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车开的很平稳,此后再无一星半点波折,在后盖箱里不辨南北的我渐渐感到疲惫,我将近有二十四小时没有睡过觉了,我阖上眼帘,事已至此,顺其自然即可,这独眼和七彩的恩怨,与我无关,紫依不死不伤,我就没有辜负骨灰盒的托付,也许是太过疲惫,我竟然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这车究竟开了多久,头顶的后盖箱打开的时候,外面亮如白昼,刺目的光让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阵阵刺痛,难以睁开,我眯缝着眼睛,两个高大的秃瓢站在车外,独眼依旧闭着眼睛,他一副听天由命的神态。

  第五把我拎出后备箱的时候,我转头观察了一下,这是个空旷而巨大的空间,面积可能有足球场大小,四壁都是灰色的混凝土,运我和独眼阿迪回来的这辆车黑色,体积颇大,后盖上镀铬的车标,是串在一起银光闪闪的四个圆圈。但是这车停在这地下室里,就像是停在棋盘上的一只苍蝇,渺小的可怜。

  黑洞般的天花板离地面约有十五米的高度,镶嵌着星罗棋布的灯,密密麻麻,就像是无数个太阳,我在内心惊叹,这大概是在曹公馆的地下,上次被老曹头改造时曾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眼,当时就已经是啧啧称奇,没想到更深处竟然是如此的宏伟与壮观,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力与认知范围,更让人想不通的是,竟然没有一根柱子,一根也没有。

  第四就像是拎死狗一样抓住了独眼阿迪的头发,拎出了车厢,他左肩上扛着紫依,独眼就像是一具尸体般被他在地上拖曳,几缕断发从第四的手指里飘落,像是凋零的松针。第五左肩扛着我,右手拎着杀手的那只瑞士军刀双肩包。

  房间正中是个高台,就像是个正方体,十米见高,十米见宽,高台侧面有漆过红漆的铁质楼梯,呈之字形,直抵顶部,第四和第五走在楼梯上,噔噔噔的作响,被拖曳的独眼阿迪的脚跟就像是钟摆一样撞击在梯阶上,两只黑色皮鞋一前一后离主人而去,掉落在楼梯上,就像是汉塞尔和格莱特穿越森林时洒下的面包屑。

  平台上放了一圈黑色的单人皮质沙发,我数了数,总共十个,围成一个圆形,有六张沙发空着,其余四张坐着人,我又看见了老曹那张可恶、促狭的脸,他正对着我微笑,很是享受我现在动弹不得的窘迫。另外三个虽不认得,却能猜出来跟第四第五一定有关系,这三个人长相都颇为相似,似乎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一人一个锃光瓦亮的光头,打扮也跟第四第五一模一样,就像是职业军人。

  这样的人竟然有五个?我心底疑窦丛生,丝瓜曾经说过渡者六道目前只有九个人,渡者六道,羯蚁失风,蛇信不在,乌贼就在眼前,这五个人是避役?是穿山?还是蜘蛛?

  三个秃子中,年纪最大的那个慢慢站起来,这人的身高赫然有二米上下,比之双胞胎又高了许多,也大了一圈,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只浑身上下披着鳞甲的猛兽,又像是一块磐石,无法摧毁,难以跨越的磐石。他脸上阴晴不定,眸子里寒光闪烁,他开口问了一句:“怎么回事?接个人也这么慢?”他的声音洪亮而巨大,空旷的地下,声音从四面八方反弹回来,余音袅袅,这么慢,这么慢,慢……慢!

