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红鲷鱼他们几个究竟为了什么要下这样的毒手,想来无外乎是保护欲与嫉妒,紫依在这七个人的组合中,扮演的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角色,她在女儿、妹妹、公主、最心爱的玩具,等待她长大的情人数个角色之间游弋,在其余六人,每个人的眼中紫依或许都不尽相同,她是七彩的死穴,又是七彩的禁脔,要用最惨烈的方式报复七彩,定然以紫依为目标,红鲷鱼想必是极为清楚这一点的,所以才将紫依托付给了灰。

  他们或许觉得一个小叫花子压根就不配和紫依做朋友,这会玷污他们的小公主,这会分散紫依对他们的关注与爱……当妒火熊熊燃烧的时候,做出无论多么丧心病狂的举动都不足为奇,瞒着紫依折磨阿迪,挖出他的眼睛想必就是嫉妒使然。

  这嫉妒与残忍让他们不自量力的去刺杀骨灰盒,去折磨阿迪,本能的杀死或者赶走任何一个可能的潜在威胁,这是七彩在魔都这片水泥丛林中生存下来的法则,也是导致他们覆亡的根源,这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在场诸君,又何尝不是如此。

  “你怎么会认识这独眼小鬼的?第一?”老乌贼突然发问,第一叹了口气,他说:“无巧不成书啊,当年蛇信曾经看中七彩那几个狼崽子,让我观察他们一段时间,他们动手折磨这小鬼的时候,我就在远处看着。他们走后,这小鬼将死未死,我就顺手救了他一救,送他入院,留了笔钱给他,让他从此远离魔都,不要回来送死。要说这差一点被人弄死的夏蝉,居然会变成捕螳螂的黄雀,却也不是我的本意。”他说完沮丧的摇了摇头。

  第一转头去看那躺在地上的阿迪,他又说:“这事,我却清楚的很,你恨这丫头恨的要死要活,也是脑子进了水了,她丝毫不知道红鲷鱼他们几个对你下手,她依旧天天多带一份早饭去上学,这却不是能作假的吧?这一带就带了一个月,这也是不能作假的吧?她甚至放学了依旧在学校门口等你,这更是不能作假的吧?她做这戏给谁看呢?红鲷鱼他们几个只好说你可能是去别的城市流浪了,这话却是我亲耳听来的,她对你越好,那六兄弟就越恨你,他们避开那丫头的时候,一直在后悔没直接杀了你,至于我的话,信不信由你,老子第一,平生未曾说过半句假话。”

  被仇恨日日夜夜浇灌了整整十二年的阿迪,神色惨变,他就像是一团烂泥般,萎靡在地上,那十二年的仇恨就像是钢筋一般支撑着他,如今这钢筋被抽走,他就像是腐朽的砂砾一样垮塌下去。

  他对着空气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竟错怪了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操你妈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求你们放开我,求你们……” 他时而大声咆哮,时而凄厉的哀求,他像蛆虫一样的扭动身子,脸被粗糙的地板擦的血肉模糊,我转过头,有些不忍看。

  “几点了?几点了?几点了!!!”他突然从疯狂的状态又回复清明,他眼神急迫,就像是差十秒钟赶不上火车的旅人,又像是困在了大火熊熊的房子里,我掏出手机给他看时间,现在是上午七点三十九分五十秒。

  “跑!跑!跑!紫依你赶紧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跑啊!”他嘶吼起来,就像是受了伤的孤狼,在半夜凄绝的嗥叫,紫依神情呆滞的抬头,所有人面面相觑,这又是哪一出?

  “来……不……及……了,一起死就一起死吧,哈……哈……哈……哈……”阿迪的独眼死死的盯住我的手机,看着那幽蓝色的数字在跳动,时间跳到七点四十分的时候,他把眼睛骤然闭上,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这短短十秒,他的神情瞬息万变,看时间时清醒无比,叫紫依跑的时候疯疯癫癫,闭眼时绝望却欣慰,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要诉,李自己一个伦去诉……”第五气定神闲、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他左手拎着独眼阿迪的双肩包,右手上托了个红通通的东西,十二根红色雷管用黑色胶带固定的整整齐齐,上面还绑了个橙色电子计时器,一红一蓝两根导线分别插入雷管的两端,这竟然是个定时炸弹。诉=死,李=你,由于第五的大舌头再度间隙性发作,我必须要帮大家解释一下。

  “玩或药,李丫还早了一百连!”那电子计时器蓝色数字定格在三点三十五分三十六秒,我迅速的回忆了一下,东方酒被广大热心市民营救的时间,那是三点四十五分,也就是说,第四第五在搞定阿迪的同时,就已经发现了藏在背包中的炸弹,且第一时间拆除完毕。或=火,一百连=一百年

  独眼阿迪还留了一张底牌,这张底牌就是同归于尽,电子计时器是一个很高明的技巧,因为它不会发出钟表的滴答声,计时易于同步,更趋精确。

  “大锅,偶们这事办的漂酿吧?”第五兴奋的向第一邀功,第一神情肃穆的点了点头,第五高兴的连头皮都泛着红光,嘿嘿的傻乐个不止。

  “第一,你可真是救了个祸害啊,这下怎么办?原本也简单,把这独眼弄死了就是,现在怎么办?这事可轮不着我头疼,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老乌贼抿着红酒,笑嘻嘻的挤兑第一。二米多高的第一居然也面露难色,他看向我,我赶紧把头一杨,看着天花板,这事我也一点辙没有。

  “放开我!我给你们个交代,不用犯愁,这条命是你救的,还你便是!”独眼阿迪突然插嘴。第一朝第四点了点头,第四上去从靴筒里拔出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三下五除二的替他切断了胶带。

  他慢慢的直起身子,跪在那里,他咚咚咚朝第一重重磕了三个头,他说:“多活了十二年,那红鲷鱼几个是必死无疑,由不由我亲自动手也区别不大,大仇得报,多谢!多谢!”

  他居然又转向我,咚咚咚又是三个重重的响头,他说:“此后,她就又是个孤零零的孤儿了,拜托!拜托!”我呆若木鸡的受了他这大礼,一夜之间,二次托孤,这江湖人的命比一片白纸还要薄。

  他转向紫依,久久的不说话,紫依也神情黯淡的看着他,剜眼之仇,弑兄之恨,昔年的情义,己成明日黄花。两人就像是两只濒死的刺猬,无法靠近,也无话可说。

  阿迪慢慢的给紫依磕了三个头,慢的就像是牵线木偶,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得见他身前的地面,湿漉漉的一块,这无声的哭泣最是折磨人的心肠,他终于还是开了口,他说:“时也,命也,谢谢你的粢饭团。”

  三个响头完毕,他慢慢起身,他纵身一跃,如同划破黑夜的流星般跃出了高台,他去势已尽,就像是截枯木一样朝着地面飞速坠落,他独眼中最后一滴眼泪漂离他的眼眶,飞在空中,在灯光的照耀下,有如钻石般璀璨。

  我扑向高台边缘,只听到了一声砰的闷响,我闭上了眼睛,那是头颅碎裂的声音。

  “不……要……啊……”变故突生,紫依凄厉的哀嚎震耳欲聋,一抹紫色从沙发中跃起,急如离弦之箭,这女人也跳了下去……

  我靠靠靠,我眼前真的是一黑,我要怎么跟骨灰盒交待?
  ============================================================================
  功课交了,喝酒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