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蜘蛛静静的看着他拿出那玻璃瓶,没有丝毫慌乱的神色,我却已经急的抓耳挠腮,朱颜神情复杂,她并不爱她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喜欢一个人本就是属于他的权利,任你神仙皇帝,也无法阻止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那是无法阻挡的洪流,你可以拒绝,却无法湮灭那深种于内心的渴望。

  一亲芳泽,虽死无怨,这东方酒却也是个雅人,就算是被裹挟进了巨大的阴谋,成为了龙卷风中的一片树叶,依旧要坚守自己的方向,绝不把无辜的人牵连进来,这却又得了一个义字。

  这些放浪不羁、桀骜不驯的江湖人,无论独眼阿迪,还是东方酒,在绝境中所展露出来的勇气与担当,实在是让我动容,我有那么一丝佩服。

  “这等一个人,是个停火地带,不能带家伙,我虽不怕死也不怕疼,却怕麻烦,所以预备了一瓶氰化钾溶液,无论如何,你给句痛快话吧?若要命,这就给你便是!”东方酒对着蜘蛛说,我的一颗心缓缓放下,萌萌走过来,把那盘牛排放到我面前,除此之外居然还有杯红酒,还有一幅白色餐巾包裹着的刀叉,她冲我挤眉弄眼,她说:“加了好料噢!”那边生死攸关,她一点也不以为意,她欢快的扭着小屁股走回了柜台内。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实在是奇香环绕,让人食指大动,雪白的餐盘上五彩斑斓,红的是一片片切开汁液淋漓的番茄,黄的是炸成金黄色松脆的薯格,翠绿的是黄油略微煎过的芦笋,紫的是一片片剥开的甜洋葱,一片手掌大小,厚寸许的牛排摆在盘中,黑色的胡椒碎屑星星点点洒落,深红色的酱汁顺着牛排往下流淌,让我情不自禁的咂嘴舔唇。这萌萌委实是好手艺啊,谁要娶了她,真心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眼前却不是吃牛排喝红酒的时候,我忍住腹中的饥饿,看向朱颜她们那边。

  东方酒此前那番话似乎颇为有效的扭转了朱颜对她的看法,她忧心忡忡的看着那瓶氰化钾溶液,脸色有些阴沉,她转头去看那座冰山,眼神中有些求情的意味,却又不方便开口。她的处境颇为尴尬,渡者六道于她有救命之恩,东方酒虽然讨厌,却是真心喜欢她,眼见他就这么冤死,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忍。这江湖上的规矩她又是懂的,她说什么都不合适,她只好沉默。

  蜘蛛依旧不说话,沉默的就像是海平面下的礁石,任你浪涛万千重,她自岿然不动,她也沉默着,老先生突然放弃了对讣告和征婚广告的执着与专注,他把报纸略略放低,呷了一口咖啡,他看了一眼蜘蛛,嘴角略微上翘了那么一丝,他微笑着叫了声:“小丫头,续杯!”

  “来了!”萌萌欢快的像是兔子般,从柜台里蹦出来,细细的胳膊拎了个硕大的咖啡壶,她一溜烟的跑过去替老先生续完杯,黑色的咖啡注入白色的咖啡杯,白雾袅袅蒸腾,老先生似乎冲东方酒那边努了努嘴,我没看清,因为,我对着牛排下了第一刀,餐刀切割出来的断面就像是大理石一般美丽,白色的脂肪与紫色的肌肉纤维呈现出梦幻般的图案,肉汁在切开表皮那瞬间,如岩浆一样奔涌在餐盘上,红的耀眼,香的醉人。

  萌萌走到朱颜身边,她没心没肺完全不管东方酒那桌凝重如冰霜的气氛,她问朱颜:“二位姐姐喝点什么不?萌萌请客!”

  朱颜有些哭笑不得,她说:“给我来杯威士忌,她来杯胡萝卜汁,不要超市的浓缩果汁,要鲜榨,不要兑水,不要加糖,滤掉胡萝卜渣,把原浆上来就行。”

  “哇哦,这么健康?难怪姐姐皮肤这么好的说!萌萌晓得了!”小丫头不失时机的拍了蜘蛛一记马屁,其实我没资格说她没心没肺,因为我更没心没肺,我已经管不了那小姑奶奶在牛排里下了什么好料了,我忙得连舌头往哪里放都已经不知道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牛排,恰到好处的火候,奇妙的酱汁,肥而不腻,弹牙醇美,可与狗王那炖狗肉不分伯仲,我下刀如飞,狼吞虎咽。

