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第四十一章 陶朱壶

  顺着老鬼魂的目光看去,原本空洞的砂壶口内,逐渐升起一股飘渺的冷烟。须臾,烟气又凝聚起来,坠入壶中。老鬼魂把脸凑到壶口,安槿和安灵也向壶口轻探过去,只见壶中泛着一种莫名的光,而那股青烟,居然逐渐勾勒出安槿清晰的面容。
  安槿和安灵都惊讶地合不拢嘴。而那老鬼魂看着壶中的变化,前一秒还在微微顿首,后一秒突然间脸色大变,盯着安槿看了好一会儿,才一边摇头一边惊叹:“小姑娘,你这,你这……可是阳鬼之命啊!”
  “阳鬼……之命?”
  安槿和安灵重复着老鬼魂的话,一面犹疑着向桌上的砂壶中看去。只见壶中安槿原本清晰的面容,逐渐被星星点点的金色光斑所覆盖,最后化作一团金色。
  “师傅。”安灵替安槿问道,“这壶中的变化是什么意思?什么是阳鬼之命?我在世间活了千年,也没听说过什么阴鬼之命、阳鬼之命,你可别用什么障眼法骗我们啊。”说着,她看了一眼安槿,安槿毕竟是人类,显然也有些信不过。

  “你这小狐狸,倒是无礼。”老鬼魂皱着眉,说道,“我一不收魂灵,二不求回报,又为何要哄骗你们。再说了,若不是你们招惹我,我此刻还在壶中休息呢。嘿嘿——”他扣上砂壶盖,扫视一眼安灵,点着头捋捋胡子,又说,“如若不信,且让我说说你这小狐狸的来历,看看准是不准。”说罢,闭目凝思,只过片刻,就睁开眼,说,“你原本只是宋时一山狐,暮年之际得一女怨垂青,这才有了妖性。妖类虽说多数有着不短的寿命,可大部分时间居于山林,尤其是你这修行近千年,才入俗世的小狐妖,见识尚浅。没有听过这阴运、阴阳命数之说,在老夫看,却也并不奇怪。”
  安槿和安灵听罢,对视一眼,知道这老鬼魂确实有些本事。
  “老师傅。”安灵还是有些不服气,“就算我在妖中尚属年幼,怎么也得比人类的鬼魂年寿长些吧?听你的口气,好像已经在诸界之间存在了千年以上。可我又听说,这人畜的鬼魂,凡是历经千年而不灭的,便会化作下鬼。这下鬼的模样我也见过,与你可是相去甚远。”说着,安灵用探询的目光看着老鬼魂,想听听他到底如何解释。

  “你这小狐狸,居然见过下鬼?”老鬼魂仰起脖子,顺了顺下垂的胡须,“倒是出了老夫意料。不过你对这下鬼显然只知道个皮毛,若是千年灵魂随意就能成为下鬼,这世间怕是早就乱成一锅粥了。”转念又道,“至于老夫阴寿,实不相瞒,已逾一千五百年了。”
  原来,这老鬼魂生前姓张名延春,是南北朝时期的中原汉人,自幼就喜好研究奇门异术,犹爱《周易》,到了北魏世宗正始年间,已经是中原一地有名的命理研究家,还曾被宣武帝元恪召见请教易理。在世俗人看来,一个算命的混到这一步,已经该无憾了,可这张延春却不是个安分的人。在一次被元恪召见的过程中,他无意间得知皇宫中有件宝贝,对普通人来说毫无实际意义,于他则有极大的用处。按说,他当时正受皇帝待见,若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元恪赏赐给他也不算难事。但张延春却是个怪人,偏要趁夜闯入皇宫偷取这件宝贝,结果惊动了守夜的军士。军士哪管他是谁,只道是擅闯的刺客,要了他的性命。
  事后,元恪得知此事,哭笑不得,也颇为惋惜,下令将张延春厚葬,而且特意将张延春偷窃的那件宝贝陪葬。那件宝贝,正是安槿和安灵眼前的这把朱红色砂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