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恐惧,我在恐惧,这恐惧就像是铁锈在蚕食钢铁一般,我有些喘不过气来,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以及脖子上湿漉漉的鲜血,都在提醒我,死神就在门外。这独眼龙怎么就会去而复返呢?他枪法如神,他甚至都没有瞄准,那一枪就差一点结果了我。怎么办……怎么办……我眉头紧锁,我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手心全是汗,湿淋淋的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电脑再度滴滴滴的响起,对话框里显示:“行了,援兵到了,开门!!!”我回答:“que ding ?”蜘蛛回答:“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长吁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原本是想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结果这汗直接渗进了脸上的伤口,疼得我直龇牙咧嘴。电脑屏幕上出现几个字:“出息……凸 凸”

  出息我是看得懂得,这凸凸不是很明白,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援兵从何而来?我带着满腹的疑窦打开灯,慢慢拉开门,门外站着两尊铁塔一般的大汉,年纪看着约摸都在四十开外,个儿都在一米八五左右,这是两个神情憨厚,且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鼻子、眼睛、嘴巴、耳朵,身高、体形、就连衣着都一模一样,全天候作战迷彩靴,迷彩裤,紧身的黑色T桖,外罩着迷彩的户外马甲,甚至发型也是一样的,那是两个蹭光瓦亮的大秃瓢,明晃晃的反着光,就像是两盏二百瓦的白炽灯,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我擦了擦眼睛,怕是刚刚太过紧张,眼睛出现了幻觉,再看依旧是两个人,难不成是双胞胎?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两个人齐刷刷的往左转身,把右胳膊露了出来,这是两只完美的手臂,简直就像是在看古罗马雕塑,我的脑子里出现了掷铁饼者的形象,胳膊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每一条肌肉都像是用刀刻出来一般分明,这肌肉就像是随时会爆炸的炸药般充满了力量,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胳膊上的纹身,三角肌部位纹着数字,阿拉伯数字,一个纹着IV ,一个纹着V,这是代号?我疑惑的看着他们。

  “我叫第四/第五。”他们转过来异口同声的开始说话,声音嗡嗡作响,就像是同时敲响了两口铜钟,我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两个神人是打哪里冒出来,援兵就是他们俩?

  “妹纸呢?”说这话的是V ,这家伙不仅嗡嗡,还有点大舌头,站左边的IV一个大巴掌扇在他的秃脑袋上,这一下很沉重,楼板都差点塌下去,IV开口说:“老乌贼说过了,谁动这姑娘一指头,就让谁躺在床上一个月下不来地,这话你没听见啊?到时候他折腾你,我们可不帮你!”

  V悻悻的摸了摸秃头,嗡嗡的说:“租道了啦!”眼前这光景,老子实在是有些看不懂,就连台湾腔都冒出来了,这第五可是真有意思……我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他们先进来,他们跟我擦肩的时候,我突然就像那狗王般嗅了嗅,这两人身上有一丝淡淡的火药味,还有新鲜泥土那种土腥味。

  “就是她?”我完全无法分辨这两个人谁是谁,但刚刚其中一个脑袋上挨了一下狠的,留下了五条指印,有指印的是第五,没指印的是第四,第四指着床上的紫依问我,我点了点头。

  第五一双眼睛熠熠生辉的盯住了紫依缓缓起伏的胸脯,他在吞咽口水,这家伙比我还好色,我在内心深处鄙视他。 第四啪的一声又是一掌,这下更好认了,十条指印交错起来,就跟握手图案似的。

  “哥,你再打我,我阔还叟了!”第五瓮声瓮气的表示了抗议,一对眼珠子终于离开了紫依的胸脯,瞪得跟牛眼一样大,他把两个拳头举到了胸前。还叟,还解溲呢……我暗暗在心里吐槽。

  外星人滴滴滴响起来,我上去看了看,蜘蛛:“叫那两个港督过来。”港督,魔都俚语,傻瓜的意思。

  “嘿,二位,蜘蛛找你们……”我好悬没把港督两个字加进去,那二位也不吵不闹了,一溜烟跑到电脑前面,毕恭毕敬的站着,就像是被罚站的小学生,电脑继续滴滴作响,我跑去把门关上,这外头可还有个独眼杀手在潜伏,这两个援兵我觉得有些不太牢靠……我斜着眼看那屏幕。

  蜘蛛:“我问你们答,不然小心我告诉老乌贼,让他收拾你们俩?明白点头,不明白摇头!!!”还是三个感叹号,第四第五立马点头如捣蒜,要说这双胞胎就是双胞胎,就连点头都保持了一致。

  蜘蛛:“外面那杀手怎么样了?”两人又是不约而同的做了个OK的手势,蜘蛛:“搞定了?”第四第五又是点头如捣蒜。

  “不可能吧?”我插了一句,我确实难以置信。

  “揍在我车里,不信计己其看啊!”第五不屑的翻我一个白眼,第四也是嗤笑的一副神态,第四说:“不就一个B级杀手么,不要太小瞧人好不好?”我有些将信将疑,这就搞定了?这危机就这么引刃而解了?这一晚上是真够我喝一壶的,居然以这种方式转危为安,简直就像是在做梦。计己其看,据我分析是自己去看的意思……

  蜘蛛:“搞定就好,带着人赶紧回曹公馆,这菜刀一起带上,不要直接回,先往闵行开,从闵行转松江,松江去青浦,青浦去宝山,最后再回曹公馆,这一路有尾巴的话我来搞定,明白?”

  双胞胎又是一阵猛点头……

  “碰那姑娘一根手指头,什么结果知道么?”第四狠狠的看了第五一眼,二人又是一阵猛点头……

  蜘蛛:“GO!动起来,动起来!!!”这两个憨货,啪的靴跟一碰,冲着电脑就敬了一个军礼,这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下一秒钟,我已经被扛在了第五的肩膀上,我就像是被猪八戒抢亲的高翠兰,我完全不知所措,这是要干什么?那第四扛起了紫依,许是这两兄弟交流的那一个眼神就是分配这谁扛谁吧,第五比较好色,所以让他扛我?

  这二人打开二楼的窗户,就像是猫一样蹿进夜色里,似乎背着两个人对他们毫无影响,耳边一阵风声,也没有太大的颠簸,轻飘飘就像是一条手绢落地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我眼睛里还停留在电脑最后的那副画面,蜘蛛:“让你关我屁事!!!”

  第四、第五,就如同两只灵猫,悄无声息的在弄堂里飞速奔跑,第四在前,第五在后,搭在我腰上的那只胳膊就像是铁箍一样死死的将我箍住,我刚刚想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弄堂口马路上的路灯骤然熄灭,眼前一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

  在我有生之年,我一直都竭力回避,羞于提及这段被抢亲的历史,而第四第五则津津乐道,第五每次都是这样说的:“柴刀,抢蓝人,哦是头一回,李来?被抢是头一回么?”

  柴刀=菜刀,抢蓝人=抢男人,李来不是一个人,是你呢的意思!!!
  ===========================================================================
  功课交上了,烦请大家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么么哒,书友群:186561014 来聊天吧,来鞭策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