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和朱颜道过别,她摇曳生姿的走去停车场取车,我无助的看着朱颜远去的美丽背影,我手心里都是汗,我有些六神无主,我像是只刚刚被主人送给了别人的宠物狗,不安、忐忑、紧张、迷茫,我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朱颜回转身把我带走!

  “好看么?看到眼睛里去了,拔不出来可怎么办呀?”冰山在摩托上坐着,左拳头撑在左脸上,斜着头看我,目光凶狠,脸色颇是不善,她就像是刺猬,抖开了满身的尖刺,就等着扎人。

  “不好看……今儿天不错哈……”我嗫嚅着回答,同时抬头看天,天气真是不错,碧空如洗,朵朵白云。

  “滚上车!”她轻斥道,我带上头盔,跳上哈雷,完了,手脚不知道往哪放,“抱住我的腰!”又是新一轮的命令下达,我只能双手环抱住那盈盈一握的水蛇腰,当然,我还是很识相的,仅仅是虚抱,胳膊内侧以及手掌没敢接触她的身体。“抱紧点!一会摔死你!”第三道命令下达,她明显有些不耐烦了,我只好抱紧她,这是我第一次抱女人,抱的居然是个女汉子……

  黑皮衣摸上去一阵凉意,她腰肢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腹部结实平坦,弹力十足,伏在她背上,呼吸间暗香浮动,不绝如缕,我正自沉醉的时候,冰山又冷冷的说了一句:“手要敢往上挪一挪,就砍了你这对咸猪手,你那东西要敢直起来,就送你进宫当太监!”我赶紧把屁股尽量往后挪了一挪。

  机车如猛兽般轰鸣起来,银色排气管轻轻颤动,就像是离弦之箭般猛窜出去,我吓得紧紧抱住了蜘蛛,前面的头盔中传来吃吃的轻笑,这女人车开的极好,这黑色哈雷就像是一尾灵动的黑鱼穿行在车海之间,急速的超越视野中的每一辆车,将他们远远的甩到我们身后,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我真想放声高歌,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我们沿着内环高架风驰电掣,径直上了南浦大桥,这要去的地方居然是浦东,宽阔的江面上汽笛呜呜长鸣,货轮,游船,摆渡的客轮,徜徉于被阳光染成金色的江面,生机勃勃,让我目不暇接。

  下桥又沿着龙东大道一路往东,我的心里有点打鼓,这开出来这么远,一会回去可怎么办,几十公里路,腿都得跑断,开口叫她送我回去,是断然没那胆量的……正自思量间,机车开始慢慢减速,远处是一座巨大的两层建筑,有些像是浮空的飞艇,顶部是圆弧的穹顶,开有一排排透光的方窗。一楼正中敞开的部位,顶部挂有五个个塑钢制作的大红字,张江高科站,这蜘蛛居然一路开到了张江。

  对魔都不熟悉的人们可能不知道,这是个高新科技的园区,园内汇聚的企业多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软件及文化创意和新能源、新材料的巨头,跨国企业也有很多,甚至不乏有八六三信息安全基地这样极度重要的国家项目。问题是,我们来这里干嘛?

  机车的速度渐渐的慢下来,我们沿着宽阔、整洁、青黑的柏油路徐徐行驶,头上是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在碧波路695号,蜘蛛停下了机车,黄色的机动车栏杆阻住了去路,蜘蛛掏了张卡,刷了一下,滴一声,那栏杆缓缓抬起,显然是经常来这个地方。

  眼睛所见之处绿草如茵,高大的乔木分立道路两旁,一幢幢线条简洁的银白色的大楼,就像是后现代的艺术品,它们前卫、简约,夸张,就如同是科幻电影中的未来,如同冰块那般坚硬。

  “这是哪啊?”我好奇的问蜘蛛,她冷冷的说:“盘丝洞!”简直不可理喻,这女人从等一个人初见面的那一刻起就像是吃了火药,我招你惹你了,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是你死气白咧把我硬拉来的好么!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摩托车终于停下,我跳下车,蜘蛛摘下头盔,帅气的甩了甩头,长发飞扬。她对我说:“让你见识一下,超级计算机!”

  沿着明亮如镜的大理石长廊,走进需要刷卡的电梯,叮的一声,电梯停在第三层,蜘蛛又刷了一下卡,电梯门徐徐打开,眼前一片黑暗,蜘蛛拍了拍手,眼前就有了光,一盏盏灯首尾相衔,如数十条长龙般将整个房间照亮。

  这是一个如同朱颜特尸科一般巨大的空间,我目测了一下,怕是有四五百个平方,引入眼帘的一排排黑色机箱,二米多的高度,厚度也有一米五左右,机箱中部闪烁着梦幻般的橙黄色的灯光,它们就如同是等待检阅的士兵,默默的站在那里,一个挨着一个,整整齐齐,壁垒森严,一股肃杀的味道扑面而来,这些玩意就是超级计算机?

  “这整层都是我租下来的,计算机的机房要求很高,不仅要防震、防雷、防火、防尘、防电磁干扰、既不能在顶层,也不能在地下室,乌贼的曹公馆地上面积不够,地下又不行,所以只能租在这里,此外还要防潮,恒温、恒湿、抗静电。吊顶、隔断墙、门窗、墙壁、地面使用的装饰材料都有特殊要求。最后就是这里有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供电系统。”蜘蛛淡淡的不着痕迹的介绍了下为什么要租在这里的原因。

  我原本确实想问,为何不设在曹公馆地下,那里有巨大的地下空间,这下迎刃而解,我默默的跟在蜘蛛身后,穿行在机箱组成的长巷中,冰山的语言障碍在我面前神奇的消失不见,可是朱颜的短信写的清清楚楚,她不能跟陌生人说话,难道在她的心里,我竟然是个熟人?

  “这台超级计算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么?”她突然站定,转身问我,我好死不死正在想她那语言障碍,一个不查直接往她身上撞了过去,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抵住我的胸膛,原本夹在腋下的档案袋啪的掉落在地面。

  这情形,电影里常见,花花大少调戏良家少女……

  “你要死啊……调戏咖啡馆的小姑娘也就算了……你要干嘛!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但是……我可以叫穿山把你打成肉酱……” 她迅速抽回顶住我胸膛的双手,双手交叉挡在胸前,如同是受了惊的小鹿,她瑟缩着将头扭向一边,用余光窥探我的下一步动作。

  “误会!误会!我啥也不想干!我刚刚在想你那语言障碍呢!”我一个头三个大,我大叫起来,蹬蹬瞪往后连退了五步,调戏你,莫说吃了雄心豹子胆,就是吃了龙胆我也不敢啊……

  “真的?不骗人?”她转过头,她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凝望着我,脸上浮起两朵红云,长而翘的眼睫毛微微颤动,她细碎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下嘴唇,俏皮的像是邻家的小妹妹。

  我果断而坚决的点了点头,我说:“真的,不骗人!”

  “好吧,那就信你一回,你猜猜这计算机叫什么名字!”她促狭的笑起来,那笑容就像是一束洒落在心间的阳光般温暖,我似乎在云彩间穿行,遗忘了所有的烦恼,眼中只有那张绝美的笑颜。
  ===========================================================================
  功课来了,总算是码出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我喝点小酒碎觉!书友群:186561014 话唠来,潜水的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