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轻轻推开咖啡馆绿色的木门,就像是开启一场寻宝之旅,黄铜的门把手莹润而光亮,这是天长日久在无数双手掌摩挲后才有的光泽,门内传来的音乐如泣如诉,一个女中音在浅吟低唱……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这是首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我走进门,就像走进了时光的隧道,屋内的陈设温暖而慵懒,香醇的咖啡味道飘进鼻间,四壁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悬挂着很多黑白照片,我能认出来的都是解放前的电影明星,阮玲玉、周璇、李香兰、胡蝶、王丹凤,这都是从前红得发紫、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头顶是古老的三叶旋转电风扇,它悠闲的缓缓转动,店内空间并不大,摆了十来张深红色的木质方桌,方桌边配有三四张椅背是半圆的木椅,桌子上摆了些闪闪发亮的银色小瓶子,每张桌子上都摆了一束鲜花,细长、剔透、璀璨的水晶花瓶里白百合吐蕊怒放。

  空气中居然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道,是清爽冰凉薄荷味道的烟草,我就像是猎狗般寻找到烟草味的来源,倚窗的木桌旁,坐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是她在抽烟,春葱般的手指里夹了一枝细细的香烟,她的无名指上有一枚翠绿的指环,光泽莹润,翠绿如滴,绿得像是会随时流淌的水波,她面前桌上放了一杯红酒,一个烟缸,烟缸里约摸有四五个烟头,看来独坐了有一会儿。

  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她的侧脸,一头黑色长发就像是丝绒般光滑,烫过的头发像是大海的波浪,她的鼻子又挺又直,就像是刀刻斧凿的艺术品,睫毛浓密,长而又翘,她穿了身白底青花图案的旗袍,如同是民国电影中走出来的女子。

  旗袍这东西非常难穿,一般的女子撑不起来,要细腰要丰腴要美腿,我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非常适合旗袍,两条叠在一起的腿白皙而挺直,腰细如蛇,盈盈一握,胸部就更无话可说了,圆润、结实、挺拔,丰盈。

  她看着窗外的风景,我看着她,她亦是我眼中的风景,美人如画凝眉顾,日到当空懒梳头。这女人长相身材像是二十五六,气质恬淡如菊、慵懒如猫,却又历过风雨,满腹心事,又像是三十左右,可她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神情却老气横秋,指间青烟袅袅,我竟然无法判断她的年纪。

  我唯一可以判断的事情是,这女人比朱颜大!不仅岁数大些,胸也大些!我情不自禁的吞咽口水,朱颜呢?她早该到了啊,我举目四顾,咖啡馆里客人不多,靠窗另外一张桌子上坐了个头发花白,斯斯文文,身材清瘦的老先生,灰色西装、白衬衣、斜条纹红领带,黑皮鞋锃亮,倚桌放了根手杖,他左手上拿了份魔都早新闻,面前一杯咖啡,一块吃了一半的三明治,他的右手端着咖啡杯的把手,用的是拇指与中指,食指赫然缺失了一截。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他的同时,他抬头朝我微笑,这笑容温暖和煦如春风拂面,好慈祥的老头,我于是也朝他微笑,点头致意。

  既没有看到朱颜,也没有看到东方酒,除倚窗的老先生和美女以外,还有一桌客人,这伙人就很有意思了,看着就不像是正经人,加在一起十个人,坐着的只有两个,另外八个站着。

  先来看看这坐着的二位。面对我这位长相粗豪,横肉满脸,穿了件花里胡哨的夏威夷花衬衫,也不系扣,胸前一团护心毛,又浓又密又硬,如同野猪的钢鬃般炸起,白色沙滩裤,脚下踩双木屐,脖子上一条比我手指头还粗的金链子,一直坠到胸口,嚯,居然还有块巴掌大的沉甸甸金牌,金牌上刻了一个字,义气的“义”字……露在袖子和沙滩裤外的胳膊和小腿上,汗毛浓密,层层叠叠,就像带了副黑色毛手套,穿了双黑色毛袜子。

