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东方酒居然在有本事在这短短数个小时内从疯人院不翼而飞,要知道有些疯人院防护之严密,其实不亚于监狱,尤其是魔都精神卫生中心这种大型的疯人院,甚至可能会关押一些患有精神病的连环杀手,这种病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要远大于普通的刑事罪犯,所以看守非常严密,可以说是铁壁铜墙,插翅难飞。东方酒虽然轮不上这种待遇,可是要跑出来,那也是难上加难的事。

  “册那,居然给他跑了?”朱颜怒不可遏的骂起了粗口,显然她和我收到的短信是相同的内容,这确实是件让我伤透了脑筋的事,我问朱颜:“你和他有过节?”

  “也不算什么过节,老虎活着的时候一直稳稳的压他一头,老虎那时候被称为魔都离A级只有一毫米的杀手,他一直不太服气,老虎活着的时候他不敢跳出来放肆。老虎死了以后,他在道上算是抖起来了,到处说老虎的坏话,说老虎压根不算什么,就算是活着,他东方酒一枪就能摆平……”朱颜说到这里,居然有些扭捏,脸上飘起两朵红霞,看来这里头还有事!

  “他还干嘛了?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他?”我打破砂锅问到底,领路蛇信教会我一件事,要比你的对手更了解他自己。

  “他追过我……老虎死后他就一直在追我……”朱颜的声音变的像蚊子一样轻,她大大的杏仁眼飘飘忽忽的看向别处,这招好,先声夺人,反客为主!这姑娘已经忘记追问我的枪伤是怎么回事,她手窘迫的没地方放,反手藏在了背后,她时而看左,时而看右,雪白的脖颈,渐渐变成了粉色,这场景就像是班主任逮住了早恋的小丫头,我不禁洋洋得意起来。

  “原来是你的老相好啊……”我情不自禁的嘴贱了一下,脚趾头上瞬间剧痛传来,她那双超好看的蓝色鱼嘴高跟鞋已经在我脚趾头上重重碾过。

  “老你妈个大头鬼,册那,你是要作死是吧?”朱颜瞬间翻了脸,她柳眉倒竖,这一脚算是脚下留情,给了面子的,不然我估计我现在已经倒在地上,就跟那个停车在214车位的秃子一个下场了……

  我老老实实闭上嘴,额头上汗如雨下,翻脸跟翻书一样,说的就是我眼前这位,岂止啊,简直比翻书更快!前一秒还扭扭捏捏,下一秒就是母老虎发威,我蹲下去脱了鞋,打算揉揉我那惨遭蹂躏的脚趾头,朱颜突然惨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她登登登登往后连退了五步……

  “我靠,你这脚臭比尸臭都厉害啊……”朱颜抱怨了起来,我这老脸有点挂不住,涨红着脸把鞋重新穿上,我是个汗脚,这在外面奔波了将近三十个小时,又不准使用交通工具,这袜子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好几回,也确实是臭得厉害了些……

  “他追你也很正常吧,这姑娘长的好看,自然是有人追,况且老虎又死了……”我讪讪的站起来,问朱颜,我不显山不露水拐着弯的拍了她一记马屁,其次她要是就此守着那老虎的蜡像孤独终身,却也实在让我有些不忍,我不禁起意要旁敲侧击一下。

  “这样的小白脸子,老娘要他追,呸!他自命风流倜傥,魔都枪神,他居然敢在道上放风,他是我的绝配,我跟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老虎这个烟鬼根本就配不上我,他才是我的MR Right 你说可气不可气,我的老虎就算是烟鬼,也比他强一万倍,这臭不要脸的,我是真想挠他一个满脸花啊!”朱颜的手变成了一个猫爪的形状,她瞧了瞧自己的手指,又有些气馁,她的指甲又短又平,这显然是因为干清道夫的关系,过长的指甲以及任何装饰物都会影响到她处理尸体。

  难怪东方酒栽跟斗,把朱颜给乐坏了,这两人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渊源,不过这东方酒枪法虽然了得,脸皮厚度也确实惊人,对于女人的心思他完全就是个白痴,这世界永远无法战胜的对手之一就是死去的恋人,在死亡的那一刻,他(她)所有的缺点、瑕疵、争吵都将自动消散,存留在记忆里的将是一个完美的爱人,和萦绕此生的绵绵余恨。

