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冰山在深呼吸,胸膛缓缓起伏。所谓峰回路转,又是柳暗花明,正是眼前这场景,我不知道蜘蛛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假如榔头真的可以放下榔头,让他带着小婷远走高飞,会不会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可惜执掌这生杀大权的不是我。

  网路蜘蛛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想必内心也是天人交战,她就像是乌云盖顶的天空,幽深而安静,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是暴雨倾盆,还是云开日出。她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小婷,画面中的小婷也看着我们,小女孩泪眼模糊,却内蕴了一丝哀求的意味,我仿佛能听到她在说,求求你们,放过杨叔叔,放过我们。

  “渡者八律第四律,举凡六道,当言毕出,行必果,一诺万金,虽身死命陨,不可毁弃。我虽有心放你一马,却是应承了人家在先,你却也怪不得我了……这小丫头太过重要,跟着我们也比跟着你好多了,也不要说我网路蜘蛛铁石心肠,让你死个痛快,这也算网开一面了。小黑,你说呢?”蜘蛛依旧不理我,但是缓缓的说了一大段话,她决心已定。

  小黑见主人问询它的意见,活跃起来,它跳上蜘蛛的肩膀瞄瞄叫了两声,它说:“这小子跟咱们叫板,弄死也就弄死了,这小丫头可是个麻烦事啊!既不好养,也不好带,更不好教,死了可惜,保护起来也困难,小黑可是当不来保姆的……”

  这人工智能的油滑远超我的想象,说到那“保姆”两个字的时候,它甚至转头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画面中,变故又起。

  榔头放下了小婷,他掏空了身上每一个口袋,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他把这些钱塞进小女孩的手里,最后他蹲下双手扶住小婷的双肩,他说:“叔叔要逃走了,小婷要好好吃饭,好好长大,好好活着,能答应叔叔么?”

  小婷先是摇了摇头,继而又点了点头,她想说些什么,又选择了沉默,她的目光黯淡下去,榔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转身就走,他没有再回头,他不敢再面对小婷的目光。

  当榔头的脚步在院中响起的时候,小婷正掂着脚尖,努力的把胳膊和小脑袋越过二楼的栏杆,她在虚空中抓了一抓,她想抓住的东西,我知道,叫做希望。她苍白的小脸,和抓了一空的胳膊搁在栏杆上,了无生气,两滴大大的泪滴从她下颌滑落,如同两片凋零的秋叶。

  画面就像是定格了一般,久久没有变化,蜘蛛叹息了一声,她突然拿出电话,飞快的拨号,我把耳朵悄悄竖起来,以我如今的听力,听筒传出的声音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小蜘蛛,穿山遇袭的事情处理好了?”一个惫赖、沙哑的声音响起,是那个可恶的算无遗策的臭乌贼。

  “大致算是处理好了,最近道上不消停,出了个榔头你知道么?等一个人咖啡馆的老板娘,就那个叫古月的女子,请托我找出这榔头来,我本想顺水推舟卖个人情,这也是蛇信的意思,他最近不在魔都,让我们凡事低调,所以我就应承了这事,这榔头倒也找着了,却又节外生枝了……”蜘蛛说。

  “榔头我知道,这节外生枝怎么了?”老曹头的语调突然就变了,这回他收敛了所有的促狭与惫赖,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想,我可能找到了一个沉睡者,而且她的能力非常奇特,我估计连你也猜不到这是什么样的能力……”蜘蛛沉吟了一会,先知这个能力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

  “沉睡者?领路蛇信说菜刀是沉睡者,你说那废柴哪里像!你这居然又冒出来一个?你有几成把握?”乌贼似乎难以置信,也对我这水货表示了充分的质疑。

  “十成!”冰山胸有成竹的回答。

  “连我都猜不到的能力,总不可能是时间旅行者吧?”老乌贼说了个我听不懂的词。

  “虽不中,亦不远矣!”蜘蛛卖了个小小的关子。

  “先知?难道是先知?我现在不是在做梦吧?”听筒里传来了啪的一声,似乎老乌贼给自己来了一下子,以确认这不是梦境。但仅仅是第二次,他已经猜中了小婷的能力,这算无遗策,也算是实至名归。

  “就是个先知,她不仅能感知我的观察,还能描绘自己未曾亲历的场景,更夸张的是,她能预见未来!只是不知道,她的这种能力有没有完全苏醒,又或者有什么能力限制。”蜘蛛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在当天并不知道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能力,在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蜘蛛激动的原因。

  “人在哪?有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老乌贼也激动了起来。

  “是个小女孩,孤儿,自闭症,语言交流障碍,人就在虹口区儿童福利院,影像资料我一会传输给你,我确定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你看是直接安排穿山今天晚上就给我把人偷出来,还是,我们走正常领养途径?”蜘蛛问。

  “偷吧,凡事就怕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这个孩子要么弄死,要么必须控制在我们手里,她的能力太可怕了,这带孩子,我老乌贼可不在行,穿山是五个粗货,避役那性子,大概会直接弄死她。你又没有武功,这可如何是好,蛇信不在,有个蠢货,我倒觉得挺合适的……”老乌贼说。

  “恩,先让穿山把孩子偷出来,这个蠢货,我也觉得挺合适的,恩,事分两头,你让穿山抓紧,我这还要去逮榔头,就这样了。”蜘蛛收了线。

  她肩膀上的小黑转头又看了看我,我有种不妙的感觉,他们嘴里那蠢货莫不就是老子?朋友,你们帮帮忙好吧?我连婚都没结,我领个孩子,还是个自闭症小姑娘,你们耍呢!耍大刀呢!他妈的,千万别是我啊,我看着是挺心疼的,但是带孩子,我宁可天天去特尸科报道……

  榔头正在街道上狂奔,就像是被狮子驱赶的羚羊,他身上一分钱没有,这魔都之大,你能跑到哪去?他的第一站要去哪里?我在心里暗自猜想。

  “凡事都有代价,不是我心狠,六道也不是传说中的侠客,挥出榔头的那一瞬间,已经注定了你的结局,不是我蜘蛛,也会有别人送你上路,黑暗有黑暗的规矩。”冰山拍了拍小黑的脑袋。

  小黑说:“已冻结他银行账户,他母亲的相关账户,他母亲情人的相关账户,他老板的相关账户,他没有朋友,身无分文,就靠两条腿,我看你能跑到天上去!”

  ===========================================================================
  补周四的功课,幸不辱命,强烈谴责趁我码字抢沙发的行为!!!没有你们这么干的,喝酒碎觉,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