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东方酒听了这句话脸色剧变,他下意识得就想往后急退,却忘了自己是坐着的,这一退差点凳翻人倒,也亏了他眼疾手快,手抓住了桌面,这才没出糗,他的脸变的蜡黄蜡黄,他斜着脑袋,有些不敢面对那个他无法看清的女子,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掉落在桌面上,他显然并没有预料到渡者六道之一居然会亲自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里是等一个人……”他试图提醒对方,这个咖啡馆是个停火地带,以保全他那已然岌岌可危的性命,他很是紧张,扶住咖啡桌的双手用力过度,指节发白,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

  蜘蛛依旧没有说话,她双手抱胸,上身往后仰靠在椅背上,似乎在竭力让自己离东方酒更远一些。她脸上的神情让我难以判断她此刻的心情,不屑?有一点!恼火?有一点!棘手?有一点!厌恶?有一点!但她就是不说话。

  此外,我觉得我的身上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我的听力似乎突飞猛进,独眼阿迪差点取我命的那一枪,就像是一支生化注射剂,那濒死的恐惧,就像是一枚满布着铜锈的钥匙,打开了神秘的身体迷宫,驱赶着我向不可知的茫茫迷雾中深入,我仿若是一只蛋壳中的雏鸟,正在轻啄着蛋壳,蛋壳上已经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裂缝。

  我彼时恐惧的躲藏在黑暗里,居然能听到隔壁邻居小夫妻嘿咻时的密语,张阿婆绵软无力的屙尿声,邻居家开启啤酒那声轻响,此前古月与东方酒的对话,其实声音压的很低,而我却听得清清楚楚,仿若近在咫尺!我现在似乎有些顺风耳的意思,我的耳朵就像是精密的雷达一样能搜索到微弱的声响,再将这声响在脑海中拼凑、还原。

  这不是错觉,因为朱颜和东方酒的对话同样如此,猪刚烈和那浪子两伙人又恢复了大眼瞪小眼的死磕模式,这要么是渡者六道籍籍无名,所以他们听到之后无动于衷,要么就是他们完全听不到朱颜说话。能在等一个人谈判的江湖中人不知道渡者六道显然不合理,所以只能是他们完全听不到朱颜说话。

  福兮祸所倚,此言无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也对!我有些沾沾自喜起来,虽说这擅长听墙根要与领路蛇信那冰龙雪月锥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有如萤火和骄阳之别,但我菜刀好歹也有了一技之长啊!这以后要是出去闯个空门撬个锁做些梁上君子的勾当,实在是方便的很,绝不会被逮住!想到这一节,我又很沮丧,实在是太没出息了,真要是那样,丢的不是我自己的人,连那领路蛇信的人也会丢光。

  我把注意力放到厨房,萌萌啦啦啦啦的哼着小曲,抽油烟机呜呜作响,灶头上滚油煎煮着食物,那是滋滋滋细密的声响,萌萌似乎在转动胡椒瓶,这是卡拉卡拉的声音,突然就听到萌萌喃喃自语:“这是我半个徒弟哎,要不要给他加点好料?”我的小心肝顿时吓得扑通扑通的乱跳,小姑奶奶,你可饶了我吧……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这会,东方酒那边有了动静……

  “我托朱颜带话有三层意思,第一,这绝不是我故意冲着渡者六道去的,这是别人预先挖了坑,下好的套,我虽卷入其中,却是无心之失!”东方酒沉声说道,他态度异常诚恳,事关生死,谁也不敢有半点马虎。

  蜘蛛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朱颜,朱颜开口说:“其二呢?”

  “这其二,你就是要追问那救我的人长相、特征、与去向,我实在是无可奉告,那段时间是一段记忆空白,我是苏醒在建筑工地的沙堆里,我真的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救我……”东方酒这其二说的非常缓慢,这是他生与死最为关键的点,没有利用和拷问价值,可以选择一杀了之,也可以当个屁一放而过。

  蜘蛛依然不说话,却仰面朝天看那缓缓转动的三叶吊扇,她一根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指甲与桌面碰撞发出嗒……嗒……嗒的声响,她敲的不紧不慢,这轻轻的声响就像是丧钟般在东方酒耳边轰鸣,他的脸色益发的蜡黄,汗出如浆,连敲了一十三下,这是属于死神的数字,蜘蛛看了看朱颜,又点了点头,她竟然连跟东方酒说一句话都不屑,朱颜此时就是个传声筒。

  “其三呢?”朱颜问。

  “这第三,我东方酒在道上也混了这么多年,规矩我懂,射出去的子弹是不会自己飞回来的,我虽无心,这错却已铸成,我开的枪,这事我自己扛,与他人以及杀手公会无尤!我不想引发杀手公会与渡者六道的战争,无论这阴谋是谁策划,目的究竟如何,这场战争决不能发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这条命就在这里,是生是死,你划下道来,我莫敢不从!”东方酒猛然就抬起了头,他看着朱颜所坐的方向,手在桌面摸索过去。

  朱颜原本放在桌面的右手先是往回缩了一缩,犹豫了一会,又放了回去,东方酒的手又宽又大,朱颜的手又窄又小,东方酒的手覆在了朱颜的手背上,他轻轻摩挲着,就像是兄长抚摩着妹妹的头顶,朱颜脸上闪过一抹不快,又强行忍住,渐渐消弭无形。

  东方酒就像是喝醉了一般,脸有些微红,对朱颜而言他这举动有些过于亲昵,可是他脸上却看不出半点猥琐与淫亵,他就像是抚摸着家族中代代相传的古玉,那只手就是他所有的信仰与情感的寄托,在那一瞬间,我觉得他是深爱着朱颜的。

  良久东方酒放开了朱颜的手,他一字一顿的说:“朱颜你能来见我这最后一面,我心中很是感激,你是个好女人,我的的确确配不上你,那魔都之虎也确实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我不如他!我过往那些疯人疯语,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能牵着你的手,哪怕只是这片刻,我今生心愿已了,就是死也是值了!”

  “逃我是逃不了的,老子也不想逃,我东方酒好歹是个B级杀手,居然成了别人设局的炮灰,炮灰也就炮灰了,却绝不让他们如愿,我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也要先来给你们渡者六道一个交代,这就是我的交代!”东方酒话音才落,却突然自衣服里拿出一支小小的玻璃瓶,无色透明,细细长长,就仿佛是派发的香水试用装,我的心立时就悬了起来,可别伤着了蜘蛛啊,这厮到底要干嘛?

  萌萌托着一盘香飘万里的牛排,傻傻的站在厨房门口,餐盘上白气氤氲,又渐渐在空气中消失,牛排的甜香四下溢开,她的眼睛里是无数的问号?是啊,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
  ======================================
  补昨天的功课,我错了!!!看完大家顺手帮着顶一顶,么么哒,我继续码字去,晚上可能有可能没有,假如没有,明天也会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