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唉呀,你这小囡,这都画的什么画呀,人家小囡画的都是蓝天、白云、绿树、红花、小鸡、小鸭的,你这小囡这都画的是什么呀!血淋淋吓人倒怪的!”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看榔头吓成那样,心有不忍,却又不明就里,就斥责了婷婷两句。小囡,魔都俚语小孩的意思,吓人倒怪也是俚语,吓死人了的意思。

  我能理解榔头的恐惧与震惊,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这些秘密匿藏在心底最黑暗的角落里,见不得光,即使是最肝胆相照的朋友,又或者是睡在枕边的爱人,也难以启齿,这秘密多是不堪、丑陋、污秽、卑劣的,这些秘密可以是睡了女朋友的闺蜜,抽走兄弟下墙的梯子,靠坑蒙拐骗得来的第一桶金,抢生病老娘的医疗费去赌场上扳本,或者是老婆长衫长袖遮盖下的遍体鳞伤,也可能是活埋在大山深处的先天心脏畸形的至亲骨肉。

  除了这些秘密,人人都带了一个面具,人们借由慈善、得体的语言、抨击邪恶的凛然正义、高涨的爱国热情,勤奋的工作,在面具上涂画各种图案,其实内心无不大喊着,我是个正经人,我是个好人,看过来,看我的面具!就算是个流氓,他的面具上也至少写着仗义。

  而榔头的秘密无疑比那些更为暴力和血腥,更见不得光,他是个把魔都当做猎场的猎人,他这秘密隐藏的更深,他用黑暗和千变万化的化妆术将自己隐藏的天衣无缝,条子抓不到他,黑道弄不死他,可是一个年仅七八岁的孩子,用图画再现了一切,她就像是亲眼目睹了所有凶案的发生,并熟知所有的细节。

  这种恐惧来自于面具被突然揭开,就像是狗王被人屠瞬间褪去了全身的毛发,赤裸裸的躺在地板上等死的心情,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疼痛,在恐惧、在怯懦,在愤怒、在迷茫,可是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人类对于未知本能就是恐惧,战栗的跪倒在先知的面前,她的眼睛就如同占卜的水晶球一样闪耀着璀璨的光,她先于命运法庭的审判给你宣读那份事关生死判决书,她预见无数个可能,在时间的河流中喁喁独行。

  这也是我第二次听到沉睡者这三个字,领路蛇信曾经说我可能是个沉睡者,这回居然亲眼得见,却只是个瘦弱如蒲公英的孩子,风一吹就能刮跑。可是她所展露出来的能力,实在太过耸人听闻,莫说榔头,就连我都害怕,我的后背全是冷汗。

  一个可以看透所有秘密,预知未来的孩子,就算是孩子,也太过危险。但是要是她能提前告诉我彩票中奖号码,这孩子或许还是有一点价值的!

  榔头终于镇定下来,他的神情开始改变,他开始像是黑夜中的猎手了,他一张一张把地上,墙上,甚至王院长手中的画,都拿了过去,他甚至微笑着说:“小孩子嘛,有点想象力不是坏事,我想单独和小婷呆一会可以吗?王院长?”

  王院长犹豫了一会,似乎有些为难,但是长久以来对榔头的信任占了上风,她点了点头,嘱咐说:“那你别太久啊,八点就要熄灯了,孩子们不能睡太晚。”她转身离去。

  整个二楼的走廊就剩下榔头和那个瘦弱的小女孩,我有些害怕,榔头要是想杀她,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榔头走到教室的门旁边,倚着墙坐下,他掏出了一盒烟,软中华。

  他说:“这盒烟一直随身带在身上,可是我不会抽烟,你知道我买来干嘛么?小婷?”小婷走过去挨着他并排坐下,想了想又平躺下来,她把小脑袋放在了榔头的大腿上,她那么小,就像是一个破旧的洋娃娃,苍白而邋遢。

  “杨叔叔,我知道,据说每一个上刑场的人都要抽一根烟,喝一碗酒,吃一块肉,这样死的时候才像个男子汉,你怕没人给你买烟,所以自己先备了一包。”小婷轻轻的说,她就像是经历过许多死亡一样平静。

