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看着这七具尸体,以及那七个巨大的伤口,我就像身处屠宰场一般,无分男女,不管老幼,一刀断喉,有如屠猪宰狗,快似奔雷的刀,冰冷如铁的心肠。

  “看出点端倪来了么?”朱颜问我。

  “死亡时间似乎都不长,都是在昨晚发生的,死亡原因是大量的失血,这种伤口几十秒内就会致死,是完全来不及抢救以及送医的。出手的似乎是同一个人,凶器应该也是同一把,从死者长相上判断,这七个人不是来自一个家庭,这应该不是一起灭门的订单。从服装上判断,有人被杀时可能正在洗澡,有的可能刚刚结束应酬走进家门,出刀速度极快,连下意识的举手遮挡或者转身逃跑的时间也没有留给死者。”我看了看朱颜。

  “还有么?”朱颜又问。

  “你这七具尸体排列似乎是按照死亡时间,左起这是第一具,最右边这个是死亡时间最近的,甚至都没有僵硬。”我回答,朱颜欣慰的点了点头。

  “还有么?”朱颜又问。

  “这个出手的是不是就是四A之一的剃刀慕二?”我壮着胆子猜了一猜,朱颜冲我比了个大拇指,她说:“臭小子,真是有长进了,猜的没错!”

  “一夜连杀七人……他是不是也跟老虎一样,快变成烟鬼了?”我问朱颜,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沉默着,就像是江面的浮萍。我突然意识到,当着她的面说老虎是烟鬼是非常伤人的,气氛变的异常尴尬。

  “人屠夜雨是从来不需要清道夫的,骨灰盒杀的烟鬼你已经见过,丧门星残叶近年来很少出手,短期内我能够给你展示的也只有剃刀慕二的手笔了,这人来历成谜,杀人如麻,从不挑剔订单,这七张订单最便宜的只有五万,最贵的不过十万,他就是这样一路杀进了杀手之王的榜单。比起杀人的数量,骨灰盒、人屠、丧门星这三个A级的加起来都比不过这慕二……”朱颜终于打破了沉默继续开口说话,如此安排也确实是煞费苦心,我心里涌起的是感激。

  “至于他现在是不是烟鬼,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因为他没有一天不杀人,有人说他不是,因为订单之外他没有滥杀无辜,至少目前为止,他没有失控,所以他还好好的活着……”朱颜的声音渐渐的低下去,我能体会她的心情,失控与未失控,就是死与活的分别,失控的老虎已然死去,未失控的慕二继续活着。

  我不知道要怎样安慰朱颜,我沉默的扛起一具尸体,走向焚化炉,这尸体实在太多,一具具烧至少要十几个小时,我将七具尸体摞在了一起,堆成了一座冰冷的尸山,传送带隆隆作响中将这座尸山送进了钢铁怪兽的嘴里,炉门慢慢并拢,喷吐着烈焰的巨兽开始吞噬躯体。

  我干的有条不紊,轻车熟路,我已经不再惧怕尸体,比尸体更可怕的是人心,杀手也好,清道夫也罢,也不过就是份工作罢了,我站在焚化炉前就像是块安静的石碑,我看着烈焰一点一点将七具尸体化为飞灰,我既不紧张,也不害怕,蛇信说的对,这人活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尸体打交道,吃的是动物的尸体、穿的是植物的尸体、所使用的能源比如石油还是尸体,这是个靠尸体运转的世界,尸体变成燃油,变成电力,变成纤维,变成食品,变成粪便,变成养料,变成热量。

  跟其他动物比起来,人类实在是最最危险且恶心的物种,虎毒尚且不食子,人却可以易子而食,动物交配只为了繁衍,人类却沉沦于情欲中难以自拔,动物猎食只是为了果腹,而人类历史上从未断绝过彼此间的战争与屠杀,或因国土、宗教、主义、种族、财富,因了这些,这地球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殷红的血,跟那些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雄主比起来,剃刀慕二又算得了什么?

  我转头去看,朱颜依旧站在玻璃房里,她护目镜顶在头上,口罩挂在耳朵上,她神情凝重的看着手机,两道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疑惑,她脸上写满了疑惑。我走过去,轻声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有个陌生号码给我发短信,自称是东方酒,那个从疯人院跑掉的白痴,他在短信里居然说要见我最后一面……”朱颜用匪夷所思的神情看我,我也难以置信,他好不容易从疯人院逃了出去,救他这人甚至不惜在全魔都制造了四十二个蜘蛛的盲区,他大难不死,不销声匿迹,却要见朱颜,他到底想干什么?

  “东方酒追过你,这事道上知道的人多不多,会不会有人借此机会要设计你?”我忧心忡忡的问朱颜。

  “他那么大肆放风,自然是街闻巷议、人尽皆知,但要说对付我,有这个必要么,我一个清道夫,就有,我身后还有个退路乌贼在那,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太岁头上动土?不会的,或许真是东方酒……”朱颜做了一番分析,我觉得倒也有道理。

  “那你去不去?”我问朱颜。

  “去,干嘛不去,我倒看看这孙子想干嘛!栽了这么大个跟斗,臊也臊死了,不去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还来撩拨老娘,确实是有病啊!”朱颜突然抬头看着我,一脸的狐疑,她的目光就像是警察在审讯犯人,又像是怀疑老公有外遇的正房,我不知所措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我没干嘛也没说什么啊……

  “这事有蹊跷啊,东方酒跟蜘蛛之间怎么可能有冲突?这事跟你也脱不了关系吧?”朱颜就像是嗅觉敏锐的缉毒犬,她已经找到了问题的要害之所在!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么说?”我继续装傻充愣。

  “救他的人,事先在魔都制造了四十二个盲区对吗?这盲区除了对条子有影响,能影响到的只有蜘蛛,去救东方酒的人,制造这盲区就是为了蜘蛛找不到线索,你要说这事跟蜘蛛没有关系,你当老娘是条只会吃喝睡觉的猪么?”朱颜脸色开始冰冷,这是觉得不被朋友所信任的愤怒、失望、以及那种所托非人的无奈。

  “你别生气,这事说来话长,这里头有一条人命在!”我长叹了口气,略去了狗王夜话这一段,从我和骨灰盒西郊动物园遇袭开始一五一十的讲述给朱颜听,她的脸色从一块坚冰慢慢融化,听到紫依寻死那一段,她的眼睛甚至湿润了起来,她鼻尖有些泛红。

  “这事可就更离奇了,但明知是渡者六道要对付东方酒,这人依然做了充足准备,悍然出手闯进疯人院救了东方酒,看来这人是既不想正面与渡者六道起冲突,却依然狗拿耗子管了这闲事,这心态却也很耐人寻味啊,剃刀慕二昨天连杀七人,从时间上判断应该与他无关,剩下的就只有丧门星残叶和夜雨迷离了!要不就是外地来了高手,故意在挑事?”朱颜一语惊醒梦中人,她的判断丝丝入扣,严丝合缝,眼下却不急着找这人,东方酒就是揪出他来最靠谱的一条线索。

  “东方酒跟你约的时间、地点?”我问朱颜。

  “等一个人咖啡,下午两点钟!”朱颜说,我看了看她的手机,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

  ============================================================================
  关于等一个人咖啡,我解释一下,这就算作我对九把刀杀手系列的致敬,有要说抄袭的就免开尊口了,谢谢,昨天的功课今天补上了,看完烦请大家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