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真有这回事儿啊?”
  “错不了。”李前进又嚼了一颗蚕蛹,干瘦的脑袋在烛光的映衬下格外明亮,“我爹给我说啊,这人一旦跟妖怪签了契,不管守不守契,都落不到个好下场。就说会兰吧,她是个要强的人,从小就想着去城里,可是长得不好啊,我估计啊,她就是为了变好看,跟妖怪签了契。可是具体说,我也说不清。说到底,这种事还是不常见,咱外人很难知道底细。”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了解其中真相吗?”安槿叹了口气。
  “那倒也不是。”李前进喝了口水,咕咚咕咚地咽下去,“要是能找到契约,就能弄明白咋回事儿。”
  “这签的契不是口头的?”安槿感到出乎意料。
  “肯订契的妖怪,也不是胡来的东西。”李前进眯着眼,轻轻一笑,“我虽说也没有见过,但老人们都说这契约是存在的,须得人当着妖怪的面,写在妖怪给的纸上,而且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绝无例外。你要真有心,不如去找找李会兰那份契约。李会兰的家就在村子最东头,你一看便知。别的,我也帮不上忙了。”
  说完这些,李前进打了个哈欠。安槿见他如此,知道再问下去也无济于事,便起身告辞,回到李胡梅家中。深夜,她正睡得迷糊,突然觉得一阵阴冷,睁眼一看,李会兰那张扭曲的脸正对着她,喉咙里发出干巴巴的声响。
  “呼……咳……”
  安槿猛地坐起身,李会兰瞬间消失了,又是那种似梦非梦的感觉。安槿下了床,打开手电筒,四下寻找白发,这次却一无所获。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她这次不再害怕,只是越发好奇。这李会兰看来的确有些邪气,只是她三番五次找上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告诉自己关于她的真相?还是有什么请求?亦或是一种警示?安槿想着这些,再也无法入眠,便壮了壮胆,悄悄摸到村子东头。大李亭虽说地处深山,房子倒是像模像样,大多数老宅都已拆除,换成了水泥瓷砖的院墙。在村子最东头,坐落着一个破旧的宅院,与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想必正是李会兰家的祖宅,难怪李前进说“一看便知”。不过说来也是,李会兰死后,这户人家便再无正续,荒废是理所当然,自不必说翻新了。
  安槿轻轻推开院墙上的木门,没有预想中的咯吱声,反倒让她更觉紧张。宅院不大,坐北朝南,仅有两间房子,一间稍大,也是坐北朝南,当地称作堂屋,另一间坐东朝西,便称作东屋。两间房子都上了锁,锁上锈迹斑斑。
  这荒废多年的房子,尤其是这种老宅,是孤魂野鬼最爱的栖息场所。这鬼怪其实也有所谓“地盘”的意识,现实中的锁对它们来说形同虚设,所以,一旦有鬼怪妖物占了宅子,便会给宅子上一道“鬼锁”,防止其他鬼怪出入。
  这鬼锁可是大有说头:为什么一旦有人住进一个荒废已久的老宅子,总爱出现闹鬼的情况呢?这荒废是其一。其二,人多了,孤魂野鬼其实也是害怕的,它也会想方设法离开宅子,另寻去处。可正如人气少了人锁会生锈,人气多了,鬼锁也会出问题,不过不叫生锈,行家都管这叫“阳锈”。鬼锁一旦阳锈,此地的鬼怪便被困住,人气会让它越来越恐惧和烦躁,如此,它也就难免会做出一些出格举动,这便是老宅闹鬼的真实原因。
  所以懂这些的人,在搬入人气稀少的房子时,都会请行家来解开鬼锁。如此一来,鬼怪明白其中意思,多半会悻悻而去,少数难缠的另当别论。鬼锁一般就在房门口,人锁不远处。灵媒需要先通过某种方式看见鬼锁——这对安槿来说易如反掌,然后用手碰触鬼锁,若是盘踞的野鬼此时不在宅中,鬼锁便会打开。与此同时,现实中的人锁也会打开,这便是鬼锁成功解开的象征。
  安槿站在堂屋门前,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烟雾。果然,在门前大概一两米的地方,她看见一把黑色的锁头悬在空中。她信心十足地走过去,把手伸向那把鬼锁,鬼锁却没有打开,倒是现实中,堂屋的门锁哗啦一声掉到地上,门开了个缝。就在安槿不解之时,一个娇小敏捷的身影从屋内闪出,眨巴着幽绿的眼珠,只两三秒的功夫,便跑出去十几米远,从安槿身边窜过,消失在院子一旁的杂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