  背对我这位也是极有特点,他不是坐在椅子上,他是蹲在椅子上,这人像条狗一样蹲在椅子上,雪白的袜子一尘不染,一双千层底的黑布鞋整整齐齐摆在凳子前面,他仰面朝天,也不看对面那人,他嘴里似乎在嚼什么东西,嚼的不亦乐乎,嚼的吧唧作响,他嚼了会一侧头,看样子打算噗的一声吐在地上,却又惊觉这样的行为极度不合适,他那双手突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左边的一个小弟捧了个红色搪瓷痰盂罐捧到他面前,他噗的一口,吐了好多殷红如血的液体,脸上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倒是像瘾君子过够了毒瘾般容光焕发起来,右边一个小弟递了块大手帕,他慢条斯理的擦去嘴边的红色汁液,再擦去手上污迹。

  这人长的极瘦,蹲在凳子上像是只手长脚短瘦骨嶙峋的马猴,我从侧后方都能看见他那高高凸起的颧骨,还有那往前尖尖凸起的雷公嘴,腮帮子上的皮肤凹陷下去,这人要搁在秤上,我估计也就七八十斤。

  他穿了身黑色的功夫衫,裤脚卷到膝盖,两条鸡爪子一样的麻杆腿露在外面,袖子也卷到肘部,十几公分长的头发长度过耳,尚未齐肩,擦了很多头油,一丝不苟的归拢在耳朵后面,苍蝇爬上去,都能滑下来摔死。

  他这会正手舞足蹈的冲捧痰盂的小弟发怒:“他妈的,有没有点眼力界,我这口吐下去,你以后就没老大了!知道么你,我这一天要考虑多少大事啊,差点就毁你小子手里了,没老大了,你就失业了知道么,以后怎么养活你老婆?孩子?老爹?老娘?带你来不就为了让你捧着痰盂么!紧关照,慢关照,还是记不住!差点害死我啊,我操!”

  他骂的很是克制,声音也不大,就看见两个手臂举在空中挥舞不止,以显示他的愤怒与增强气势,两个手腕上各带了一串海南黄花梨的鬼脸手串,对面那位一边自恋的轻抚自己胸前那团护心毛,显然平日里颇以此为豪,他突然开了口,没事,多大点事,死了老大!过来跟我!照样养活老婆孩子老爹老娘。

  “猪刚烈!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今天这里不能动手,出去就弄死你,你信么?”瘦猴闻言勃然大怒,脖子上青筋暴跳,右手掌重重的就往桌面拍去,眼见得就是个翻脸动手的战场,这一掌离桌面五公分的时候,停在了那里,好家伙,左二的一个小弟反应及时,单膝跪地,托住了他的手肘。

  “啧啧啧,捧痰盂的,递手绢的,拍桌子时候托底的,你这是赶上老佛爷出巡了,做派是挺不错,可这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啊,跟莲英李公公倒是有三分相像,这第四个是干嘛使的,上厕所替你掏卵子?噢,不对,你他妈的没卵子,你得蹲下尿呀!”被称作猪刚烈的大汉一边摇头,一边损人,这张嘴简直比刀子都快,比王熙凤都毒,这人确实不可貌相,看似粗豪孔武的汉子实则机智的很,这怕是个借刀杀人之计,彼此奈何不了对方,要借等一个人这把刀除去对方。

  “嘿嘿,有没有卵子,你老婆知道,你不知道也难怪!回家问你老婆去!道上人都说你儿子像我浪子,这却也是实情!”瘦子不以为怒,反而洋洋自得起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难得难得,如此针尖对上麦芒的戏码,我是第一次见,我在心里深深的给他们鼓掌喝彩起来。

  身后咖啡馆的门悄悄打开,走进来一个人,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四目对视,就像是火柴头遇上了火焰,我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心脏就像是打桩机一般跳动,沉重而有力!
  ============================================================================
  祝大家节日快乐,昨天的功课补上了,说句实在的,今天这一章是最近最顺的一章,我自己很满意,不知道大家喜欢不喜欢,看完告诉茶茶噢,么么哒,国庆七天,可能会更新2-3章,看我的时间安排,七天不更,太残忍了,我心肠软^-^ 书友群:186561014 爱聊天的来,话唠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