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黑暗并没有有效阻挡远在一千五百米外的杀手,因为第二枪旋即接踵而至,在黑暗中默默倒退的车,再度被击中,车在那一瞬间剧烈的颤动起来,抖得就像是狂风里的广告牌,这一枪似乎击中了车身正中,我的心紧紧的揪起来,这一枪会不会直接就把紫依给打死了?

  “操他妈,这东方酒是志在必得,他能看见咱们,他用得热成像夜视瞄准镜,这下有点麻烦了。射击死角在哪?且等着挨揍,不能还手,真他妈的窝囊。”开车的第四骂骂咧咧起来。

  “靠右,贴住马路右边。”第五的大舌头神奇的消失不见,突然就利索了。汽车一个急拐冲上了马路牙子,车头抬起,车头又落下,我和独眼龙在后备箱里,像皮球般滚动,撞击,跳跃,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要撞散了,简直苦不堪言。

  车紧紧贴住了马路右侧的建筑,一个急刹停了下来。这一招果然有效,右边的民居成为了我们与狙击枪之间的屏障。我鼻子里是浓浓的烟味,还有机油的味道,这第二枪似乎打在了引擎上。砰的一声,似乎有人打开车门跳下了车,旋即后盖箱打开,第五的秃瓢探进来,一双手在我身上胡拍乱拍,最后他确定第一枪没伤着我,他如释重负的说:“太郝呢,不蓝,蜘蛛发脾气,偶可搜不鸟!”

  第四也下了车,他说:“这小白脸子没事吧?”第五点了点头,第四也过来看了一眼,他冲着那独眼阿迪,笑了笑:“这会没功夫招待你,到家再说。”他说的信心满满,丝毫不以眼前这险境为意,似乎脱身易如反掌,敌在暗,我在明,也不知道这信心从何而来。

  “再等五分钟……蜘蛛说的,那枝鸟枪不大不小也要叫他吃点苦头。他掏出盒烟来,两个秃瓢站在上风的地方,开始抽烟,悠哉的就像是在野营。

  周围的电力在瞬间突然恢复,橘黄的路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第四突然说:“你猜那东方酒这次能跑得了么?这用激光害人的主意,你别说,还真是够损的啊?”他哈哈哈哈的笑起来。

  “丫不诉爱狙么,晃瞎他的眼!”第五拍着自己的秃脑袋,也哈哈大笑起来,我看了看那独眼阿迪,他那凶狠如饿狼的独眼,光彩在渐渐的消散,他满满的信心,就像是紧握在手中的沙子,渐渐流失,他眼中开始有了惊惶,恐惧,这一切始自他听见了蜘蛛这两个字,那一秒他才知道自己真正的对手究竟是谁,不是紫依,不是我这菜鸟,而是渡者六道。他的身子剧烈的扭动起来,他的腮帮子鼓起,发出呜呜的声响,他似乎急于表达什么,可是又无法说出哪怕是一个字。

  很快,寂静的夜,被警笛的尖啸划破,第五关上了后备箱,在那一晚,我开始能够仔细分辩三种警笛的声音,锐利短促的是警车,苍茫悠长的是消防车,而呜啊呜啊忧伤凄凉的则是救护车,短短的五分钟里,有警车四部,消防车三部,救护车一部,从我们身边风驰电掣的驶过,这是什么情况?

  在当时我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听到第四和第五,捧腹大笑,笑得前仰后合,那笑声就像是两口铜钟,嗡嗡作响……天空中也传来巨大的嗡嗡声,有直升机从远处飞了过来,老天爷,这蜘蛛到底在干什么?

