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朱颜身子往后一靠,她倒在了靠背椅上,她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有意思,魔都这水居然浑到了这个地步,山雨欲来啊,别又折腾得地动山摇啊,大家且等着帝都那帮人踩过来抢地盘……话说回来了,老娘我靠手艺吃饭,谁管这块地盘都一样!”

  “东方酒能消失不见,七彩为什么不跑,就这么等死?”我有些不解,这天大地大,躲起来不行么?

  “切,你跑一个试试,那魔都首富的二儿子刘山逃的远不远,都逃到法国去了,巨资雇佣世界顶级保安公司保护,他是怎么死的?丧门星残叶一个人杀了他满门!七彩在道上滚了这么些年,这个道理不懂么,七尺高的汉子,死也就死了,还要让人戳脊梁骨么?这么些年他们手上的血何曾干过,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就是规矩!”朱颜冷冷的笑。

  再回想一下今早的险死还生,我默然,是啊天大地大,往哪里跑呢?倘若第四、第五、蜘蛛没有出手的话,我和紫依就已经是两具冰冷的尸体,无怪乎红鲷鱼托孤的对象是骨灰盒,而独眼阿迪那三个响头磕得其实不是我,实则是磕这泼天似的干系,唯一可以庆幸的是紫依已经进了曹公馆。

  “你脸上的枪伤怎么回事?”朱颜看着我,她眼睛里除了疑惑还有浓浓的关心,我没奈何摇了摇头,我说:“不能说。”

  “那我就不问了,这黑暗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说的秘密,菜刀,你这次走了狗屎运,下次可就难说了,多加小心!你这伤口要处理,子弹射出时会沾染到枪油,这枪油有腐蚀性,伤口会很难愈合,你去冰箱把医药箱拿出来。”出乎我的预料,朱颜完全没有继续打听的意思,我如释重负,不是我不信任朱颜,而是越少人知道,紫依就会更安全。

  我从冰箱拿出医药箱放在桌上,隔着张桌子看她,她皱起眉头说:“滚过来!”我只好走到她身边,她穿了高跟鞋后略微要比我矮上那么几公分,她打开医药箱熟练的用镊子夹起酒精棉替我消毒,脸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我刚刚被骂了娘娘腔,这会得死撑着爷们一回,我一声也不吭,强忍住那刺痛。

  鼻间有幽幽暗香,醉人心魄,朱颜清理完伤口后,又在伤口撒了些我不知名的粉状物,想来是消炎用的,她说:“这伤口比较浅,缝针是不用了,贴个邦迪吧,自己记得避免发炎,怕是以后会有道疤了,不过男人有疤也不怕,还显得阳刚!”她轻轻的替我贴了一块邦迪,想必从前老虎受伤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替他医治伤口,可恶的老乌贼,这本来是他的活,他就像完全没看到我这伤一样,直接把我轰了出来!

  “下次小心啊,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朱颜柔声说道,她还轻轻拍打我的伤口,我突然有点鼻酸,从我爷爷死了以后,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对我这么温柔过,一个人蜗居魔都,就像是条暴雨中浑身湿透的流浪狗,如今可算是有几个朋友了,真好,我突然就想起刘三的母亲来,老太太入院,做为朋友我是不是该去探望一下?恩,抽空得去一趟。

  “滚去隔壁洗澡去,臭得跟头猪一样!一会可还有活要干,你这么臭直接影像我美丽的心情!”母老虎又突然翻了脸……这也打断了我那点小小的惆怅,我一溜烟般奔向门口,我突然又停下脚步,我想起上次洗澡那惨剧。

  “你不会再进来送肥皂吧?”我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朱颜脸上又腾起两朵红云,她眼睛眯缝着,咬着嘴唇,似笑非笑的说:“你猜?叫姐就不送肥皂!”

  “姐!姐!姐!”反正认怂也不是头一回了,我叫的异常干脆,朱颜笑的花枝乱颤,“赶紧洗澡去,也不能让你白叫这声姐,隔壁凳子上有东西送你!这么一身连穿了三天,你也真够可以的!”

  更衣室的长凳上居然放了个异常挺括的黑色纸袋,纸袋上的商标是只展开翅膀的鹰,下面是一行英文GIORGIO ARMANI 我也看不懂这是什么牌子,拿起来一看,里头是一件蓝色细格纹衬衫,一条米色的休闲裤,这大概就是朱颜所谓的礼物了,我喜不自胜的冲进了浴室。

  我担心的肥皂事件并没有二度上演,我惬意的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卸去了整晚的疲累,人也变的神采奕奕,我小心的避开了脸上的伤口,之后我换上朱颜给我置办的行头,把我的POLO套装放进了黑色纸袋,好歹一千大毛呢,回去洗洗还能穿。我特意照了照镜子,要不说人靠衣衫马靠鞍呢,镜子里的小伙帅气的很,就是脸上的邦迪差点意思。

  我走出更衣室的时候,朱颜在玻璃房里忙碌着,她就像是只辛勤的工蜂,地上躺了整整七个白色尸袋,朱颜已经换上了屠夫装,她抬头看了看我,楞了一会,我看见她眼睛里有一丝笑意,可她嘴里却在破口大骂:“臭美什么呢,让你走秀来了啊,工作服呢,赶紧换上,老娘都快忙死了!”

  我鼠窜回更衣室,换上屠夫的行头,带好护目镜,口罩,外面可是有七具尸体,这朱颜是不是勤快过头了……前天是胡鹏,昨天是烟鬼,今天居然弄了七具尸体来,今天又要搞什么新花样?我很是有些忐忑。

  我走进玻璃房的时候,朱颜脑门子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尸床已经挪到了一旁去,地板上这七个尸袋依次排开,有长有短,有胖有瘦,朱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她说:“这可都是为了你,这七具尸体加一起还没有胡鹏值钱,可累死我了,你自己打开!”

  我蹲下去从左边第一个尸袋开始打开,整整七具尸体,四男三女,二老二幼三个正当年,有的西装革履,有的赤身裸体,有的学生打扮,有的浓妆艳抹,有的素面朝天,有的一脸惊恐,有的安详如梦中,唯二的共同点一是,这七具尸体都非常新鲜,绝对是昨晚才被杀死,第二则是完全相同的伤口,都位于颈部,只是一刀就葬送了所有的生机,伤口大的触目惊心,就像是翻开的书页,这一刀干净利落的切开皮肤,切断气管、切断食管、切断血管,切断喉室,切断软骨,直抵脊椎。

  这是极其精准而冷静的一刀,这杀手跟人屠夜雨是完全两种风格,夜雨是让人眼花缭乱,目迷五色,由简入繁,他第一次出手杀狗王就用了一千三百八十二刀,而这人却是千锤百炼,避繁就简,一击即中。

  我能想象那洪流般激射出来的鲜血溅满天花板的景象,这是血色的烟火表演,它们撞击在天花板上,再像雨点般折返回地面,粘稠的血液落在地板上时候,将会有塔塔塔的声响……死者均死于快速的失血,他们很快就进入昏迷,继而器官逐个死亡。

  这出手的人莫非就是四A之一的剃刀慕二?
  ============================================================================
  今天码的很艰难,劳大家久等了,抱歉抱歉,烦请看完顶一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