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老乌贼的吐槽,我无心理会,我低头看着高台上的紫依,心中感慨万千,又堵得发慌,这一夜匪夷所思、惊心动魄的经历,就像是一个黑白色的梦,一点也不真切,唯一真实只有远处的紫依,她的眼神冰冷,姿态阴寒,似乎我就像是一根深深扎进她肉里的棘刺,她那无邪纯真的笑靥还有机会再得见否?我不禁摇了摇头。

  金属圆盘穿过穹顶上的圆孔,那六片金属缓缓合拢,那金属片合拢之后,四下漆黑如墨,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却能感觉到脚下的金属圆盘上升的速度骤然加快,就像是一只在山间疾走的穿山甲,四周的空气异常潮湿,就像是浸了水的抹布覆盖在身上,刚刚那所在究竟是在地下多深,完全无法加以判断。

  这圆盘又接连穿过八道类似的圆孔状门户,眼前已是一亮,这似乎是个男人的卧室,这卧室的面积大概能有五六十平米,装饰的富丽堂皇,鎏金的实木雕花大床,这床的面积极大,大到可以五六个人大被同眠。松软的紫色卧具与床罩上盛开着一朵朵富丽的金色牡丹,四壁是紫色的竖条纹墙纸,暗嵌菱形格的花纹,房间一侧,窗户的位置是有如海浪般的重重叠叠的金色帷幔,阳光从窗帘的一角偷偷闯入,静静撒落在桃红色,镜子般闪亮的柚木地板上,床头柜上放着一匣COHIBA古巴雪茄,和一个水晶烟缸,空气里有淡淡的雪茄味。

  这房间装饰的可真骚啊……还是那种闷骚,外头看着人摸狗样,无比正经,其实骚的千回百转、抓心挠肺,湿漉漉的往外渗漏那种,我暗自在心里唾弃,同时有深深的羡慕,这人太会享受了,这床睡在上面怕是做梦也会香甜一些。

  “这老乌贼,真他妈会‘赏’受……”第五说,果不其然,这条暗道直通的是老乌贼这死老鬼的房间,第四和第五似乎也是第一次目睹,都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巴,第五眼睛突然一亮,他立刻放开我,大步流星的冲到那床头柜前,把余下的大概十七八枝手工雪茄一扫而空,塞进身上的无数个口袋里。他就跟打劫一样猴急,又像是条舔盘子的狗……

  “见面分一半!”第四冲上去,超第五的秃脑门上就是一掌, 第五满脸委屈,老大不乐意的把雪茄再一枝枝的从不同口袋里掏出来,这回他俩仔细的数了一数,总共是十七枝,这是非常讨厌的数字,因为两人分不匀……

  “偶先发现的,偶多‘旯’一枝!!!”第五多拿多占的理由还是很充分的,“滚蛋,我是哥哥,我多拿一枝!”第四说的似乎也挺有道理,“偶诉弟弟,‘李’该让偶一枝!!!”第五找到了翻盘的希望,第四挠了挠秃头,他眼睛冒着贼兮兮的光,眼珠子像是耗子一般开始滴溜溜的转动,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一脑门子的官司,他说:“菜刀,菜刀你来分,你肯定会分得公平合理,对吧?”他还急速的朝我眨了眨眼睛,我点了点头,我走过去,我这人向来是大公无私,自然是要分的公平合理!

  三个大男人,就像是弄堂里滚玻璃球的小孩,又像是扎堆斗蟋蟀,三个人把头扎在床头柜边,我把十七枝雪茄聚拢起来,六只眼睛都热切而渴盼的盯住这雪茄堆成的小山。

  第四给一枝,第五给一枝,第四给一枝,第五给一枝,一直到他们两个面前一人有了六枝雪茄,我把余下五枝捧起来,第五不解的看着我,第四微笑着继续朝我眨眼睛,暗示我多分他一枝。

  我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呸!呸!呸!开始大吐吐沫,直到雪茄上哪哪都是我的吐沫星子,小时候,在村里,跟小伙伴们抢落枣吃,我这一招从来屡试不爽!老子沉着、低调、内敛、自信得冲双胞胎笑了一笑,我说:“见者有份!我少拿一枝得了!”

