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一声尖锐刺耳的急刹车从远处传来,我惊讶的看过去,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快速的滑过来,没错,我很确定是滑过来。轮胎与地面接触的部位已经冒起了黑烟,那车就这样一路漂移到我面前,堪堪停下时轮胎与马路牙子亲密无间到不足十公分。我能闻到橡胶轮胎经过高速摩擦的焦臭。车里一个女子,圆圆的一张脸,有些婴儿肥,齐肩的卷发,肤色雪白,二十七八左右的年纪。她正瞪着一对杏仁眼侧头看我。我四下左右看看,似乎也没有别人在场。

  “老曹头说的就是你吗?”她有些疑虑的问我。

  我站起身,点了点头,看看手机,这才过去不到十五分钟,好家伙,这速度!

  “上车!”她努了努嘴,示意我坐副驾驶位置。我上车后,那车向右拐弯,径直驶入了宝庆殡仪馆。岗亭里的保安笑嘻嘻的跟她打招呼,朱老师早。那女子却不予搭理,冷冷的给了个白眼。车辆的电动栏杆慢慢升起,我的心却象入了水的秤砣一样,笔直的沉下去。

  跑车缓缓驶入地库,光线骤然暗淡,我略微侧头去打量那女子,她目不旁视, 有暗香袭人,淡淡的若有似无,是这个季节里绽放的玉兰花的味道。我却闻到那香水味里一丝不一样的气息,是阴冷的、黯淡的、凄厉的、惨烈的死亡气息。这气息似曾相识,酷似李建国死那天,对对对,就是那天的感觉。

  “看你妹看,没见过美女啊?”朱姓女子出口成“脏”……

  我尴尬的转过头,我头一次跟漂亮姑娘处于这样近的距离,心跳不由暗自加速。

  “没有……我没有看你……” 我声若蚊蝇的解释,也不知道她听的见听不见,我的脸有些发烫。这姑娘脾气好火暴啊,我这样想着。

  “册那娘,又抢老娘的214车位,册那娘!”姑娘一边骂着魔都本地粗口,干净利落的从车里跳出去,请注意,是跳出去!我抬眼看,眼前的车位里停着辆黑色的小车,车很普通,桑塔纳两千。魔都的大街小巷每天穿梭着数万辆这个牌子的出租,因此我也认得。

  可是这诺大的地库四周空空荡荡,压根就没有停几辆车。至于为个车位发偌大的脾气?停旁边不就得了。

  很久以后,我跟朱颜熟络了以后,她告诉我,每一个人都有个幸运数字,这既关乎运气也是她个人的坚持,一丝一毫也不可马虎,任何看似偶然发生的事件都有它的概率,而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事件其中隐藏着命运的密码。214是她的幸运数字。

  我们还是先回到当下,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我欺。我目瞪口呆,眼前身形小巧的姑娘,大概也就一米六的高度,黑色T桖,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细腰翘臀,胸前波澜壮阔。腿相当的纤细修长,脚上是一双黑色帆布鞋,她暴跳如雷,歇斯底里一脚一脚的踹着车门,伴奏的是“册那娘”乐团。

  黑色桑塔纳的左前门被踢得一点点扭曲变形,已经凹了进去,刺耳的警报在地库里回荡,保安惊惶失措的从值班室里奔跑过来。边跑边大声喊,“朱老师!朱老师!消消气!消消气!”

  “册那娘!我的车位,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傻逼停的,这几百个车位空着,非抢我的?触我霉头是吧?”姑娘的气势益发凌厉,还是不住脚的一直踢,一直踢,一直踢。砰!砰!砰!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刚刚去上了个厕所,也不知道谁就把这占上了,我今天晚上就去买黄油漆,给您漆成一圈黄线,保准下次没人再敢停您的车位了!朱老师,咱别踢了呀……”保安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既不敢上去拉她,又怕一会车主找他赔偿,一张脸苦的简直要滴下水来。

  “不用你赔钱,老娘自己赔,你叫这傻逼立刻给我挪开,操他妈!”姑娘仍然是怒骂不绝于口。事态愈演愈烈,正自纠缠的时候,傻逼来了……不对不对,是桑塔纳的车主来了。我坐在跑车里,一时也是不知如何自处。

  “你脑子有毛病是吧?你踢我车门作什么?”傻逼是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脑袋当中秃了一块,左边的头发却留长,梳理过去盖住那块秃,这发型有名的很,叫做地方支援中央。腋下夹了个黑色手包,手腕上明晃晃的一块金表,人未到肚子先到了,看着象是个生意人。

  他上去就推了朱老师一把,姑娘一个踉跄,眼看她一连倒退了好几步,不嗔不怒,杏眼圆睁咬着嘴唇在冷笑,我立马跳出车,横在二人中间,打算做个和事佬。虽说不熟,总是个年轻姑娘,怕她吃亏,我刚要开口。

  “你走开!”姑娘一把将我掀到旁边去了,她径直走向胖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胖子就是一脚,只是一脚……

  那胖子“嗷”的一声捂着裤裆就跪下了……一个车位引发的血案就此发生。胖子这一跪,头发散乱,支援中央的长发挂在脸的左侧,有如风中飘絮,又似绿原劲草。手包掉在地上,已经管不了了。两只手死死捂住裤裆,眼泪已经下来了,脑袋当中那块秃幽幽反射着地库的灯光。

  “你他妈的也不打听打听,老娘是谁,死胖子。”她恶狠狠的指着胖子的那块秃头大骂,随后跳上红色跑车,将车往后倒了几米,这跑车的轰鸣声瞬间响彻地库。

  在场其他三个人,胖子、保安、我,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姑奶奶到底要干嘛。我脑子一转,不好,老天呀老天!她这是在给自己留出助跑距离,说时迟,那时快……

  “砰!”一声巨响,那车一头撞向了桑塔纳。然后像铲车一样一直把桑塔纳推出了249号车位。桑塔纳尾灯只剩了一个,后保险杠碎裂,碎片撒了一地,后车盖弹起,汽车警报凄厉的响着,像是一只哀嚎着的独眼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