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进来的是两个人,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左边一个我认得,正是那早该到达的朱颜,四个轮胎居然跑输我两条腿,也太扯淡了!右边那女子,我却从未谋面,脸生的很。这姑娘看着二十左右的年纪,比朱颜高了一个头,假如只能用一个字来完美概括以及形容她,那只能使用酷这个字了,像钢铁一般坚硬的质地,像冰山一样寒冷的气质,酷的让人自惭形秽不敢靠近。

  这姑娘带了一副遮去半边脸的黑色墨镜,浑身上下都是黑色,上身穿了一件黑色高腰紧身皮衣,打底的是一件白色圆领T桖,上面印着的图案是一个个黑色骷髅头,一条黑色皮裤将下半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宛如第二层皮肤,两条长腿纤细笔直,脚上是双黑色长靴,腰间束了一条宽宽的腰带,上面镶满了银色铆钉。

  由于墨镜的关系,看不到她的眼睛,她皮肤白皙如雪,薄薄的两片嘴唇,两侧嘴角处有俏皮的小凹陷,俊俏秀美的鼻子,下巴颏尖尖,这是个标准的瓜子脸,齐肩的黑色长发,黑亮柔顺,简直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额头有些高,有些宽。用魔都本地人的话来说,额骨头高,这是个有福气的特征,这大脑门子有点像躺在水晶棺里的伟大领袖。

  她将墨镜摘下来,很是好奇的四下打量,似乎是第一次来等一个人,我终于看见那双大大的眼睛,亮如星辰,深邃如古井,澄澈如清泉,我突然就想起狗王曾经身中的那奇毒,销魂蚀骨,这双眼睛就有同样的功效,这双眼睛的出现就如同阳光一般耀眼,再也不会觉得她有一星半点的瑕疵,那大额头也变的美丽起来。

  她清瘦的很,论胸前雄伟的程度是远远不及朱颜,更比不上那老板娘,像是在漫天鹅毛大雪中,一株顶风傲雪,蓬勃怒放的寒梅,有句诗说的好,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美女,居然齐刷刷的就聚齐在了这等一个人咖啡馆。朱颜的俏丽,老板娘的风情,萌萌的娇憨,紫依的清丽,这姑娘的冷艳,实在是不分伯仲,各有千秋。这要是都娶回家做老婆,给个皇帝都不换!不对不对,紫依那是骨灰盒的,朋友妻,不可戏!这萌萌岁数也嫌小了些,下不去手!我在脑海中苦苦挣扎,这想一想,也不犯法对吧!

  “朱颜姐!你可有日子没来了,想死萌萌了呢!” 话音才落,那萌萌已然尖叫着,欢天喜地的从柜台里蹦了出来,她一把挎住了朱颜的左胳膊,左一摇又一摆,小屁股扭来扭去的撒娇,脸在朱颜肩膀上蹭来蹭去,就像是只迎接主人回家的小猫,

  朱颜微笑着用右手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说:“小嘴儿跟抹了蜜一样,谁知道你想没想我!”萌萌撅起嘴,一脸的不高兴,她说:“人家真的有想噢,擦杯子时候想,调酒时候想,泡咖啡的时候也想!真的有想噢!这位姐姐是?”

  萌萌疑惑的看着旁边那座冰山,那姑娘微笑了一下,也不答话,朱颜抢过话头来:“这是我闺蜜,她叫菜菜,白菜的菜,菜刀的菜!”这萌萌也真是不怕生,转而去挎住那菜菜姑娘的右胳膊,嘴里念叨着:“菜菜姐姐好,我叫萌萌!就是很萌很萌的那个萌,咱俩都有草字头,就算是一家的了!”

  三人这番叙谈间,那老板娘居然弃了东方酒走了过去,笑吟吟的打招呼,“怨不得萌萌埋怨你,你也确实是有日子没来了啊,小朱颜!这位菜菜姑娘是吧,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这四个美女就像是多年的故友般迅速打成了一片,这实在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她们在嬉笑叙谈,看着简直就是副图画,猪刚烈和浪子这两伙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一个个表情五迷三道,就差留口水了。

  东方酒听到朱颜的声音,迅速站了起来,他眯缝着看往朱颜的方向,神情复杂,他叹了口气,又重重的跌坐在凳子上,那叫菜菜的姑娘脸上微笑着扫了他一眼,在短短的瞬间,那双美眸瞬间闪过寒光一道,又迅速消失不见,她笑靥依旧,难道是我的错觉?