  第四第五的脸不约而同的抽搐起来,这两个臭秃子今早把我关在后备箱里好几个小时,此仇不报,更待何时!我把雪茄揣进兜里,抬头挺胸,昂然离去,身后是两张被从天而降的鸟屎击中,擦来擦去擦不干净,扭曲变形的脸。

  我出门时朝哥俩挥了挥手,“拜拜!再会!赛哟那拉!”我关门的时候,房间里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第四:“哈哈哈,这臭小子,我喜欢,真他妈不拿自己当外人啊……”第五:“哈哈哈,就诉就诉!”

  渡者六道,所谓多智蛇信,嗜杀羯蚁,爪利穿山,莫惹避役,乌贼难缠,蜘蛛眼密。最好相处的也就是这穿山中的第四第五,这是两个脑子缺根弦的浑人,却浑的很有趣,那第一似乎也人不错的样子。

  不过昨晚能死里逃生,靠的却是蜘蛛,真的很好奇啊,这蜘蛛到底是男是女?多大年纪?智擒狙击我们的东方酒那一幕简直是神乎其技,那瑰丽、壮观、绚烂的七彩夜空,就仿佛烙在我的脑子里,终其一生也未曾忘记。

  走出曹公馆,站在街道上,我得意洋洋拿出一枝雪茄,掏出我那ZIPPE,正要抽一枝过瘾,拿在手上却傻了眼,不知道要抽哪一头……略细的一头被茄叶包裹得严严实实,另一头则切的平平整整,想来是抽这切过的一边吧,不然怎么吸得动呢?可是回忆老乌贼抽雪茄的画面,似乎他吸的是略细的那一头啊……

  懒得管那么多了,先试试再说,我把切过那头塞进嘴里,打火机叮的一声脆响,橙色的火焰将褐色的烟草变成星星点点的红色,我猛吸了一口,随即猛烈的咳嗽起来,就像是有人直接在我肺里灌了满满一脸盘辣椒水,呛的我肺都快咳出来,好家伙,怎么这么冲啊?我看老乌贼抽的时候享受的很嘛……

  这洋玩意,白抢了……我这个土鳖却是享受不了,我有些沮丧,我对着雪茄犹豫是否要再尝试一口的这功夫,手机响了,是朱颜。

  “喂,菜刀,你赶紧过来,魔都这地界昨晚上出事了!出大事了!”朱颜的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八婆气息,还有那种想八卦却找不着合适人选的痛苦,她语速极快,幸灾乐祸,得意忘形。

  “什么事啊?”我有点意兴阑珊,还有什么事能比我昨天晚上的经历更刺激?

  “你连做梦都梦不到的大场面啊!菜刀,赶紧的,给你十分钟!”朱颜啪的挂了电话。

  我想了想,还是不舍得扔,我在路边的垃圾箱熄灭雪茄,再拿在手上,一路狂奔赶往宝庆殡仪馆。

  我气喘吁吁的走进特尸科的时候,朱颜正坐在那尸床上,她还没有换那套屠夫行头,她今天心情显然很不错,湖蓝色的碎花吊带衫,火辣的牛仔热裤,两只纤细修长的小腿就像是在嬉水般踢动,一只起来一只落下,脚上穿了一双浅蓝色鱼嘴高跟鞋,鞋面与细细的鞋带上镶嵌着满满的、光彩夺目的水钻,白生生的脚趾头露在外面,就像是剥开的粉粉嫩嫩的菱角,莹润而俏皮。

  看不见她的脸,因为她的手上拿着份报纸,她看的正自入迷,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咳……咳……
  ============================================================================
  又到周一更新时间,么么哒大家,烦请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大家,另书友群:186561014 爱聊天的来,潜水的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