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渡者八律第三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失去理智,愤怒是极端且有害的情绪,对于消灭你的对手没有丝毫帮助,反而会让你露出巨大的破绽。

  领路蛇信以及蜘蛛对于事态的一系列反应,完美诠释了这第三条,蛇信这是个一箭三雕的应对策略!第一调查阴谋主使需要时间,盲目的反击只会带来更巨大的损失,如此震慑一下魔都潜伏于暗处蠢蠢欲动的敌人,赢得应对的空间与调查的时间。第二,以退为进,进而占据了主动的位置,我在明,敌在暗,借东方酒的手把整个魔都黑暗世界捆上了渡者六道的战车,不想共同毁灭的话,那只有协力找出那黑手来。第三,示人以好,轻轻放过东方酒,释放出足够的善意,或许能够带来大量的线索,要知道渡者六道的人情,非比寻常,它可能是亿万的资财,也可能是保住性命的一次契机,也可能是拔去让你坐卧不安的眼中钉、肉中刺。

  东方酒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把那氰化钾溶液放回衣袋里的时候,手一直在抖,近在咫尺的衣袋就像是有了生命般跟他捉起了迷藏,一直放不进去,他努力了好一会,才贴身放好那能瞬间致人死命的毒药。

  他朝蜘蛛抱拳一礼,他说:“不杀之恩,永铭五内,他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到这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或许是自觉六道能用得着他的地方也不多,这话说了也只是一句漂亮话,他长叹了一声,半瞎的他扶着桌椅一路踽踽独行,他是落寞而沮丧的,这曾经意气风发的魔都枪神已然荒凉如戈壁滩上的一株仙人掌。

  保住了性命,却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丢掉了自信,他甚至没有再去张望朱颜一眼,他摸索着,走出了咖啡馆大门,他径直去了魔都精神卫生中心,整整呆了三年,他其实是幸运的,来自黑暗世界的风从未刮进他在疯人院独居的那个窗口,此后三年间,黑暗世界迎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风起云涌,无数人死去,又有无数人踩着鲜血和尸骨登上高位。

  无论如何,七彩紫依这事告一段落,再也不用担心东方酒在暗处突然砰的一枪打爆我的头,我的心情还是很灿烂的,老先生站了起来,在咖啡杯底下压了一百块,拿起手杖,起身离开,他微笑着冲老板娘点头致意,风度翩翩,优雅得体。这老头肯定是个大学教授,我暗自猜测。老板娘冲他微笑送别后,却端起酒杯去了朱颜那桌,紧挨着朱颜坐下。

  “那呆头鹅是哪拣来的?小朱颜。”古月笑嘻嘻的问朱颜,这呆头鹅,不问可知指的是我,也懒得计较,我用手指拈起一片炸的金灿灿的薯格大嚼起来,这刀叉我实在用不惯,还是拿手自在些。

  “最近太忙,招了个助理,呆是呆了些,比没有强啊……”朱颜又补了我一刀,我翻了个白眼,她们两个交头接耳,那蜘蛛并不插话,盯着手里那杯胡萝卜汁出神,却也不见她喝上一口。

  “最近道上不知道怎么了,先是帝都来的烟鬼,七彩又折了,东方酒去杀七彩却撞上了断路穿山,这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我这左眼皮一直在乱跳啊……最近还有件古怪事,你听说了么?”古月有些忧心忡忡,眉毛紧蹙,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什么事?”朱颜的八卦气质再度展露无遗,她扯住古月的胳膊,兴致勃勃,催她快说。

  “最近死了很多人,光是条子目前找到的尸体已经有五具之多,这些死者跟你有同样的特点啊,小朱颜!”古月炯炯有神的看着朱颜,她轻轻晃动手中的红酒杯,朱颜更是好奇了,她说:“什么特点?”

  “死的全都是女人,全都是漂亮姑娘,年纪从十六到三十不等,全都喜欢红色,死的时候都穿红衣……”古月缓缓说道。

  “还有这事?这不太可能是停跳的订单,烟鬼杀人不会选择特定目标,赶上谁就是谁,难道,难道魔都出了连环变态杀手?死者生前可曾遭到侵犯?”朱颜神情开始凝重起来。

  “唉,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被你猜中了,这杀人的既不是道上的人,也不是失控的烟鬼,条子虽然严密的封锁这个消息,但是已经开始像大海捞针一样的犁地了,未来的很长时间,这孙子要是不落网,大家的日子都会很难熬……这也不知道打哪刮过来的妖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板娘愁眉不展。

  “还有更详细的消息么?”朱颜紧追不放,我的耳朵竖的跟兔子一样,连环杀手我是知道一些的,最臭名昭彰当属美国的艾德?盖恩,他枪杀肢解受害者,并将死者制作成工艺品,人皮灯罩、人头骨汤碗、剥下来脸与头发制作成人皮面具,人皮皮带等等,据说他的受害者多达二十个,此外以杀人数量取胜的当属绿河杀手加里?里奇韦,他强奸并勒死了四十八个女性受害者,大名鼎鼎的开膛手杰克,跟他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没想到居然在魔都出现了这样的变态,我确实非常好奇。

  “这个杀手可能是尾随作案,作案地点多是没有路灯,没有监控,行人罕至的小巷,他可能是随机选择目标,但共同特点是年轻女性,漂亮,穿红衣。第一个受害者是送到医院急救未能成功后脑死亡,此后都是命毙当场。致命的是来自身后的锤击,可能是一只五磅重不锈钢八角锤,一锤就导致被害人失去意识进入昏迷,继而在受害人昏迷的过程中实施强奸,强奸完成后,继续击打受害人脑部,直至死亡,女性受害者的内裤都塞在嘴巴里。这个家伙现在被人称做榔头!”古月叙述如上惨状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朱颜和蜘蛛同样如此,三个人只是冷静的互相交换眼神,既没有同情,也没有愤怒。

  “只有五个受害人?”朱颜问古月,古月摇了摇头,她说:“杀手公会至少掩盖和毁灭了其余七具尸体,不排除还有未发现的尸体,警方和道上都在拼命的找他,道上是为了找到他交给条子,平息这事,条子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不破案,媒体要是捅出来,立马就是乌纱帽不保……”

  十二个受害者,这榔头居然已经杀了十二个人,我骇然,要说这魔都能找出这榔头来的,除了眼密的蜘蛛,还能有谁?

  蜘蛛双手并用对着朱颜比划了几个手势,朱颜转头看向老板娘,她说:“蜘蛛也找不到他,人脸自动识别、捕捉、跟踪,需要参数,一张照片没有的情况下,几乎就像是在沙漠中寻找一粒特定的砂子。”

  等等,蜘蛛居然是个哑巴?这老天爷也太操蛋了吧……这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会是个哑巴?我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情绪,我不知道该叫怜惜还是遗憾……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一顶,谢谢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