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绝望的闭上眼,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收场,这姑娘刚烈的像是一匹野马,那一跃决绝如江水滚滚,凛冽似朔风哀哀。我要怎么面对骨灰盒,怎样告诉他紫依竟然自寻了短见,这一晚上的出生入死、险象环生,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价值与意义,我简直要哀嚎起来,在那短短的一刹,我真希望自己也一起跳下去算了,我的手徒劳的在虚空中抓握,就好像能把她拉回来一样。

  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就在我闭眼的那一瞬,同时响起,这声音密集的像雨点,就像是甩开一条响鞭般清脆,我睁开眼睛,高台的底部,左右两侧同时蹿出了一条拳头粗细的银蛇,就像是雨后的春笋般往前方不断延伸,两条银蛇之间居然是一张巨大的网,紫依下落的速度极快,这网张开的速度却更快,它最后固定在那里,就如同高层建筑施工时架设在下方的安全网一般,紫依掉在那银色的网里,就如同树叶轻柔的飘落在水面,竟然毫发无伤。

  她在那大网中殊死挣扎,就像是被渔网缠住了的小鸟,越挣扎就被缠的越紧,她怒气冲冲抬起头,那双美目死死的盯住我,就像是阿迪之前看着她一般,那是浓烈的仇恨,她开始破口大骂:“渡者六道有什么了不起?我不想活了是老娘自己的事,你们管得着么?你们还能一辈子看着我?”

  “第一,把这小丫头弄上来,,我老曹头来给她上堂课。”老乌贼嘬着牙花子,似乎牙缝里嵌了什么东西,由始至终他都坐在沙发里,稳如泰山。我却想到,他们原本也可以救阿迪的,为何那时候这机关没有发动?也许,阿迪自尽就是他最好的归宿,既不用六道亲自动手,也免除了后患。

  第一的右手,突然握着个薄薄的黑色长方体,很像是电视机的遥控器,他用拇指在上面按了一下,那嗒嗒嗒的声音又响起来,那张困住了紫依的大网,缓缓的上升,与高台平齐的时候,又往回收拢,就悬在高台的边沿。

  老曹头拿着瓶红酒,从沙发里站起来,伸了个惬意的拦腰,他走到被死死困住的紫依面前,胳膊伸出去,将那瓶红酒从紫依的光头上咕嘟咕嘟的全倒了下去,他就像是在浇灌一颗葫芦,他边倒边问,“冷静点了么?”

  “操你妈,死老鬼。”紫依脸上湿淋淋的全是紫红色的酒液,她破口大骂,这倒是我一直想对老曹头说的台词,结果被她捷足先登。

  “这就对了,这不是挺明白的么?被人欺负了,就开口大骂,被人打了,就加倍的还回去,家里死了人,自己去报仇啊,寻死作什么?你们七彩在魔都道上滚了这么些年,就是靠寻死觅活闯出的招牌?真是笑死人了……”老曹头语气轻蔑,神情傲慢,眼底是满满的厌恶,他看紫依,就像是看着一个让他极其恶心的麻风病人。

  “你管不着!也不用你管!死老鬼,操你妈。”紫依再度破口大骂,“啪”的一声,这姑娘挨了一个重重的大耳光,老曹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这一巴掌,打的紫依半边脸像发面馒头一样肿胀起来,她惊愕的看着老乌贼,这大概是她这一辈子头一回挨打,眼泪在她两个漂亮的大眼睛里转来转去。

  “我管不着?这天下事,天下人管得,你用你那不开窍的猪脑子好好想一想,你这一死你六个哥哥岂不是白白死了?你们七彩的字号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当你的敌人在尽情的畅饮欢庆的时候,你这个废物在这里自寻短见,你说说你对得起谁啊?你死了七彩的仇谁来报?我们可不管这些破事,指望废柴菜刀?他为了救你这一晚上差点死几回,指望骨灰盒,人家连正眼都不想瞧你,你说说你他妈的对得起谁?见过没出息的,没他妈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老乌贼骂的兴起,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这回,紫依另外半边脸也肿起来。

  “……”紫依沉默,眼泪终于顺着脸颊往下掉,她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血就像是刚刚挖开的泉眼般涔涔而出,她的神色开始变了,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闪闪发亮,她眼神坚定、刚毅、执着,这两个大嘴巴加一瓶红酒,和这一通劈头盖脸的羞辱,就如同淬火一般,让紫依有了自己的锋芒与韧劲,狼窝里长大的永远不可能是绵羊,她的尖牙和利爪,开始闪动着寒光。

  “我不死了,放开我。”她肿胀的脸让她发声异常的困难,我走上前去,想将她从网中解救出来,却发现这网别有玄机在内,筷子粗细的网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构成,既非金属也不是常见的兽筋更不是合成纤维,银光灿灿,却韧性十足,我用尽了全力,不过将棒球大小的网眼多拉开了半分,刚刚松手,那网眼又缩了回去。

  “这吞山锁妖网,刀不能断,火不能化,水不能融,你这么解,一万年也解不开……”第四突然插了一句,我转头去看他,他捅了第五一胳膊肘,那第五没好气得走上来,嘴里骂骂咧咧:“伦伦都是爷,就偶第五要干活……”

  第一轻轻咳嗽了一声,第五面色立刻大变,他蹲下身来,在数千个网眼中,找到几个绳结,轻轻拉动了几下,那本来凌乱的银色大网,就像是退潮的潮水般,一丝丝,一缕缕,服服帖帖的退后,紫依像条美人鱼般跃出水面,她站在高台上,冷冷的看我一眼,扫过去,那眼神就像是看见了一只蟑螂般厌恶。

  这姑娘捎带我也恨上了,她几个哥哥虽说是咎由自取,但毕竟是灰弄残了他们,若是他们几个不残废,我跟灰就成了两个死人。她现在要是把她哥哥们的死算在灰和我的头上,这可就难办了……这道理是绝对分说不明白的,我在心里叹息,吃力不讨好,莫过于此……

  “这就对了,你的命现在不是你自己的了,你要连带着你六个哥哥,还有那独眼阿迪的份,好好的活下去!这是七条沉甸甸的性命,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愿望,何去何从,全看你自己的了。”老乌贼冷冷的看着紫依,紫依点了点头。

  “你赶紧滚,我老曹看见你就闹心,这姑娘就交给我吧,这天也快亮了,你赶紧滚去朱颜那,迟到了,小心她收拾你!”老乌贼语带威胁的下了逐客令。

  第一走上来拍拍我肩膀,轻声对我说:“他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往心里去,第四第五,你们送他上去,这天也亮了,从曹公馆正门出去。”

  第四、第五,一左一右贴住我,手抄在我肋下,就像是挟持一般,走到高台的一角,刚刚站定,脚下突然震动起来,一块直径约一米厚度十公分的金属圆盘脱离了高台,在咔咔咔的声响中朝上方伸起,我仰头去看,天花板上也出现了一个洞,那洞口由六片互相交叉的钢板组成,这钢板缓缓向四面收缩,如同一朵缓缓绽放的菊花。

  这个巨大的空间内,似乎到处都是类似的机关、埋伏,还有断路穿山竟然是五个人,我看着第五锃亮的秃头陷入了沉思,断路穿山到底是干嘛的?

  下方突然传来老曹头说话的声音,他似乎是故意说给我听,那声音刚刚好让我听个真切,啧啧啧,这随便捡来个姑娘,根骨、基础都比那废柴好太多了,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
  楼主周末不更新,家里事太多,周四欠的这一章,我下周尽量找补回来,看完顺手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