  我感到扛着我的第五,他浑身都在打颤,脚骨头都在发软,他在慢慢的后退,他躲到第四的身后,胳膊肘推了推第四,第四也是汗如雨下,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人比我大腿还粗的右胳膊上,果然有个I,这人是老大。

  “大,大,大哥,别别生气,遇上埋伏了……蜘蛛怕有尾巴,特意关照的,让我多绕几圈……”第四紧张的有些结巴,这两兄弟似乎怕这老大怕的紧,两个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服服帖帖,老老实实。

  他走过来,从第五手里接过我,将我竖在地上,兴许是幻觉,可能我脑部大量的充血,导致我出现了幻觉,这纹着I的大汉就像是财主看见了黄金,色狼看见了美女,酒鬼闻到了酒香一般,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他捏捏我的胳膊,捏捏我的大腿,他甚至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我立马跟第四一样汗如雨下,这厮莫不是好男风?有龙阳之好?

  “乌贼,蛇信看中的就是他?”他转头去问老乌贼,老乌贼陷在沙发里,嘿嘿怪笑,他说:“可不就是这个废柴么……废是废了点,好在有点担当,诺,这麻烦就是这小子找来的,七彩你是知道的,不入流的B级杀手团伙,嫌命长去杀骨灰盒,被灰直接废了六个,这光头小尼姑就是剩下那个,叫紫依。”

  大汉眉毛蹙起来,一对眼睛死死的盯了我半天,直看得我心里发毛,他突然指了指双胞胎,指了指沙发上坐着的两条大汉,他说:“在下第一,断路穿山,就是我们五个!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弟弟,多有得罪,你别往心里去,你是蛇信看中的人,就是自家兄弟,多多包涵。”

  他的右手,黄色的皮肤渐渐变成了金色,手指甲就像是突然生长了一大截,锐利的跟刀锋一般,手背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金色鳞片,这哪里还是一只人手,分明是爪,爪利穿山,名不虚传。

  这只金色的利爪突然就动起来,我一动不敢动,他的目标是我,我就像是被一阵金色的旋风所笼罩,说起来慢,其实也就是一瞬的事,我自由了,浑身上下,脑袋上的胶布都不见了,我甚至没有感到撕胶布的疼痛,这就像是微雕,又像是飞速的剥一个生鸡蛋的弹壳,却不能伤及鸡蛋的那层薄膜。力量、速度妙到毫巅的结合,丝瓜那个叫冰龙雪月锥,这穿山的功夫又叫做什么?

  我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地板上的独眼杀手,在听到穿山两个字时,睁开了眼睛,他努力的翻了个身,从仰面朝天变成了俯卧,他用下巴把自己的头撑起来,他用那只独眼好奇的打量着这六个人,他甚至已经忘记了恐惧和刺杀的功败垂成,他就像是拆开圣诞礼物的孩子,眸子里充满惊喜的亮光,他从嘴里发出呜呜的响声,他用舌头拼命的去顶胶带,似乎想说些什么。(楼主周末不更新)

  第一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来,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独眼杀手,他用已经恢复原状的右手,不住得抚摩自己那光可照人的秃头,他说:“你这独眼小鬼,莫非是找死?见了我们的相貌,不死都不行了,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独眼阿迪像是疯狂了一般,拼命的点头,他下巴与混凝土地面剧烈的摩擦,他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依旧在拼命点头,血渐渐染红地面……(楼主周末不更新)

  这穿山与独眼竟然是旧相识?被搁在沙发上的紫依在这个时候苏醒过来,她还没有留意到自己的头发已经被剃了个干干净净,她好奇的四下打量,她看见那个杀手的时候,就像是触电一般,她迟疑、纠结、又无法置信,她轻声说:“阿迪,是你么,你不是早就死了么?”

  居然紫依跟这独眼阿迪也是认识的……这魔都地界有这么小么?我没有了任何头绪,大脑一片空白。

  ============================================================================
  鉴于我每一章后面的PS部分,童鞋们都会开启自动屏蔽模式,今天只好插在更新里了,另有同学表示这楼越来越水了,我也致歉一下,但要是永远像前二十页那么冷清,我还写下去干什么?顶帖盖楼的几个朋友也无非是想增加人气,增加读者,让更多人看到,很多新读者难道不是就这样看到了这篇文章么?谢谢大家了,就说这些吧,明天继续努力,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