  “好戏开锣啦!小白脸子,让你开开眼!哈哈哈哈”第四打开后盖箱,我瞠目结舌,黑青色的夜空突然就斑斓的像是一副七彩画卷,无数道光柱拔地而起,如同利剑般刺向了一千五百米外的一栋高层建筑顶部,这些七彩的激光从高楼的顶部,从空旷的广场,从陆家嘴,从五角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死死的罩住了那栋高楼。我简直不敢想象,被这无数激光罩住的那位东方酒仁兄,此时会是怎样的心情,那对眼睛里的水晶体会不会立时就沸腾。

  第五走过去打开了车里的收音机,收音机里传来一个磁性浑厚的男中音,东广新闻紧急插播!东广新闻紧急插播!各位亲爱的听众你们好,现在由古文涛为您插播一起紧急事件,今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魔都本土最具影响力的论坛宽带山上,有网友发帖称,因感情受挫,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此时就站在金爵大厦的顶楼平台,打算从楼顶一跃而下。这个消息牵动了千千万万善良的魔都网友,网友们众志成城,汇聚成一股爱的洪流,留言安慰的有之,报警的有之,联系医院的有之,仅仅过去了五分钟,公安、消防、医院等部门纷纷伸出了援手,公安部门更是紧急调配了救援直升机,好了,我们东广的直播人员已经抵达现场,下面让我们连线现场记者宋雨漠。

  “喂,雨漠吗?现场情况如何?”主播古文涛问。

  “ 对,是我,文涛你好!现场非常美丽、非常璀璨,非常动人,非常的瑰丽,魔都众多的热心网友,为了让救援能够更快到达,似乎魔都每一个角落的激光灯都已开启,直指金爵大厦的顶楼,这里就如同一个盛大的灯火晚会。”女主播似乎沉浸在灿若星河的美景里,完全没有提及那位要从楼顶纵身而下的主角,那位潜伏于暗处的刺客,此时却成为了万众瞩目的自杀门主角。

  “雨漠,雨漠,我从直播间的窗口可以看到这风景,的确是美不胜收,那位要自杀的青年怎么样了?”古文涛不得不打断了她的沉醉。

  “噢噢,是这样的,公安战警,消防官兵,都已抵达现场,他们正视图通过沟通劝说他下来,于此同时,地面的公安人员正在劝离围观人群,但是大家不肯离去,远远的在对街观望,消防官兵已将地面的缓冲垫架设完毕,医院的救护人员和急救所需药品,也已齐备,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一跃!”宋雨漠说,这姑娘嗓音甜美,述说的也是抑扬顿挫,现场的解说也是滴水不漏,唯一让听众遗憾的,就是脑子稍微缺了那么一根筋,古文涛沉默了一会,收音机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叹息。

  “那男青年怎么样?情绪是否冷静些了?是否肯配合?他放弃轻生的念头了吗?”古文涛继续发问。

  “是这样的,文涛,他情绪非常激动,而且似乎由于过量的激光照射,暂时处于失明状态,他不停的原地踱步,嘴里不停念叨着三字经,碍于播放尺度的关系,我就不能一一转述了,总之他是暴跳如雷,骂的花样百出。现场的医务人员表示,这可能是很严重的精神疾病,患者可能具有暴力攻击倾向,可能会对社会秩序以及他人的生命造成危害,他的女友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离开了他。情况就是这样的,文涛。”宋雨漠说。

  第四啪的一声把收音机关上了,他乐不可支,他说:“东方酒,这小子,这次够他喝一壶的,算他聪明,还及时把枪藏了起来,不然就够他小子吃五年糙米饭了,牢狱之灾是免了,那精神病院估计得呆一段,要怎么证明自己是个正常人呢?第五?哈哈哈。”第五笑的喘不上气来,他只是不停的嗯哪嗯哪。

  好一个蜘蛛,他(她)一直在关注这辆车,仅仅通过两枪的弹道轨迹,测算出东方酒的位置,继而宽带山上发帖,再假装网友联系各政府职能部门,同时黑进各个大厦、剧院、广场的中控,控制激光灯,在警察、消防、医护、采访记者到达后,东方酒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上天无路,遁地无门的时候,用激光灯一下将他晃瞎,这个计划的难度比之前独眼阿迪来袭的假报火警可又难上了一万倍,这是个妖怪……这么小小收拾一下我,真已经是托天之幸了……

  第五砰的一声关上后盖箱,车又动起来,独眼阿迪,萎顿得像是即将枯死的野草,他的脸黄的就跟蜡一样,再无困兽之斗的狠辣,他再不看我,他闭上了眼睛,就像是进了屠宰场的老牛一般,衰弱而绝望。
  ============================================================================
  功课交上了,周一继续更新,谢谢大家咯,书友群:186561014 来聊天吧,看完大家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人气越高,书越长,一点不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