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永远不要迷恋或者依赖武器,渡者自己就是最好的武器……依赖武器的渡者,在没有武器的状态下也不过是失去了利爪与尖牙的病虎。”

  呆若木鸡的我站在那里,听凭脖子上的鲜血流淌,他却又出现在我眼前,坐在桌子旁边,大口吃肉,似乎从未移动过,跟着拿起我的那瓶酒喝了起来。我看着他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他却笑了笑扔过卫生纸,示意我擦一擦。

  擦拭掉脖子上的血,我从震惊状态中醒来,原来杀我对他来说是易如反掌。亭子间里安静的只有丝瓜的咀嚼声,昏暗的白枳灯随着电线在轻轻摆动,我的脸色铁青。

  “电影里有很多很多的杀手,大多都很酷,黑色皮衣,黑色墨镜,藏在一公里外的天台上,架设好狙击步枪,一枪夺命,从容拆卸好枪械,放进专用的黑箱子,从容离去,扣一扣扳机,带走一条人命。然后爱上一个平凡的女孩,萌生退意,却永远在最后一次失手。”丝瓜有些忍俊不禁。

  “我电影看的不多……”这是实情,我乡下老家既没有网络也没有影院更没有DVD。

  “你看我像杀手么?”丝瓜问,我摇头,他带着面具的时候,给人安全、可靠、平凡的感觉。从这样的人手里买房子或者租房子,想必是一件很安心的事情。

  “沙漠中有一种蛇,叫作响尾蛇,剧毒,可是被这种蛇咬伤的人并不多。为什么呢?因为这种蛇有它自己的风格,它尾部快速震动会发出声响。这种声响会吓走它的敌人和入侵者。”他在自问自答,我不解其意。

  “藏起你的毒牙,不要摇动尾巴,做那人海里的一滴水。这是渡者八律第一条。”地产经纪人神情肃穆。

  “渡者八律?”这又是什么鬼东西,我暗自思量。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这是用无数个杀人者生命堆砌出来的生存指南,想要活得长久一些,就要恪守这些戒条。

  悠长的汽笛从江边传来,最后一班轮渡了吧?已是深夜,酒已干、肉已尽,桌上一片狼藉,丝瓜告辞而去。

  他走后我枯坐了良久,他这次来讲述的那些渡者三规、六道、八律就象烙印在了我脑子里,有进无退,唯死而已。

  耐着性子等了几天,老曹头的电话终于来了,所谓的训练终于如期而至,老曹头在电话那头语速很快,他告诉我,杀人者胆气第一,故此这训练第一课就是练胆。我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兴奋,和刻意压制的阴笑,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噩梦可能再度拉开序幕……

  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西宝兴路633号,联系人朱颜,还有一个电话号码,说是到了,直接打这个号码,自然会有人接洽。这是什么地方,我一无所知。电话里同时要求不准使用任何交通工具,必须跑步前往。我拿出地图一看,地图上直线距离至少十公里,每天来回跑步十公里,等于一天一个半马,这死老鬼葫芦里又不知道卖的什么毒药。

  第二天天气很好,趁着早晨太阳还未显出狰狞,我踏着晨曦的露水出发,跑步前往西宝兴路633号。出乎意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疲累,腿登在地面,只是微微用力,身体就象箭一样的窜出去,肺部呼吸绵长有力,不像从前奔跑个几百米,我就喘成了满是窟窿的风箱。

  我穿行在人流和车流中,象是在撒欢的金毛猎犬。我故意跑到逆向的非机动车道上,在即将撞上他们的千钧一刻,再迅速避开,助动车、自行车的急刹总是先响起,紧接而来的就是你脑子有病吧、神经病等等斥骂,最后我哈哈笑着跑回人行道,降低速度以免超过自行车道上的助动车,怕引起围观。渡者八律第一条-收起你的毒牙,不要摇动尾巴,做那人海里的一滴水。

  只花了三十五分钟,我已经到了老曹头提供的地址,只是额头上略微有些汗水,很是意犹未尽,没能耍开的感觉。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停下脚步,眼前三栋八层的宏伟建筑呈几字排列,铸铁栏杆将三栋楼和人行道区隔开来,栅栏里高大挺拔的乔木郁郁葱葱,树冠遮天蔽日,倒是个幽静的所在。

  入口是一条窄窄的柏油马路,两车道,青黑的路面,白色的地面标志,没有一片落叶,异常干净。我径直往里走,岗亭里窜出了一个中年男子,却是个保安,他伸手将我拦下。

  “先生,追悼会十点才开始,现在不能进。”

  “什么?什么?”我特别的疑惑。

  “追悼会要十点才开始,现在不能进,工作人员正在做准备。”保安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我第二遍才听清追悼会三个字,顿时眼前冒出点点金星。

  “这里是?”我狐疑的问保安。

  “宝庆殡仪馆啊!过会再来吧。”保安先生有些不耐烦,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这环境清幽,建筑宏伟的地方竟然是个殡仪馆,我转头这才注意到,马路对面一排全都是丧葬用品商店,店门口摆的都是些纸烛、花圈、金银元宝、更夸张的还摆了些纸扎的金童玉女、汽车、电视、冰箱。店铺玻璃门上贴的字都是寿衣、灵堂布置、骨灰盒特卖。

  我足足愣了五分钟,呆在原地,老曹头啊老曹头,你果然又摆我一道,我暗自咬牙切齿,又想起那个联系人朱颜,拨通电话。电话里是个女人,听声音干脆利落,年纪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

  “您好,哪位?”

  “老曹头让我来找你的,我在633号门口。”

  “噢噢,你已经到了啊,这样,我还没有到,你在附近稍微等我一会,我半小时内就到。”我之前还怕对方贵人事忙,现在看来倒是多虑了,老曹头还是很罩得住。

  蹲在人行道的树荫下,我眉头紧皱,心里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实在是忐忑的很,这所谓练胆到底是什么名堂,我暗自祈祷这殡仪馆仅仅只是个碰头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