  清瘦的老先生依旧纹丝不动的在看报,他的眼神很专注,并没有留意眼前的衣香鬟影,美人如画,他看着报纸的中缝,那地方多是登载些讣闻,与征婚广告之类的东西,他却看的津津有味,丝毫不以外界为意。

  朱颜与她们一番寒暄后,指了指我,给他上份牛排,这家伙估计快饿死了,萌萌和古月都很惊讶,一起看着我,都没想到我等的是朱颜,萌萌开口说:“朱颜姐,你认识我徒弟呀?”

  “他什么时候成你徒弟了?你这小丫头,你拿孟婆汤吓唬他来着吧!干的好!”朱颜居然对萌萌的恶作剧大加赞扬,我眼前一黑,一个朱颜已然让我头大如斗,现在又多了萌萌这么个小怪物,而且看来这两人还特别熟。

  “吓是吓来着……没想到他真敢喝!看他有趣,就收他做了半个徒弟!”萌萌得了夸奖,兴高采烈的揭我的短,那座冰山听了这话变的更加冰冷,她从萌萌的手里抽出了胳膊,走向东方酒,路过我的时候,她咬着嘴唇恶狠狠的剜了我一眼,这一眼看的我脊背生寒,如处冰窖之中,我哪里得罪她了?这头一回见面,就这么剑拔弩张……这女的什么来头?

  我求助的看向朱颜,她却不理我,跟萌萌和古月耳语了几句,萌萌跑进了柜台后面的一扇门,看着是个厨房的样子,古月走回去窗边点起了一支烟,朱颜把食指比在嘴唇上,意思叫我别说话,她随即也走去东方酒那张桌子。

  冰山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东方酒,既不说话,也不坐下,她双手横抱在胸前,她骄傲的就像是来自雪国的公主,在俯视着匍匐在她脚下的臣民。朱颜过去拉了拉她的袖子,两个人这才坐下,与东方酒隔桌对望。

  “枪神,您贵人事忙,今天倒是挺闲的,找我这么个清道夫有何贵干?”朱颜这第一句就是狠狠的嘲讽,谁见过眼睛快瞎的枪神么……

  “枪神的事就不提了,我载了个大跟斗,想必你是知道的吧,朱颜?”东方酒脸红的发紫,除了带绿帽子,被喜欢的女人当面羞辱,且无法反驳,这是男人最为挫败的时刻,这就是自作多情与自以为是的代价,东方酒生生的咽了这杯苦酒。

  “你还会栽跟斗?不可能吧,这全魔都,还有人不知道你是最接近A级的杀手么?朋友,你帮帮忙好吧?”朱颜又狠狠的补了一刀,朋友,你帮帮忙好吧,也是魔都的俚语,意思是,哥们你省省吧。

  东方酒的脸开始由紫转了青,他低下头去,手都有点在颤抖,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你追朱颜也就算了,何苦去诋毁老虎,我看着都有点同情这“枪神”了。

  “行了行了,找我什么事,有话说有屁放,姑奶奶忙的很,一会还要去逛街。”朱颜终于不再损他。

  “能托你向渡者六道带个话么?”东方酒抬起了头,他用求肯的语气问朱颜。

  “还用我带什么话,这网路蜘蛛就坐在你面前,你有话自己跟她说!”朱颜说。

  渡者六道的网路蜘蛛,蜘蛛眼密,居然是个这般年轻的漂亮姑娘?朱颜这句话就像是惊雷一般震傻了我,我有些眼冒金星,这个冰山美人就是蜘蛛?这真是白日见了鬼了,脏兮兮的兽巢里飞出了一只凤凰鸟,这叫我如何相信?
  ===========================================================================
  网路蜘蛛登场!!!!功课交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么么哒,茶茶喝点小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