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朱颜听见我的咳嗽声,放下报纸,原本欢天喜地的一张俏脸突然就变得疑惑不解,她皱着眉头说:“你这是演得哪一出?脸也破了,邋遢跟叫花子一样,你看看你那德行,昨晚上偷煤去了?”

  我摸着脸上还未结痂的伤口,苦笑起来,这短短一晚上夜会蛇信,包间群殴,骨灰盒堵门,西郊动物园围炉畅饮,狗王夜话当年,七彩奇袭,红鲷鱼托孤,独眼阿迪刺杀,蜘蛛智擒东方酒,就是想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只好说:“偷煤去了……找我这么急,什么事啊?”

  “笑死人了,东方酒居然跳楼自杀,哈哈哈,快来看!快来看!”她兴高采烈的挥舞手里的报纸,我过去接过来一看,这是一份魔都晨报,头版头条,题目是:亿万爱心汇洪流,网友自杀终得救!

  报道还有配图,很明显是金爵大厦的顶部,拍照的角度居然是俯拍,那只能够是从直升机里拍摄的照片,一束强烈的探照灯灯光牢牢的罩住了一个青年男子,他闭着双眼,那双眼睛肿胀的就像是两个烂番茄,又红又紫,眼泪就像是关不牢的水龙头一样不停的往下流淌,这人约摸三十左右的岁数,打扮得很时髦,雪白的紧身T桖,外罩一件青灰色的牛仔,下身穿了条千疮百孔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擦的锃光瓦亮,一尘不染的高帮黑色皮靴,这人身材很匀称,没有一丝赘肉,他原本应该一丝不苟的头发被直升机机翼旋转的气流彻底吹乱,凌乱的就像是台风肆虐过后的鸡窝。照片里他暴跳如雷,气焰嚣张,紧紧攥住两个拳头,咬牙切齿,就像是头随时会伤人的困兽。

  这个就是东方酒,我默默记下他的长相,努力抑制住自己那股想狂笑的冲动,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朱颜:“这人是谁,他干嘛要自杀?”

  “这个人叫东方酒,你猜猜他是干嘛的?”朱颜煞有介事的问我,我故意摇了摇头,我心想这孙子昨晚上朝我们开了两枪,你说他能是干嘛的……

  “这是跟老虎同期出道的杀手,现在算是B级中比较出挑的一个,他自诩是魔都枪神,听听!菜刀,你听听!这人多不要脸,魔都枪神!我呸!”朱颜话音里充满了老曹头对我那种鄙夷,我心一动,这两人之间莫非还有过过节……

  “这东方酒干嘛要自杀啊?这算什么大场面啊……”我继续装傻充愣,我甚至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也没睡几个小时,就在后备箱里打了个盹,我确实困得不行。

  这个黑暗世界于我而言,只是窥见了冰山一角,独眼阿迪虽然死了,可是这东方酒会不会对我二度出手,我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

  “你懂个屁,这绝不是自杀,他这是失手,他硬生生得栽了个天大的跟斗,警方因为是自杀所以没有详细搜查现场,他的枪一定就在金爵大厦楼顶上藏着呢,菜刀,你要是缺钱,无妨去找上一找,这东方酒爱用狙击步枪,这么一枝狙击步枪以及配套的瞄具、枪盒、弹夹、子弹,出手的话,成套出售的话市面上价格不会低于三十万。”朱颜言之凿凿得怂恿我。

  这烫手的山芋还是不碰为妙,就算找到如何出手?出手后,那魔都枪神又岂会善罢甘休?这可是他吃饭的家伙,被他查出来是我出手的那枝枪,他非宰了我不行,钱财虽好,还是小命要紧……我忙不迭的摇头。

  “说来也奇怪,他怎么会踢中这么厚一块铁板,摆他这一道的是哪路神仙……他在金爵大厦顶上到底要杀谁?”朱颜拖着腮帮子沉思起来,两条细细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我差点就脱口而出,就是你的好姐妹,网路蜘蛛!可是这事事关紫依的生死,蜘蛛不说,自然有他(她)的道理,我只好继续沉默,我低下头看报纸的详细内容。

