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电梯门向两侧缓缓打开,我突然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正孤身一人站在无边的黑暗中,在那个刹那,我想到的是,我眼前这条路的终点也许终将和榔头殊途同归,沉重的幕布缓缓拉开,追灯亮起,舞台下是无数黑洞洞的枪口,没有掌声与鲜花,只有一双双与我势不两立血红的眼睛,只有枪口的袅袅青烟,死亡前呼吸的最后一口空气将是滚烫、焦灼的火药味。

  电梯里第一时间出来的不是人,而是一辆蓝色小车,这是辆清洁用的小车,前方是橙色的水桶,用于清洗拖把,车中部堆满了清洁用品,都是些瓶瓶罐罐、清洁剂、消毒液、抹布、垃圾袋之类的物品,左右两侧各插了几把原本是白色但已经用的灰不溜秋的拖把,车后是一个巨大的橙色收纳袋。

  推车那人弓着腰隐在了拖把后面,看不到他的脸。我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坐在我肩头的小黑却轻轻的对我说:“小场面拉,别那么激动,想看刺激的,天天都有!” 它还用两个爪子夹住我耳垂,轻轻的拉了两下。

  推车的人一直埋着头,他似乎有些不堪重负,就像是一头埋头苦干正在犁地的老黄牛。那头颅上覆盖着一头花白的头发,有深有浅,银似雪,褐如灰。车推出了一半,那人抬起头来,这是一张行将就木的脸,竟连眉毛也是花白的,额头的上皱纹如沟壑纵横,脖子上的皮肤也松弛褶皱像是一块肮脏油腻的抹布,他穿着一身淡蓝色保洁的服装。

  居然是个搞卫生的死老头子,我不禁泄气,摇了摇头。那人在电梯里眯缝着眼睛,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搭了个凉棚状的看对面的高处,他嘟囔了一句:“真是老了,怎么跑到十楼来了,这人老了,连电梯都会按错。”他摇了摇头,那小车又慢慢缩回电梯里。

  “来了就不要走了,榔头,等你很久了,你这演技固然了得,化妆的本事也很厉害,但是不是忘记了劳动法了?刑法对你都算是个屁,这劳动法你就更不尿了对吧?哪家医院敢用这么老的清洁工?还他妈的上夜班!”万副队长拎着枪站了起来,他一抬脚踹翻了眼前的桌子,塑料的粥碗飞出去,摔在电梯口,白粥流淌出来,淡白色的热气从地面蒸腾而起。

  电梯里的居然真是榔头!这个老的半只脚跨进了棺材的人是榔头?我有些不敢相信,小黑又拉了拉我的耳垂,另外一只爪子指着一块屏幕,画面定格在那,是放大了若干倍的画面,一双满是褶皱而苍老的手在推车,右手腕上戴着一块老式的不锈钢上海手表,食指上戴着一枚银色指环,这两样东西被小黑用红圈圈住,非常的醒目。

  真的是榔头,他就连脖子和手都做了化妆,却没有更换这两样饰物,也难怪,即使是先知小婷,也没有告诉他,在茫茫人海中筛沙子一样逮住他的网路蜘蛛,最终锁定他的办法,靠的就是这些饰物。榔头已经是加了百倍的小心,奈何今天碰到了网路蜘蛛,这就是他的命,正所谓一时瑜亮,命蹇时乖……

  十一个人就像是一枝箭矢般逼近了电梯,箭头处是万副队长,他右手持枪,左手稳稳托住了枪把,他冷笑起来,“我是一号,切断电梯电源!”随着他这道命令的下达,榔头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笼中之鸟。

  条子与榔头之间的阻碍,现在只剩下了那辆小小的蓝色的推车,万副队长并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他依旧端着枪,他说:“跑你是跑不了了,你要是条汉子,你就自己出来,这样大家两便!”

  “出来就出来!”榔头从小车后面缓缓的站起来,他左手握拳高举,右手一把扯掉了花白的头套,惨白的灯光下,他光秃秃的头皮苍白的发青,脸上依旧是那副枯槁的模样,他又刺啦刺啦的扯掉两条眉毛,噗噗的从嘴里吐出了数个白色棉球,这时候已经能看出五分他的本来面目,脸型也恢复了原状,他继而把手伸进领子里,又是刺啦一声,撕下来一整片奇薄如纸的皮肤,他的脖子也回复了原状,唯独那沟壑纵横的皱纹依旧在他脸上。

  万副队长的左手从后腰摘下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扔了过去,正好扔在了那小车上,他用命令的口吻说:“自己戴上!”

  噗!榔头狠狠的朝左面吐了一口浓痰,那口痰顺着不锈钢的电梯内壁往下滑落,就像是一只蜗牛,在身后牵出一道细细的黏液,由于监控画面角度的关系,我们现在看不到万副队长的表情,他右手持枪对准了榔头,左手却突然举在空中,做了一个握拳动作,这是停止前进的手势。

  “都别动!要不咱们一起死!”榔头一把拉开了淡蓝色的保洁衣,他腰上插了满满一圈红色管状物,这东西,是我今天第二次看见了,杀手独眼阿迪的底牌,瑞士军刀背包中同样藏着这么一捆东西,这东西叫做雷管。

  榔头拉开横在他和十一个条子面前的小推车,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十一个人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榔头弯下腰去,从黄色的水桶中拎起一个东西,他作案用的那把榔头,亮银色的锤头,侧面像是一片银色的卫生巾,红黑二色的手柄。他左手依旧高举,右手将锤子在空中挥动,他张狂的说:“我就是榔头,这就是我作案的榔头,你他妈的倒是上来抓我啊!哈哈哈哈,你来啊?”

  “知道什么叫按压激发装置么?我这大拇指要是松开了,什么后果知道么?”榔头的身板挺的笔直,他左手握拳伸到身前,似乎手里握了什么东西,他环视着包围他的十一个人,“砰!”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这一嗓子音量巨大,空旷的四壁发出回音,砰……砰……砰……不绝于耳。

  画面里有几个特警平端着冲锋枪的手在颤抖,虽说有钢盔、防弹衣的保护,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倘若发生爆炸,依旧不能幸免,就算是幸免于难,怕也是缺胳膊少腿,眼瞎毁容的下场,千古艰难惟一死,条子又如何能够例外。

  这榔头不仅对猎物狠,对自己也狠,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那狗王来,想起他面不改色将自己十截指头嘎嘣作响吃下去的场面,我脊背生寒,这必输的盘面,居然被他豁出命扳成了和棋。

  “你就不想想你老娘么?你在这里多耗的每一秒,她就离死亡更近一步!百善孝为先,榔头,你要是引爆,你老娘可就死定了!”万副队长放下枪,点起一支烟,他就像是在开导朋友一样说出这句话,没有了剑拔弩张,倒像是推心置腹在掏心窝子。

  “我老娘怎么样了!!!”榔头孤狼般的嚎叫响彻整个急诊部大楼,一楼大厅熙攘的人们茫然四顾,就连街道上的行人都驻足四下查看,寻找声音的源头。

  对讲机的声音又响起来,这里是二号,这里是二号,我暂时接替指挥,嫌犯身携大量爆炸物,大量爆炸物!开始疏散整栋大楼,以及周边街道人群,以急诊部大楼为圆心,五百米不得有任何闲杂人等,周边八道路卡放弃,协助疏散,速度要快,完毕!
  ============================================================================
  逮榔头了,逮榔头了,小黑说看帖要顶帖,不然手机掉进厕所里!!!么么哒,书友群
  186561014 话唠来,潜水的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