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小黑的红眼依旧旋转个不停,这让气氛愈发烦躁,蜘蛛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原本捂着嘴的右手,改为撑在额头上,她闭上眼睛,用大拇指轻压自己的太阳穴,榔头这出乎预料的状况,似乎也让她很是困扰。

  “三家开户银行,农业、交通、招商,两张信用卡,一张借记卡,存款总额为七百四十二块,这厮穷的紧,你们人类好像有个词语是称呼这类人的,散财童子,这榔头就是个散财童子。他银行账户每个月有一笔两千块的固定汇入,这是摄影工作室的报酬,此外偶尔不定期有三至五百元的存入,这是婚礼跟妆的收入,每满五千块,就转汇入他母亲杨双艳的账户,此外有两笔最大的汇出,一次是红十字会希望工程基金,一次是虹口区福利院,金额分别为三千和五千。”小黑插了一句。

  “他母亲存款与股票,以及不动产情况如何?”蜘蛛问了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榔头跟他母亲姓杨,父亲资料不详,这杨双艳,也算是个富婆了,银行存款、理财产品、国债、股票,加一加,二百四十三万七千六百块,除万航渡路居住的这套两室户之外,浦东还有两套相连的在一起的房子,总价也超过百万,这卖皮肉的生意来钱很快啊!”小黑说,这人工智能的鬼东西,居然还会开玩笑……

  “闭嘴,嘴怎么那么贫啊,小心拆散了你,卖废铁啊!”冰山突然就怒气冲冲,小黑吓的连红眼都黯淡下去,它一句话都不敢啰嗦,就像是突然暴毙了一般,它此刻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只抓破了沙发,啃坏了门框,打翻了垃圾桶的贱猫,主人回家了以后,大发雷霆,它则躲在沙发底下装死。

  “继续广播那边的录音。”蜘蛛说。

  下来!下来!别都挂在杨叔叔身上,这是王院长的声音,似乎孩子们一拥而上,都跳到了榔头的身上,榔头说:“没关系,没关系,大家别抢,都有!都有!”然后就是悉悉索索的掏口袋的声音,似乎在派发水果和零食。

  哎,不能直接吃,要洗的,孩子们,先去洗了再吃,你们这帮淘气鬼也太着急了,王院长的声音又响起来,没关系的,可以直接吃,我摘的时候,就洗了好几遍,又是榔头的声音。

  “小杨叔叔,你扮个大马让我骑好么,我看电视里的爸爸、爷爷,都会扮大马呢,我一次也没有骑过……”一个怯生生的男童声音响起。

  “胡闹,这地上脏,会弄脏杨叔叔的衣服的,小杨,小杨,你赶紧起来,地上脏啊。”王院长焦急的说,伴随着小男孩兴奋的驾、驾、驾,榔头呵呵笑着说:“没关系的,回去洗洗,不就干净了。”

  我此时的心情五味杂陈,我有些恍惚,我分不清他到底是恶魔,还是天使,日记里的他狰狞、恐怖、冷血的让我作呕,可是眼前的他却温暖、体贴、耐心、善良、孝顺,他细心到连水果都提前洗好,他捐资助学,不惜时间、精力、金钱的做福利院的义工,他赚的钱多交给他痛恨的母亲,银行存款不过七百四十二块。

  到底哪一个才是榔头的真面目?还是人类从来就是这么复杂?

  “谢谢小杨叔叔,我也骑过大马喽!我也骑过大马喽!”男孩欣喜若狂的叫喊着,声音是骄傲而自豪的,他在向他的小伙伴们炫耀,我也要骑,我也要骑,我也要骑,更多的稚嫩的声音响起来……

  “不许胡闹!”王院长的声音严厉起来,榔头依旧呵呵的笑着,他说:“一个一个来,一人一圈,不许多也不许少!”他整整被骑了一个小时,之间没有半句抱怨,由始至终,甘之如饴……

  “小婷在哪呢?怎么没看见小婷?”气喘吁吁的榔头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一边问。进门伊始,他提到过这个女孩,爱吃草莓的小女孩,让他往返了上百公里去摘草莓的小女孩。

  “孩子们不喜欢她,她的自闭症越来越严重了,你是知道的,她喜欢一个人坐在美术教室里,自己涂涂画画,一句话也不说,就连跟我也不说,你上次走到现在七天,她一句话没有说过,她吃的很少,喝的也很少,这孩子,唉……”王院长的声音有些哽咽。

  自闭症,又叫儿童孤独症,以男性多见,起病于婴幼儿期,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约有3/4的患者伴有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但也可能在某些方面表现出远胜常人,让人惊叹不已的才能。

  在听到自闭症的那瞬间,蜘蛛按压着太阳穴的手剧烈颤抖起来,她深深的呼吸,她紧紧的攥着拳头,胸膛缓缓的起伏,同步广播依旧在继续。

  “领我去看看她,王院长!”榔头的语气既有哀求,又有命令,浸满了忧心如焚的情绪,随即是步伐极快的脚步声。

  蜘蛛也没有发出任何命令,那张漂亮到了极点的椅子,却自动滑行到了她的背后,她只是往后倒下,那椅子调整成完美的人体弧线,支撑住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继而旋转起来,椅背完整的遮蔽了她的一切,我什么也看不见。

  “小婷,小婷,是我,我是杨叔叔,我能进来吗?”榔头一边轻轻的拍门,一边轻声的询问,此时他和王院长身处走廊,所以又有了监控画面,那间屋子的窗户里没有任何灯火,只是一片黑暗,那个叫小婷的女孩,就一个人独处在这样的黑暗里,孤独而沉默。

  榔头毫不气馁的继续拍门,门内悄无声息,“小婷,小婷,是我呀,小杨叔叔,我给你带草莓来了,你上次说要吃的,我从所有草莓中挑了最好最好的,给你留着呢,开门呀!”

  良久,那门先是开了一条缝,然后缓缓打开,速度慢的就像是卡住了机簧的石门,一个瘦弱的小女孩从门里的黑暗中渐渐浮现出来,她瘦的就像是一片枯叶,一阵风儿就能将她刮跑,她的眼睛深深的陷进眼眶里,她穿了件粉色的连衣裙,却脏兮兮的蘸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她的锁骨就像是两把刀一样的锋利,她步履维艰的走向了榔头,她一把抱住了榔头的大腿。

  “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看我,小婷一个人,小婷好害怕,你骗人!”她抱住榔头的腿,就像是瞬间撕破了乌云的闪电一般嚎啕,这哭泣撕心裂肺,锥心泣血,她的眼泪和鼻涕把榔头的裤子弄的一塌糊涂,榔头拍着她的小脑袋,他哽咽着说:都是叔叔不好,都是叔叔不好!”,王院长把脸转向了一侧,这老太太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小婷,看草莓,最好最好的草莓,早上带着露水摘下来的,你不是一直想吃么?”榔头变戏法一样,从已经空了的口袋中变出了一盒草莓,他像是献宝一样把草莓捧到小婷的面前。

  “杨叔叔,我不吃草莓,你能带我走么?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他们都不喜欢我,没有人喜欢我,我不能说话,又脏兮兮的,还不好看。草莓都给你吃,你带小婷走,好不好!”小婷抽泣着拒绝,她试图用草莓改变命运。

  旁观的我眼泪已然绝了堤,这泪水顺着脸颊跌落在胸前,慢慢将衬衫濡湿。

  椅背后的蜘蛛悄无声息,长久的沉默中,偶尔听到她的长叹,以及抽噎的细微声响。
  ==========================================================================
  总算码出来了,略悲伤,我也不想酱紫,但就是写成这样了……大家看完顶一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