  比较有趣的部分如下:该失恋男子求死之心异常坚决,情绪过于激烈,与到场救援人员发生剧烈冲突,现场数名警员受到了抓挠、拳头击打、脚踹、以及嘴咬等暴力伤害,为顺利救援以及挽救这条年轻的生命,不得已救援人员使用了对失控猛兽使用的强力麻醉枪,这才顺利的完成救援行动。由于该男子身上并无任何可供核实身份的线索,无法联系到其家人,又恐他伤及无辜,现已送往魔都精神卫生中心予以看护,另据卫生中心专家诊断,该男子可能是因失恋诱因引起的应激障碍,伴随有强烈的自残、自杀以及暴力攻击他人倾向,该男子将暂时由精神卫生中心予以监管同时给与治疗,我们欢迎广大市民提供寻找他亲人的线索,也呼吁那位前女友勇敢的站出来,你的现身对于稳定他的病情和治疗会有莫大的帮助。

  魔都精神卫生中心,这名字听着高端、大气、挺上档次,相当不错,其实就是俗称的“疯人院”我哭笑不得,好好一个B级杀手,就算他是自诩的“魔都枪神”也罢,那枪法却也实在了得,这回弄进了精神病院,他要怎么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啊?老老实实一天三顿的服药,还是把药藏在舌头底下再吐出来?暴力殴打治疗他的大夫,还是天天被注射强效镇静剂?会不会有传说中的电击疗法,还是每天晒着太阳跟病友进行友好而古怪的交流?疯人院的伙食怎么样?天天被绑在床上需要不需要插导尿管啊,这要尿身上可太惨了……这回真是够他喝一壶了,这一壶简直是堪比黄连……

  正浮想联翩,幸灾乐祸之际,朱颜从尸床上跳下来,她走近我,眼睛死死的盯住我脸上的伤口,她的鞋根跟地面的钢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溅起两朵细细的火花,她摇了摇头,她说:“你昨晚干嘛去了?”

  “我没干嘛啊……”我有些心虚,朱颜一只手指指着我脸上的伤口,厉声说:“没干嘛,我告诉你,不仅尸体会说话,伤口也会说话,你这脸上不是撕裂伤,也非撞击,更不是刀刃切割,你脸上是枪伤!这是短距离内射击,手枪子弹造成的擦伤,因子弹出膛时间短,弹头温度高,创口会有轻微的焦灼痕迹,你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泥塑木雕的站在那里,这小小的一个伤口居然能告诉眼前这个尸体魔术师,如此之多的信息,我瞠目结舌,我一个字也无法否认,我只能沉默。

  “昨天晚上可不太平,除了东方酒进了疯人院,魔都还有个叫七彩的B级杀手团伙,被人干脆利落的放翻,这可不是什么容易办到的事,七彩以其狠辣著称,固然仇人无数,却也在魔都横行了十余载,到底是谁下的手,现在这七彩六个残废,一个下落不明,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事和你有关?”紫依围着我踱步绕圈,我就像是颗木桩子一样,傻在了当场。

  这黑暗世界大固然极大,小却也是极小,昨夜之事看来已经风传四野,魔都这潭浑水,已经被七彩这颗石头掀起了涟漪,接下来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只有老天知道。

  朱颜的手机突然响起,我的手机也同时开始震动,我拿出手机,是老乌贼的短信,只有六个字:东方酒已脱逃!眼睛半瞎,还被注射了强力麻醉剂的他,是怎样逃出疯人院的?我的心突然就掉进了冰窖里,这厮居然还有帮手?他下一发子弹会不会直接就轰破我的头颅?
  ============================================================================
  功课奉上,看完举手之劳,大家帮着顶一顶,么么哒,沙发又没抢到,好心塞5555555555555555 书友群:186561014 爱聊天的来~~~潜水的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