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想到此,商人站起身拔腿就跑,刚出了山洞,洞口就瞬间塌缩,把里面封了个严实。商人刚跑到山下,整座山便如壶中演示的那样,自下而上坍塌起来,只过片刻,便成了一片厚实的土丘。
  商人庆幸脱险的同时,见识到了手中这把器具的神奇,便又打开壶盖,朝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把他吓得浑身哆嗦。只见壶中的雾气勾勒出他的面容,一股鲜血从他头上流下,他的脑袋,居然被一把利斧劈成两半!商人慌了手脚,突然听见一阵喧闹,原来是山下的村民们听见巨响,结伴前来查探。村民们怕是有什么鬼怪猛兽,来时都带着铁器,其中就有一把劈柴斧!商人思忖道,自己带了村里的帮手上山,让他们的尸骨埋在了山下,他们的亲戚断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说不定还会因此要了他的性命。看来这壶中的情景,也是一种预兆。想到此,他藏着一动不动,等村民们散去,才带着砂壶逃离了村落。
  因为盘缠细软都在家中,他只得一路流浪乞讨,最后在楚越边境的一个小镇的街道上,居然碰到了化名“鸱夷子皮”的范蠡。范蠡听说了商人的事,连连感叹说,壶中自有天意,你碰到了我,这壶怕是要物归原主啊。话音未落,商人的脑袋就被飞来的一把斧头劈开了脑袋,原来这把斧子年久失修,居然在劈柴过程中脱落了斧柄。

  后来,商人的事不知怎么就流传开来,楚越边境一带的人们,都知道有一把陶朱壶,能够预知祸福吉凶。有人说,范蠡用山中的奇特暗砂打造这把壶,是为了测算好友文种的命运,相传,他在壶中看到了文种自杀的情景,就连夜写信,给好友讲述鸟尽弓藏的道理,结果文种接到信的同时,却也接到了勾践赐死的剑。也有人说,范蠡之所以离开勾践,是为了追求更高的修为,研究未卜先知的能力,他放心地把陶朱壶留在山中,是因为已经预知到了后来发生的一切,知道这把壶会回到他手中。也有一种说法认为,这陶朱壶并非范蠡打造,而是一件上古神器。
  众说纷纭,不过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这把神奇的陶朱壶最终还是回到了范蠡手中,而关于这把神器有理有据的记载,便也到此为止。除了当年的两位当事人之外,谁也没有见过这把壶。只是当年发生过的事,不仅在《灵士列传》里有记载,吴楚两地的百姓们也是津津乐道,以至于逐渐成为流传四方的传说,至今还是灵媒们津津乐道的历史之谜。
  一个听起来稍显造作的传说,能有如此的生命力,如果不是有什么政治目的,恐怕便是有几分真实。此刻,安槿听了眼前这把砂壶的名字,联想起陶朱壶的传说,算是明白了几分。
  “原来还真有这个东西。”
  “我从前也是将信将疑。”张延春的鬼魂若有所思地说道,“直到亲眼见了这壶,方知当年确有其事。我当初不知怎的,脑子一热就要去宫里偷窃,落得死于非命的下场。不过再一想,如非如此,这壶还未必能为我陪葬呢!造化,造化啊。”说着,他轻轻转动壶盖,壶嘴上好像起了什么细微的变化。
  “这壶如此传奇,当年为你陪了葬,怎么就没见过记载呢?”安灵不解地问道。
  “按说嘛——”张延春摇晃着脑袋,道,“这陶朱壶重见天日,是该有些记载。可偏偏当时统治中原的鲜卑族拓跋氏,对汉人的文化还处于初步的学习过程中,所以宫里没人认得这壶,倒也不足为奇。再者,当年元恪在全国推崇佛教,是希望以此揽得民心,有强烈的政治目的,自然也不愿让外界知晓,他对我这样一个旁门左道算命人的垂青。”
  安槿和安灵纷纷点头。安槿一面点头一面说道:“那您这一千五百年的阴寿,想必也是得益于此壶了?”
  “不错。”张延春连续转动壶盖,壶嘴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喷了出来,只听张延春说,“我在中市呆了一千五百年,这阳鬼之命的人类,倒是第一次见。且勿言语,让老夫看看你命里的这只阳鬼,究竟是何方神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