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要说这模拟背景音,我其实领教过一次,昨夜独眼阿迪来杀我和紫依的时候,蜘蛛送我那台电脑就极为逼真的制造了火灾来临时的声音,一度惊走了那阿迪,所以我并不是特别的惊讶,我脑海中盘桓不去的一个问题是,如此众多的声音是早就录制好了,一直存储在那?还是临时起意,模拟出来的?

  若是前者,如此巨大的超级计算机,存储了汗牛充栋、浩如烟海的数据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但若是后者,蜘蛛虽然可以冷冰冰说句买只八哥也比你强,但这实则已是超凡脱俗、无与伦比的能力了。

  口技者,古已有之,还记得初中语文课本上,就曾收录有一篇清初林嗣环的散文《口技》仅凭寥寥三百余字,就将口技的妙绝处刻画的淋漓尽致,当年读来虽是击节赞叹,却很是有些觉得不尽不实,觉得作者过于夸张,到今天,有幸身临其境,除了佩服二字,更无其他语言。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人工智能或许能够模拟人类的思考方式,但是对于人类情感的模拟却是千难万难,而眼前这只小黑,在短短几分钟电话中所体现的情感却是包罗万象,焦虑、内疚、急切、担忧、悲伤、苦恼、嚎啕等等情绪,竟然也在模仿中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释放了出来……这已经超越了人工智能的范畴,而进入了我难以理解的领域,它居然有情感……

  至于说这强行劫持榔头母亲的电话号码,拦截并接听杨双艳电话的技术,放在平日里我或许会啧啧称奇,但是在这只“猫”华丽的表演后,已经显得黯淡无光,不值一提。

  假如我是榔头,我会不会上钩?我默默的问自己,答案是肯定的,我也同样会上钩,出逃虽然非常突然,但冒着风险排除了警方掌握有自己详细资料的前提下,使用公共电话拨打母亲的号码,这已经是非常谨慎的行为,谁能想到这个电话的接听者却另有其人?谁能想到这接听者能在短时间内就完美的模仿身边亲近人的声音?想不到,上钩就是必然的结局了。

  榔头打电话给他的母亲是告别,还是索要存在她那的钱财,我不得而知,我只是屏息静气的站在原地,鱼儿已经咬钩,我在等待钓者提杆的时刻,鱼线将会崩的笔直,鱼竿弯成一张满弓,血将会染红池塘,猎人终究还是沦为了猎物。

  瑞金医院,是魔都赫赫有名、首屈一指的大型医院,这家医院诞生于一九零七年,由法国天主教会创办,法文名字叫做圣玛利亚医院,中文名当时还不叫瑞金医院,叫做广慈医院。

  一九五一年,这家医院被魔都军事管制委员会征用,一九六七年曾更名为东方红医院,一九七二年二度更名为瑞金医院。这家医院在大面积烧伤、器官移植方面的领先水平,在海内外声誉卓著,堪称五星级的医院。

  实事求是的说,这家医院的床位可比五星级的宾馆紧张的多,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病人纷至沓来,竟到了一床难求的地步,就连急诊室的走廊里,也摆满了病床,为了一张床位,竟然要托关系,递条子,打招呼,若是没关系,就连走廊都住不进去……

  “切换镜头,瑞金医院,从街景,入口,急诊大楼大厅,一楼十楼电梯入口,停车场,安全通道,给我所有上述场景的镜头。”冰山继续发号施令,她略微有些兴奋,她在享受着和鱼儿周旋的乐趣。

  我看了看手机,这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钟,屏幕中的急诊大楼依旧是灯火通明,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急诊大楼位于瑞金路与永嘉路的路口,这是个丁字路口,急诊大楼就坐落在丁字的交汇处,对街台湾人开了家豆浆店,店名永和。卖些粥、面、油条、豆浆之类的食品,托了医院的福,生意竟然颇为兴隆,后来竟渐呈星火燎原之势,连锁店开遍了魔都。

  急诊大楼一楼问询处,坐了两个穿着护士服的姑娘,右边那个忙的手忙脚乱,左边短发那个却一言不发,一双眸子,却亮的很,眼珠灵动异常,这似乎是个新来的护士,她微笑着看同事指点那些病人与家属,什么病该挂什么科室的号,药房在哪,注射科的位置,验血,CT该去哪。

  短发姑娘,将服务台前的一副不锈钢制作的楼层分布图示,拿进服务台,在上面比比划划不知道要干嘛,旋即她拿出了一卷银色的胶带,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在楼层分布图上贴了两条,由于那胶带跟不锈钢的颜色一模一样,若不是仔细拿放大镜去观察,绝对看不出来这块牌子做过手脚,她笑起来,把那楼层分布图,又搬出来,正对着大门。

  冰山微笑起来,满意的点头,她对着小黑说:“老板娘,和那位万副队长的效率都挺高的,看看电梯口。”我情不自禁的看向旁边一块屏幕,一楼有四部电梯,两两而对,电梯与电梯之间的墙面空白处也挂了楼层分布图。一架梯子搁在那,梯子高处站了一个电工模样的男人,穿了一套灰色的工作服,腰里挂着一套电工工具。

  他在干的事,赫然跟前台那姑娘干的一模一样,他将二楼的手术中心更改成了康复理疗中心,又将十楼的康复理疗中心更改成了手术中心。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十楼电梯口。

  “小黑,你看出点什么异常来了么?”冰山突然问小黑。

  “这是菜菜下的套吧?康复理疗中心,晚九点以后就不再使用,知道十楼是手术中心的必然就是榔头,无论他变换什么样子,走进十楼他就插翅难飞!”小黑扎钉截铁的说道。

  “你这笨猫倒是有点开窍了!”冰山亲昵的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小黑兴奋的红眼一阵狂闪,喵喵喵的大叫起来。

  “不止如此,对面永和豆浆的店员,顾客,停车场的保安,问询处的护士,电工,药房的护士,扫地的清洁工,就连急诊大楼门外抽烟的男子,大厅那个打着石膏坐着轮椅的病患,走廊上躺着等床位的中风患者,端着尿盘的护工阿姨,恐怕全都是条子了已经,这万副队长的能量倒也颇大,仓促之间,这局能布成这样,实属不易了,呵呵。”冰山又对着小黑说了半天。

  我呆若木鸡,哑口无言,网路蜘蛛说的这些我完全看不出来,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嘈杂、繁忙的急诊处罢了。

  十楼,原本的康复理疗中心,此刻灯火通明,凸字型的建筑结构,四部电梯正好位于突起处,像蝴蝶翅膀一样伸出去的两翼,一边站了五个荷枪实弹、全幅武装的特警,他们紧紧的贴住了墙壁,手中微型冲锋枪的乌黑的枪管反射着惨白色的灯光。从电梯出来的人由于墙面的阻隔,并看不到他们,这是个守株待兔,一网成擒的死局。

  若说网路蜘蛛是渔夫,那古月老板娘就是鱼线,而万副队长就是鱼竿,榔头的老娘是饵,这些特警就是锋利的鱼钩,而遍布急诊大楼的这些警察,就是等着抄鱼的网。

  十楼处电梯叮的一声脆响,电梯门高处的红灯亮起,电梯门缓缓开启。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顶,谢谢大家,么么哒 书友群:186561014 话唠来,潜水的别来,妈蛋,趁我码字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