  “恩啊,叔叔就是死,也想像个男子汉呢,我不怕死,我怕没人给我买烟,你还太小,你也没钱,你还不能跟别人说话。”榔头轻轻拍了拍小婷的脑袋。

  “小婷有钱,小婷可以先写好字条再去买!”小婷的脸上有两条小河在蜿蜒,昏黄的走廊灯光下,一片泪光粼粼,可是她语气坚定。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心里有魔鬼的?”榔头拆开烟,抽出一支点上,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男子汉不那么好装吧,靠,我心想,但是对小姑娘的安全却放心多了。

  “你去年第一次来,我就知道。”小姑娘支起身子,手掌搁在榔头的左胸膛上,她又说:“它就住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在长大,可是,小婷怕吓到你,不敢告诉你。我怕你会跟爸爸、妈妈一样害怕我,抛弃我,跟小朋友们一样,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傻姑娘,杨叔叔永远不会那样,你还记得爸爸妈妈的样子吗?”榔头问,他终于适应了香烟的滋味,开始吞云吐雾,他捏了捏小婷的鼻子。

  “有时候记得,有时候不记得,他们的脸一会清晰,一会模糊,他们喜欢男孩,喜欢弟弟,不喜欢我。四岁的时候,我画了一张画,弟弟在童车里被汽车碾过,三天后两岁的弟弟就死了,他死在童车里,爸爸在马路上转身替妈妈买烤红薯的时候,童车滑向了马路当中。爸爸妈妈说是我咒死了弟弟,就不要我了。”小婷的话就像是锥子一样扎进心里。

  “不是小婷的错,叔叔小时候也没人喜欢我,没人陪我玩,他们叫我瘌痢头,帮我画眉毛,画的可丑了,我妈妈也不喜欢我,但被欺负了以后还是会有一个老虎脚爪可以吃噢,叔叔给你买过的,好吃吗?”榔头问小婷。

  “好吃,真的好好吃!”小婷突然就在榔头苍白的额头中间,轻轻的亲了他一口,榔头一把把小婷抱住,就像是要把她深深的按进自己的胸口,在小婷看不见的地方,榔头在流泪,他叹息着说:“早遇见小婷就好了,那魔鬼就不会长大,小婷笑起来的样子,什么魔鬼都能赶跑。”

  “答应叔叔一件事!”榔头悄悄擦拭掉眼眶中的泪水,他松开小婷,异常谨慎的请求小婷。

  “恩?”小婷认真的点了点头,榔头说:“不要再去预知未来,我不用未卜先知,也知道这会给你带来危险,这能力就像是沙漠中的水源,会引来无数的觊觎者,当无法独占的时候,他们就会在水源中投毒,宁可毁灭也不让对手得到。小婷是世界上最聪明最美丽的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

  这厮却也良苦用心,连我都能想到用她获得彩票号码,这黑白灰三色混杂的世界中,多少称霸一方的豪雄,得不到宁可毁灭,人类,可不就是如此么?水源、爱情、领土、就连一母同胞的兄弟也可毫不留情的斩杀。

  “带我走吧,杨叔叔!”小女孩企盼的看着榔头,她哀求道。

  “魔鬼是要去地狱的,小婷是天使,是要去天堂的,你跟着我更危险,杨叔叔是榔头,第一锤下去,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我的终点站就是地狱呀,你不同,你是要吃着老虎脚爪为人妻为入母的,你值得有更好的人生,你会有爱你的老公,可爱的孩子,幸福的生活。即便在地狱的烈焰里,我也会祝福你。”榔头站起身,抱起小婷。

  他突然冲着摄像头微笑,他突然大吼:“来抓我啊,我就是榔头,这就是我的猎场。与孩子无关,有本事全他妈的冲我来!”

  至少在那一刻,扬力军,榔头,很像一个男子汉!
  ============================================================================
  昨日断更,确实是拉肚子了,不是找借口,昨天那章,我周日补,明天要带孩子,大家见谅,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书友群,186561014 话唠来,潜水的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