  我用惊人的速度消灭牛排的过程中,蜘蛛从身上掏出了纸笔,纸是普普通通的便签纸,这笔却漂亮的像是艺术品,反着亮光的黑色笔身,笔帽处有个白色的六角星星,如匕首般锐利的笔尖以及笔身连接处的圆环,还有其他配件都是亮晃晃的金色,蜘蛛写字时的将笔握的很紧,笔尖略微的弯曲划过纸面,发出刷刷刷的声响,她竟然还是不愿意说话。

  她奋笔疾书的时候,体态优雅如芭蕾舞演员,气度高洁,脸色冷漠,偶尔将额前滑落的长发轻轻拨回自己的耳后,我完全看不见她在写什么,可是东方酒也同样看不见啊?这是炫耀书法?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老板娘古月超然物外,依旧抽烟看窗外,似乎毫不关心这边发生的碰撞,只是面前的红酒杯已然空了,她那左手却依然推动空杯在桌面做着循环的圆环状运动……她似乎有些紧张?

  我眼珠滴溜溜的乱转,在众人身上一一掠过,就连猪刚烈与浪子那边也不例外,他们针尖对麦芒的依旧在互损,他们甚至拿出了一张魔都地图,在一个一个弄堂,一条一条街道的划分地盘。既然奈何不对了对方,那就必须妥协,再积攒力量给对手以致命的打击,很快,这两人又能称兄道弟,把酒言欢吧……

  萌萌的果汁与威士忌放到桌上的时候,她很明显装作无意的扫了一眼蜘蛛的便签,又笑嘻嘻的走开,替老板娘续上红酒,我那杯配牛排的红酒已经被我一口喝磬,我用餐刀轻轻的敲敲红酒杯,萌萌没好气的走过来,她替我倒酒的时候埋怨说:“这好酒不能这么牛饮,傻徒弟,要慢慢品,知道瓦!”

  蜘蛛写完后,将便签纸推给朱颜,她冲着朱颜微笑,朱颜一把将那纸片抢到手里,急不可耐的读了起来,她紧张的手都有些颤抖,就连我锯开烟鬼颅骨下了一场肉雨的时候,她也没有这样过,这张纸上到底写的什么?

  朱颜看完,转向东方酒,她清了清嗓子,轻轻的读了起来,我网路蜘蛛,今天来,也是有三层意思,第一,我是代表领路蛇信而来,也同时代表了渡者六道,羯蚁失踪,穿山被袭,这两件事,蛇信很不痛快,渡者六道自问与道上诸位无仇无怨,若是他日得知魔都道上有人在对付,或者勾连、协助他人暗算我们,六道指天发誓不惜铲平魔都整个黑暗世界,踏遍全球,也要杀他满门,鸡犬不留!


  这句话听到的人除了东方酒与蜘蛛与我,至少还有两个人同时听到,老板娘的手突然颤了一颤,红酒已经溢出杯口,顺着杯壁滴在她手掌上,殷红如血。老先生神态如常,却深呼吸了一下。

  东方酒如泥塑木雕,眉头紧锁,他面无人色,想必在哀叹何以会霉头触到这个地步,被捆绑进如此一个血肉战场,而关于他命运的宣判却还未有结果。

  朱颜也在深呼吸,过了会她继续念了下去,第二,渡者六道本属江湖,与魔都道上诸君份属同源,亦懂礼尚往来的道理,这次的事,真相不明,暂且搁置,不会有报复,也不会有战争,若有道上人提供有效线索,渡者六道感激至深,算我们欠了个人情。

  老板娘深深的抽了口烟,老先生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我则如释重负,这要因为紫依和我,突然就打了个天翻地覆,杀了个人头滚滚,我如何自处?魔都若是打成了一锅粥被掀上天,覆巢之下,那紫依又岂能完卵?

  朱颜继续读,这第三,是我蜘蛛的意思,你打了穿山两枪,穿山也无伤无痛,只是救你那人四十二个盲区毁我七百一十二只眼睛,这跟打我脸没有区别,若是这么轻轻放过了你,我蜘蛛在道上也就混不下去了,我也不要你的命,你回那魔都精神卫生中心去自首,在里头呆三年,这个梁子就算揭过去了。

  朱颜脸色欣慰,东方酒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蜘蛛面冷心热,想来是为了朱颜的左右为难,竟然轻轻的就将这东方酒放过了,对此我倒是赞同的,杀一个不明就里的人立威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那幕后的主使,又在哪里?
  ===========================================================================
  今天的略长一些,三千字,明天不更新,周一恢复每周五更,大家看完帮着顶一顶,么么哒 书友群:186561014 爱聊天的话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