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当代灵媒杂谈》——基于真实事件而改编,讲述当代灵媒的故事


作者:张小槿  分类:鬼话

  世间的阴灵与阳灵结合,附着到生物身上,便诞生了生命,生命消逝后,魂灵又阴阳相离,从这一角度看,生命的过程,实际就是灵魂分离的过程,而灵魂的分离过程,也正是生命过程本身。灵不断分离,又通过某种机制重新结合成为完整的灵魂,再次参与生命的过程。但在这种循环中,完整的灵还是逐渐减少,向着彻底消失的趋势前进,这有些类似于当代理论物理中所谓“熵”的概念。或许,等完整的灵彻底耗尽,阴阳会通过某种全新的机制重新结合,从而形成一种与如今生命的概念相反的生命形式,谁又能断言呢?但这些,已经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之内了。
  抛开这枯燥的理论,有一点需要知道的是,到了当代,许多新的生命,都是在重新结合的阴阳二灵驱使下诞生的,这一过程普遍而繁杂,自然难免会有差错。有时,纯粹的阴灵或者纯粹的阳灵,也能够独立驱动某个生命,这完全由阴灵驱动的人类,便是“阴鬼之命”,而完全由阳灵驱动的,自然就是张延春口中所谓的“阳鬼之命”了。
  “阳鬼之命。”说到此,张延春连连感叹,“世所罕见,据说商时伊尹、周时姜尚、汉时张良,皆是此命数,阳鬼之命的活人,老夫还真是第一次见啊。”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安灵回想起之前的一些细节,“这么说,八首对姐姐的恭敬,百魂戒对姐姐的顺从,也都是因为姐姐身上的阳鬼了?”

  “想必确是与此相关。”张延春捋着胡子说,“这位人类小姑娘,乃是金吞之命,按照古代人们的传说,就是金吞转世,拥有着异于常人的力量啊。”
  “金吞,金吞是阳鬼?”安槿忍不住摇头,不敢相信张延春的话,“可上次见到金吞时,我姥爷告诉我,金吞是人类的贪念聚成的,是邪物,是金吞害死了我爸妈!”
  “姑娘,你怕是误会了。”张延春叹道,“我虽不知你究竟经历过何事,可关于金吞,老夫却绝非虚言。这金吞是阴阳分离之初的六鬼之首,怎么会平白害死令尊令堂呢?你怕是有所误会了。”
  “你的意思,是我爸妈该死?我爸妈是贪婪的人?”安槿听到这话,情绪有些激动,但还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言行,说道,“我亲耳听到,他们发现金吞有害人之意,加以干涉,这才被金吞害死的。”
  “姑娘。”张延春叹了口气,“你还年轻,不知人类的险恶。既然此事涉及令尊令堂的声誉,老夫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恳请你相信两点。其一,这金吞与你命理相连,陶朱壶绝对不会出差错。其二,你既是阳鬼之命,还望善用贤能,造福世间。其三,令尊与令堂的死,怕是另有隐情……”
  “你胡说!”安槿还是没能克制住心中的慌乱与愤怒,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我爸妈是好人!他们是无辜的!”

  张延春见她如此,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连连摇头,很快钻进桌上的陶朱壶里,和算命摊子一起消失在鬼市的街边。安槿站在原地,捂住口鼻,难以自抑地抽泣。周围的妖魔鬼怪有停下好奇观望的,也有毫不在意自行自路的。安灵搂住安槿,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过了多久,安槿的情绪总算稍稍平复,只是连连叹气。
  方才听完张延春的话语,她一时难以接受,这才说了些意气之言。此刻,她静下心来细想,感到一阵迟来的后怕:难道说,父母当年真的是因为贪婪夏家的钱财而死?如果自己真的是什么阳鬼之命,金吞真的与自己命理相连,又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父母?再有,夏远城一家连夜搬离了梦城,又到底该如何解释呢?
  思前想后,却没有个合理的解释。安灵见安槿情绪平复,想着如何让她暂时忘掉忧愁。两人沿着熙攘的主街漫步,突然听见一阵喝彩声。两人循着声音进入街边一家魏晋风格的建筑,上到二层露台。原来是一群鬼魂正聚在一起,看台上的一个百声鬼做声音表演。
  所谓百声鬼,是一种能模仿各种声音的鬼怪。这种鬼怪在人类世界中并不罕见,但凡平常听见的怪声,像什么顶层房子天花板传来的弹珠落地声啊,某些宅子半夜里奇怪的敲门声啊,大多都是这种鬼怪所发出的响动。这种鬼怪长年出没于诸界之间,对人类与妖魔均无恶意,只是为了增长见闻,顺带学习各种新奇的声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