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小婷孤单而渺小的身影从屏幕上消失了,这出追捕的大戏,榔头是当之无愧的男主角,镜头从四面八方死死的锁定着他,小黑说的好,你还能跑到天上去么?盘踞在蛛网正中央的蜘蛛,已经感觉到了蛛丝的轻轻颤动,这张两千六百平方公里的大网,正在缓缓收紧。

  自诩整个魔都是他的猎场的猎人,此刻已经成为了惊恐万状、抱头鼠窜的猎物,他是真的用双手遮挡住自己苍白的秃头,似乎这样可以缩小自己的目标。他已经确信了小婷的话,有人锁定了他,正通过镜头在捕猎他。

  “此时此刻魔都可是有着四十二个盲区啊,七百一十二只眼睛暂时失明,榔头要是跑进了盲区可不好办……要再找他可就要费些功夫了。盲区内现在能凭借的就只有卫星定位他的手机。”小黑突然插了一句嘴,冰山默默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一个先知啊,那孩子彻彻底底的打草惊蛇了,简直是现在难免多花些手脚了,你把进入盲区的每一条路口都标出来,这事可能会需要借用一点条子的力量,蛇既然已经惊了,那就赶它入笼!”蜘蛛没有惊慌失措,依旧镇定自若。

  除了蜘蛛和小黑的对话,耳边听到的就是榔头粗重的喘息,他呼哧呼哧喘的像是个破风箱,他突然停下,他隐在一株梧桐树后面,镜头里对着榔头迎面而来的是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巡警,腰间别着的对讲机偶尔沙沙响起。

  就像老鼠本能会惧怕猫一样,榔头本能的惧怕着警察,他甚至可能会把在镜头后面观察着他的我和蜘蛛,也当成警察吧?榔头蹲下去,假意做了个系鞋带的动作,警察自然是不会注意他,在条子内部,就连榔头长什么样都一无所知。这样的巡逻不过是敲山震虎,增加一点他作案的难度,他们聊着天从榔头身边晃晃悠悠的走过。

  “这他妈的天天加班,谁受得了啊?我都半个多月没有回家了,我老丈母娘六十岁生日我都没去贺寿,我老婆一天八个电话跟我闹,说要跟我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左边略高略胖的警察说。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让最近不太平呢,抓不住榔头,大家都得这么耗下去,我是没结婚,可女朋友说我以工作的名义冷淡她,是冷暴力,肯定是外头有新人了,我在逼她主动提分手。册那,我说都说不清!”右边略年轻的警察低声抱怨了一句。

  “轻点声,这事要是走漏了风声,你还想干不想干了?”高胖的警察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制止了同事的泄密,却完全没注意树根处系鞋带的榔头。榔头缓缓站起来,他看了看四周,唇角诡异的上扬,看上去他竟然有些自鸣得意,深为自己把条子们折腾的鸡飞狗跳而自豪。

  他不再奔跑,他居然转身跟在两个警察后面,隔了四五十米,慢慢的缀在后面。我心想他这打的什么算盘,莫非是要袭警抢夺枪支?困兽犹斗,孤注一掷?结果我猜错了。

  当两个警察走进便利店买水喝的时候,榔头居然也大大方方的走进去,警察拉开冰箱门选好饮料,正打算关门的时候,榔头拉住了冰箱门,他甚至朝两个警察微笑了一下,警察们自顾自的去账台结账的时候,榔头继续假装在挑选饮料,这是便利店内的监控画面。

  他居然在赌,他在借由这样的赌博,来探测警方到底掌握了他多少资料,如已经内部通报了他的通缉令的话,刚刚应该会被直接按倒在地,冰箱门大敞着,阵阵稀薄的白色寒气溢出来,榔头一边享受那凉意,一边若有所思,他喃喃自语:“不是条子,那到底是谁?”

  这是很合乎逻辑的推理,警方没有任何理由在已经掌握他资料的前提下,冒着他继续作案的风险不抓他,而蜘蛛目前的难题正在于,不能够把他的资料交给警方就了事,这个人情要送给等一个人咖啡馆的老板娘古月,而古月这个人情要送给那位刑侦队副队长万树。

  “小黑,你迅速复制小婷、他老娘,他老娘情人,他老板的声纹,小婷的声音资料是现成的,其他三个人的,你现在去截取,他可能已经知道条子并没有他详细的资料,利用警方驱赶已经不太可能,现在要下饵,”冰山突然就说起话来。

  “瞄,很快就好!”小黑回答完,它的红眼睛又开始闪烁,榔头的声音和喘息渐渐就变成了静默,又有四块屏幕亮起来,却不是人物影像,而是奇怪的很的东西。

  在屏幕当中有一道蓝色的中轴,在这条中轴的上方和下方,布满了不规则的白色小亮点,其次就是很多道曲线,一会高一会低,围绕这根中轴起起伏伏,有时候锐利,有时候舒缓。

  “复制完毕,瞄!”小黑说,蜘蛛点点头,她说:“测试一下,3-2-1 go”小婷的声音突然就响起来,“小杨叔叔,你带我走吧,走的越远越好,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照顾你了,我买菜,做饭,给你洗衣服,有我陪着你,就能赶走你心里的魔鬼。”

  唯一的问题在于,刚刚说话的是小黑,我甚至以为那是在重复之前的录音,惟妙惟肖,继而它又用中年女子、中年男子,青年男子的声音各自说了一句话。

  “还原率多少?”蜘蛛又问,小黑恢复了它那怪异的声音,它说:“不算太高,时间太仓促,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七点八的样子,骗骗榔头应该足够了!菜菜,我棒吧?”

  “棒个屁棒,买只八哥都比你强!”冰山似乎心情不是太好,狠狠的吐了句槽,我实在忍不住,偷笑出了声。小黑有些敢怒不敢言,它那几只红眼恶狠狠的瞪着我,我心想,这他妈的关我毛事……

  “榔头进入盲区了!!!”尖利的警报声响起,小黑已经顾不得朝我发狠,冰山的脸上寒霜泛起,银牙紧咬,眉头紧皱。

  整整四十分钟过去了,蜘蛛的人脸自动辨识系统始终没有发挥作用,似乎榔头尽善尽美的利用了黑暗与盲区,他就像是一滴墨水融入了砚台,已经无影无踪。

  “下饵!”蜘蛛突然说道。

  “用小婷的名义?”小黑问.

  “不,用他老娘的情人的名义!”冰山给出了完全相反的答案。

  滴……滴……滴……电话铃枯燥的重复着,没有人接听电话……
  ===========================================================================
  欠大家五章,一定会还,今天先交功课,碎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