  “东方酒在道上有很多朋友?”我其实更为关心谁把他弄出了疯人院,但又不能让朱颜察觉,他要老老实实呆在疯人院,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最好一呆一辈子,关出个精神分裂才好,最好死在里面。

  想到这的时候,我却突然害怕了起来,不是为了东方酒潜在的威胁,而是我的思维方式已经变得如此简单、直接、暴戾、凶残,我已经不折不扣是这黑暗世界的一份子,我处理棘手问题的办法,无需思考,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弄死他……

  朱颜双手按住尸床,微微一用力,又坐回老位置,她那两条白腿又开始晃荡,晃的我眼晕,晃的我脸红,晃的我呼吸急促,朱颜在思考我刚刚提出的问题,我却意马心猿起来,我低下头,时不时偷瞄她一眼,这双腿几乎符合我对于美腿的一切定义,笔直、结实、修长、充满了活力,没有突兀的肌肉群,皮肤细腻、光滑,老虎真是有福气呀,我不禁有些慨叹。

  “看就大大方方看,偷偷摸摸的瞄什么瞄,娘娘腔!老娘这么穿就不怕人看!”朱颜又开始训斥我,我生平第一次被人骂娘娘腔,气得我七窍生烟,也是这热裤算什么,沙滩上比基尼多得是!我正要大大方方的去看。

  “东方酒是个眼高于顶、独来独往的人,一般的杀手他不会放在眼里,比他厉害的他又高攀不上,倒是没有什么传闻他有什么过命的朋友……况且这从精神卫生中心把他劫出来的人,绝非庸手,怕是A级的人出手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朱颜说。

  骨灰盒首先可以排除,他没有理由出手救一个要杀我和紫依的刺客,人屠夜雨、剃刀慕二、丧门星残叶,究竟会是这三人中的哪一人?夜雨可能性最大,他和骨灰盒十年之前就有开瓢断腿的旧怨,残叶也有可能,也许就是昨夜魔都的动静太大,他一时兴起?反而慕二的可能性最小。

  “能不能找网路蜘蛛?”我问朱颜,她没好气的说,“找蜘蛛干嘛?“

  “蜘蛛眼密啊!他(她)能在全魔都找出包二奶的陈家明,不可能找不到东方酒吧! 这是最快的方法,兴许同时能发现是谁出手救了他!”我这句话音落地,朱颜蹭的跳下尸床,奔向了办公室,我紧随其后,猜什么猜,直接看不就完了,有那网路蜘蛛在,费这劲干嘛……

  朱颜打开电脑,电脑机箱嗡嗡的轰鸣起来,她在联系人列表的上方,很快找到了蜘蛛,朱颜十指翻飞,急速的敲击键盘,蜘蛛,我朱颜,你在吗?这蜘蛛很快发回了讯息,在!这蜘蛛似乎不眠不休,二十四小时在线,完全不用睡觉,我真是佩服的很。

  蜘蛛说:“是不是要找东方酒?”

  朱颜兴奋起来,她回答:“恩!恩!恩!”

  蜘蛛:“我给你魔都精神卫生中心内部的十六个监控,以及周边地区四十二个监控的录像。”

  对话框突然变成了画面,五十八个小框出现,框内是不停闪烁的雪花,电视机信号中断时就是这样的画面,救东方酒这人切断了所有监控的信号,或者是打坏了所有的监控,这疯人院已经成为了蜘蛛的盲区。

  蜘蛛又说:“暴力破坏监控,而非黑入网络,无法追查,同样的盲区在魔都,今天出现了四十二个,他可能已经离开魔都,也可能潜伏在四十二个盲区中,假如他搭乘载具,我的人脸自动识别系统无法捕捉与识别,假如他改头换面,做了整容手术之后再回来,我也找不到他……当然前提是他不再使用旧的个人身份与银行卡,这是唯一的机会。”

  蜘蛛说完这番话,连再见也没有说,就下了线,头像变成了黑白色,显然他(她)现在心情很不爽,如此神通广大的蜘蛛都哑了火,我和朱颜面面相觑,独眼阿迪牵出了东方酒,东方酒又牵出了一个如此厉害的神秘人。

  这神秘人到底是谁?
  ============================================================================
  功课来咯,看完举手之劳,请大家顶一顶,么么哒,今天抢到了沙发,感觉自己萌萌哒!更新略长一些,近三千字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