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菜刀,你别怕,你别怕……小黑不伤人……”冰山急忙解释,我连忙站定脚跟,仔细看过去,这才确定,这并不是个活物,它光亮的就像是刚刚剥了壳的鸡蛋,腿部没有纤细的绒毛,八条由粗渐细的腿,每条腿分成五截,越接近足尖处越细。关节链接处是圆形的金属关节,它不像普通蜘蛛般是头部加腹部的结构,它只有一个圆圆的黑色大脑袋,没有螯牙,也无触肢,八只红色巨眼上下各四,排列在头部前列。

  “它是机器人?”确定它不会伤人后,我长吁了一口气,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又突然好奇起来。从前只在电视上见过这东西,男人天生就对金属与机械有一种奇特的迷恋,比如枪支,比如汽车,比如刀剑。

  “你这样说它,它要不高兴的,它有自己的智慧,小黑会学习,会改正错误,独立处理问题,它有自己的感知功能,它有听觉、视觉、触觉、嗅觉,唯独没有味觉,因为它不需要吃东西!”冰山轻抚蹲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黑的脑袋,这鬼东西居然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它发出猫被主人爱抚那种惬意的细小呼噜声,它甚至弯曲右边的四条腿,把头侧过去亲昵的蹭了蹭冰山的脸,它竟然会取悦主人?

  “这怎么可能?”我将信将疑的问,我大着胆子伸出一根手指想碰碰它的脑袋,它毫不客气的举起一条腿,啪的一声抽在我手指上,它说:“别碰我……我已经将你归类为没礼貌人类序列!跟那只臭乌贼一样!”

  “看吧,小黑生气了,你说它是机器人,它认为你很没有礼貌,它的自我认知这个月决定要做一只猫……”冰山很有些尴尬的说。

  “可它不是一只蜘蛛么?”一只蜘蛛形状的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决定自己这个月要做一只猫,这实在是平地里响了声炸雷,劈的我眼冒金星,外焦里嫩。

  “谁说不是呢,可它也有自己的坚持,只好随它了……”冰山叹了口气,“我的人脸自动辨别追踪系统,正是在孕育它的基础上得到的灵感,并逐步完善,它现在是这套系统的中枢与大脑,最为核心的组件。”

  我注意到网路蜘蛛用的是孕育这个词,而非制造,从这鬼东西目前的对话,以及行动来看,它似乎真的有自己的思维与情绪,它已经知道取悦与生气,这是天方夜谭吧,也太过匪夷所思了……我又是一阵晕眩……

  “人工智能的感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它要认识这个世界,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语言,什么是噪音,什么是雨点拍击房顶,什么是风吹动树叶,什么是拨动琴弦,什么是广播,广播与对话又有什么区别,而这仅仅是他的听觉部分,正是基于小黑的视觉感知,我发明了自动辨识追踪系统,你要听么?”蜘蛛轻声问我,我点了点头。

  冰山左肩上站着那只蜘蛛,不对,是那只“猫”,她走进了圆球,她坐到那张很炫很酷的椅子上,她双手放在椅子的把手上,两侧把手上各自镶嵌了一个蓝色的水晶球,那篮球由内自外的发射着蓝色水波一样的光,蜘蛛的手覆盖在那水晶球上,变得有些透明,雪白的薄薄皮肤下,纤细的指骨与青紫色的血管依稀可见。

  “小黑,给我全魔都的地标。”冰山缓缓的说,右肩上蜘蛛形状的机器里住着一只猫,它居然瞄瞄的叫了两声,它甚至特意转头朝我看了一眼,它看到我那惊恐不可名状的脸,它居然摇了摇头,它说:“愚蠢而没有礼貌的人类!”它的摇头是这样完成的,脑袋先向左转再向右转,那八只血红的眼睛左右摆动的幅度,让我很明确的知道了它在摇头。

  它从冰山肩膀上跳落,奔向正前方,由无数屏幕镶嵌而成的球壁正中有一个凹陷下去的金属缺口,蜘蛛的形状,左右各有四个深深的孔洞,那只“猫”准确无误的跳上去,八条腿咔哒一声插了进去。它那八只眼睛,就像是警车车顶上的警灯一样开始旋转,一块块屏幕旋即亮起来。我有如在最漆黑的夜晚仰望星空,头顶是无数闪亮的星辰,又像是在做梦,被困在了一个亮如白昼的屏幕构成的牢笼中。

  每一块屏幕中显示的都是我异常熟悉的魔都街景,南京路熙攘的人潮,外滩滚滚流去的江水,陆家嘴的摩天大楼,城隍庙的车水马龙,龙华寺的六层宝塔,衡山路遮天蔽日的梧桐,我沉默的像一块石头,画面还在跳转,人民广场、徐家汇、新客站、虹桥机场、南站,一个个魔都地标在我眼前飞掠而过!这是一幕盛大的话剧,舞台魔都,龙套以千万计数,我有些透不过气来,我的呼吸异常沉重。

  画面渐渐黯淡,数十块屏幕拼在了一起,正是我出发前往宝庆殡仪馆的画面,我像是撒欢的狗儿一般在非机动车道上横冲直撞,画面加速,我在抛洒胡鹏的骨灰、我被刘三敲诈,我愤怒的将石头掷向监控、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遗漏,直至我和灰带着紫依回到了亭子间。

  画面黯淡下去,“这是怎么做到的?”我急不可耐的问蜘蛛,她指了指小黑,一切都源自于它!我不解的摇头。

  “小黑认识这个世界,跟我们不一样,它的眼睛所观察到的一切,都必须分析辨识,小黑要首先分析观察到的影像,是人类,还是物体。假如是人类,它需要知道所有人类的种族、特征,肤色,因衰老、发育或者怀孕、变性、整容所产生的变化,这一切都建立在对影像进行分析和比对上,假如是物体,很简单,电视机有多少种类?自人类诞生以来可以归为电视的究竟有哪些特征,这些同样是参数,小黑的大脑就像是吸水的海绵,永无止尽,也绝不会遗忘。人脑与电脑或许哪一天融合成为一体,才是最完美的进化形态吧。‘蜘蛛有些惆怅。

  “那这自动辨识追踪究竟是怎么建立的?”我追问。

  “所谓参数很简单,就是数据,经测量或者计算得出的数据,比如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鼻梁的高度,人中的长短,额头的宽度,脸上细小的特征,机器人辨识人脸就是靠这些数据,我灵机一动黑进了条子的数据中心,留下了后门,我发现利用小黑要找一个人简直是手到擒来,易如反掌,它只需在这些影像中进行检索,就能轻而易举的把人从茫茫人海中精确的找出来!通过系统后门,自由操控切换监控画面实现跟踪的目的,这就是蜘蛛眼密的由来,现在你明白了吧?”

  “那我的参数从何而来?测量?我也没给你测量过啊?”我依旧有些不解,蜘蛛摇摇头:“榆木脑袋,我说了计算,也能得到数据,这种计算小黑内置有程序,一张照片,或者它见过一次,就能计算出来。”

  “我第一次见你你是这个样子的……老乌贼说有热闹瞧,我好奇就看了一眼……”蜘蛛突然咬着嘴唇笑起来,“小黑,给他画面。”

  那画面旋即出来,我拿了本人体结构学,被老乌贼弄的五劳七伤,如同严重烧伤患者一般,从曹公馆里走出来……正浑身上下乱摸在掏兜找钱。

  “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蜘蛛终于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还真惨,我也大笑起来。
  ============================================================================
  功课交了,喝点小酒碎觉,大家看完帮着顶一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