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已经充耳不闻两位黑道大哥唇枪舌剑的聒噪,整个人崩的像是快要断裂的弓弦,进来的这个人正是今早差点至我和紫依于死地,自号“魔都枪神”的东方酒,他眼眶依旧红肿,眼皮上抹了猪油般薄薄的一层药膏,他的视力似乎受损很严重,他眯缝着眼睛看了我半天,居然没有认出我是他昨晚要杀的人,他踉跄着从我身边走过,自顾自找了张空桌子坐下。

  “古大姐,来杯生啤!”东方酒似乎对等一个人咖啡馆熟门熟路的样子,他坐下叫了杯啤酒,看着窗外抽烟的那女子闻言却转过头来,她似乎就是东方酒嘴里的古大姐,她站起来,步履轻盈的如同一只徜徉的麋鹿,婀娜如风中杨柳,就这几步路竟然把我看痴了,见过有女人味的,可是没见过这般有女人味的,她就像是诗人笔下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子湖,便是投湖自尽也是心甘情愿的很,死后必是嘴角上扬,笑赴黄泉。

  我像只呆头鹅一样戳在店里,她起身时朝我展颜笑了一笑,就这一笑,我骨头都酥了,风情万种,一笑倾城,我的心跳比东方酒进来的时候都要快,这女的真是了不得,这是个红颜祸水,我心里暗想,脸却无缘无故的红起来,我有些手足无措,在她的面前,我就像是穿着儿时的开裆裤一般窘迫与青涩,幸而她走向了东方酒。

  “东方酒,最近玩的挺大的啊?电视、报纸、收音机里全都是你啊!”她在东方酒面前坐下,轻声细语的问他,不仅人美,这声音也好听,千娇百媚,余音绕梁,甜美的像是搁在咖啡牛奶中的方糖,蜜一般的在心里融化。

  “唉……”东方酒低着头一声长叹,很是有些欲哭无泪,他就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他说:“一言难尽,触煞霉头,这回踢到了铁板……这事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呢……”

  触煞霉头,魔都俚语,就是点背,倒了血霉的意思,我趁他们说话这功夫,也找了张桌子静静的坐下,耳朵却像兔子一样竖起来,偷听他们的谈话,那清瘦的老者端起咖啡来抿了一口,又继续看报,他对于周边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兴趣,他甚至看都没有看那东方酒一眼,这个人轰动魔都的新闻可就登在他手中的报纸上……但他就连看一眼的兴趣也欠奉……

  这等一个人咖啡馆处处都透着一股神秘,就连客人也不例外。

  “萌萌,来杯生啤!”这古姓女子轻唤了一声,高高的柜台后面有人应声,“月姐,晓得了!”这应声的也是个女子,一会功夫柜台后面转出来个小丫头,人还没有柜台高,难怪刚刚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她身高大概也就一米六不到,蘑菇头,一刀平的刘海一直盖到眉毛上,这姑娘大概十七八的年纪,瓷娃娃般长的很是可爱,跟这名字倒是相得益彰,萌萌的。

  她穿了件水洗的发白的背带工装裤,上身是件白色短袖,上面图案异常鲜艳,是一个个小草莓,脚上穿了双白色帆布鞋,还带了一副大大的白色圆框眼镜,她的眼睛圆圆,鼻头圆圆,脸蛋圆圆,脸颊上还有几粒小小、浅浅的雀斑,萌萌,这名字谁起的太有才了……

  她端了一大杯酒沫雪白,杯壁上水雾蒙蒙的啤酒,从柜台后面转出来,直奔东方酒的桌子,没几步膝盖就撞上了旁边的凳子,她哎哟哎哟的叫起来,一面揉,一边抱怨,“臭凳子,烂凳子,等会把你劈了当木柴!”我有些无语……这自己撞了上去,不赖自己,还赖上凳子了,不讲理嘛,这是!

  那姓古名月的女子,抿着嘴又好气又好笑,笑的我这心又是一颤,那小丫头揉了会膝盖撅着嘴走过去,没好气的把啤酒咣的扔到东方酒面前,伸出只粉雕玉琢的小手,给钱!东方酒却也不生气,自口袋欻欻抽出两张一百来,眯缝着眼在找萌萌的手,小丫头片子,也不等他,信手夺过。

  “你这人在我们店里坐着,既不吃又不喝,你上咖啡馆干嘛来了!就算我古月姐姐长的漂亮,你也没有白看的道理,不喝东西就出去!”这萌萌居然停在我身边,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我,一开口就下了逐客令,我也头疼,那二百一杯的啤酒,老子是断然喝不起的……我手指在裤袋里捻来捻去,可怜巴巴的几张,唉,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一杯白水多少钱……我在等一个人……”我硬着头皮,声若蚊蝇,那萌萌却哈哈笑起来,声若银铃,她一手叉腰,一只手指着我问古月,“这厮穷的紧!要白水,哎,新鲜哎,古月姐,送不送赠饮?他等一个人噢?”

  “不许胡闹,送!”那古月呵斥了萌萌一句,话音里却是满满的宠溺,她微笑着看萌萌,又歉意的朝我点点头,她说:“您别往心里去,这傻丫头没心没肺的,您等您的人,别搭理她。”我羞的脸皮发紫,正要找个地洞钻一钻,或者开溜,老板娘这番话及时的替我解了围。

  “哼,算你运气好,我们这等一个人咖啡馆,但凡是等一个人都能要杯赠饮,要是等两个人或者更多人,都没有噢!你等等,我给你调去,今日特饮,孟婆汤!”小丫头把鼻子皱起来,朝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的跑了回去……

  孟婆汤,我脑袋都大了,相传黄泉路上,奈何桥头,有个姓孟的老妇人,汲忘川河水煮汤,喝后能忘却滚滚红尘中的前世今生,纵有喜、乐、伤、悲、苦、恨、情、仇,这碗汤一下去,顿成烟云,从此再无牵挂。

  这等一个人咖啡馆的今日赠饮居然就叫孟婆汤,这让我怎么敢喝?朱颜啊,朱颜,你怎么还不来!我简直盼着这母老虎赶紧出现,那边老板娘和东方酒又聊了起来。

  “能从魔都精神卫生中心逃出来,你小子够可以的,本事倒是见长了啊?”古月带着满脸的狐疑问东方酒,东方酒却端起那酒杯,一口气喝了小半杯,他嘴唇上全是雪白的酒沫,喝得太急,酒液顺着脖子和喉结蜿蜒流淌,他也不管,他咕嘟咕嘟猛喝了一气,才把杯子轻轻放下,用手擦去嘴上的白沫。

  “是我自己逃出来的那他妈就好了!”东方酒低声嘟囔了一句,有人帮他我是知道的,但我更关心是谁救的他,这人到底是要干嘛?是要跟渡者六道为难?还是对骨灰盒不利!

  “孟婆汤!穷小子!赶紧尝尝,我也是第一次调!”一杯漆黑如墨的东西摆到了我的面前,这杯鬼东西散发着浓郁、奇怪的味道,有点像……有点像我的脚臭……

  小丫头双手揣在工装裤的兜里,黑眼珠子盯着我一瞬不瞬,她脸上有两个小小的梨涡,但是此时的她一点也不可爱,在我眼里,她简直就是地狱里的女魔头,这玩意是人能调出来的吗?靠!
  ===========================================================================
  国庆第一更,大家看完帮着顺手顶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