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榔头左手松开的时候,右手的榔头也坠地,万副队长几乎是本能的卧倒,双手抱头。大家没有等到预料中的爆炸,和粉身碎骨的场面,榔头自己放下了榔头,放弃了抵抗。

  “抓我吧。”他对着卧倒在地的老山羊说,双手握拳伸到他的面前,他似乎有种解脱的感觉,就像是卸下了肩头沉重的担子,整个人都轻松起来。那所谓的按压激发装置只是个绿色的一次性打火机,他腰缠的爆炸物,也仅仅只是外观逼真的道具。

  老山羊如临大敌的跳起来,他持枪瞄准着榔头的脑袋,以榔头为圆心慢慢走到蓝色小推车处,找到自己扔出去的那副手铐,扔到了榔头的面前,榔头一把抄住那手铐,咔哒两声自己戴好手铐,他表情平静,态度坦然,就像是一眼古井一样波澜不惊。

  万副队长这才捡起地上的道具,掂了掂,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他有些哭笑不得,他自嘲起来:“一辈子打燕,今天被燕叼了眼,你可真行!我还打算今天跟你一块死这呢!”

  “我是一号,我是一号,嫌犯已落网,爆炸风险已排除,解除禁区,特警组负责押送嫌犯,各组人员自行撤离,二号自带一组人员与医院善后,感谢院方的大力配合,同时请他们保持沉默,不要对媒体透露具体细节。”发布完命令,他又开始抽烟,榔头就像是一颗沉默的钉子般钉在原地,无喜无悲。

  “那些姑娘真是你杀的?你真是榔头?”万副队长突然打破沉默,他倚靠着墙壁,出于谨慎,他依然需要榔头的确认,倘若回去查验DNA出了纰漏,这就将是老山羊从警生涯的终点。

  “恩,我就是榔头,人都是我杀的,先杀后奸,一锤致命。”榔头面无表情点头承认。

  “为什么呢?”万副队长追问。

  “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举起榔头就再也放不下去,就像是候鸟每年南北穿梭,大马哈鱼洄游产籽,飞蛾扑向火焰,那是我的本能,你不阻止我,我会继续杀下去,无法停止。”榔头说,他说的是阻止,而非抓住。

  老山羊沉默了一会,走上去拍了拍榔头的肩膀,他说:“你也算是个带把的爷们,你好好配合,我给你一个痛快,在里面也不会有人欺负你,单独的囚室,想吃什么,也可以跟我说,只要不是天天龙虾、鱼翅、鹅肝,都可以满足。”

  “别的不用了,能不能临刑那天给我一个老虎脚爪?”榔头的要求让老山羊非常的诧异,他沉吟了一会,点了点头,没问题。

  路障被搬上卡车,橘黄色的隔离带被扯掉,禁区外的人们,犹疑了一会,才陆陆续续的返回禁区内,瑞金路渐渐恢复了昔日的车水马龙与喧嚣,一辆押解车静静停在了急诊大楼前面。

  自知必死的榔头被押上押解车的时候,居然扭头看了一眼监控摄像头,他微笑,他把双臂高高举起,手腕上的手铐在夜幕中银光灿灿,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我明白他的意思,一切都结束了,他输的心服口服。

  押解的特警有一个很是不耐烦,他高高举起双手,眼看就要狠狠的一枪托砸过去,老山羊,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他冷冷的摇了摇头,他说:“加副脚镣,带回去单独关押,连夜提审,比对DNA,不许体罚,少了一根头发,唯你是问!”

  “万队,他也没头发啊……”一个特警自以为幽默的嘟囔了一句,却看见了老山羊铁青的脸,他闭上嘴夹着尾巴窜进车里,老山羊把手枪放进手包里,目送押解车闪着警灯一骑绝尘,他在树影里开始拨打电话。

  “老板娘,我万树。”老山羊说,等一个人咖啡馆的老板娘的声音响起,她说:“怎么样,抓住了么?”

  “抓住了!这可得多谢你啊?这个人情算我欠下了,以后有我能办的事,我老万没有第二句话的。”老山羊的话虽说的漂亮,却留了巨大回旋余地,能办的事,至于什么事能办,什么事不能办,自然是他说了算!这老江湖果然是老浆糊,滴水不漏。

  “客气了,这万副队,以后怕是要去了那副字了,要改叫万队了,我就提前恭喜您了!至于这人情,就不要提了,什么人情不人情的。这协助警察办案,本来就是我们奉公守法好市民应尽的义务,倒是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一下。”老板娘却也是八面玲珑,绵里藏针。

  “您说!”万副队长回答道。

  “这榔头不要太为难他,给他一个痛快的,枪毙前,你照顾一二。他老娘杨双艳,你也照顾一点,去搜查,去取证,审理的时候,略微低调一些,这也算您法外施恩不是?”老板娘说。

  “这个是自然,您之前就跟我说好了的,包在我身上了,放一百个心!”两个人再彼此客套了两句,彼此互道再见,就挂了电话。

  “不用再看了,小黑,这古月老板娘办事倒是四平八稳,很有章法,做人也很上路,让人没有半点可指摘之处啊,我说了要给榔头一个痛快的,就必须要给他一个痛快的。”冰山突然对小黑说,我却知道,她其实是在对我说,她虽帮着擒下了榔头,却也免了他生不如死的苦头。

  “这边的事了了,要是再让榔头跑了,我却也懒得管了,穿山那边的事办的如何了?”

  小黑把画面切换回了虹口区儿童福利院,这时候已近夜深,福利院内灯光早已熄灭,大门紧锁,孩子们已经进入了梦乡,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异常。

  福利院门外人行道的阴影里站了两个彪形大汉,正是那第四与第五,这两个人正在激烈的争吵,眼红脖子粗,眼看着就要动手。冰山噗嗤的笑了出来,她说:“小黑,让我听听,这两个港督在吵什么……”港督,魔都俚语二货,傻子的意思。

  “好动手了啦,还要等到宋么俗候!”这个压低声音说话的大舌头当然是第五,宋么俗候估计是什么时候的意思。

  “妈的,这是偷人,不是让你抢人,这偷东西,自然是越晚越好,抢东西是动静越大越威风,你懂不懂,你懂不懂!你懂不懂!”第四的气势也很凌厉。

  “好了啦,李那雪茄给偶抽一枝,偶就继续等,不蓝,偶现在就进弃抢伦了哦!”第五说,李=你,不蓝=不然,进弃=进去。

  第四认了栽,从军裤兜里肉疼的掏了枝雪茄出来,递给第五,他脸上写满了三个字,舍不得。

  第五开始吞云吐雾,简直就像是个蒸汽机车一般,烟雾缭绕就跟火灾现场一样,第四气得看都不看他,他把脸和四肢都贴在墙壁上,像是一只人形壁虎。

  “动手吧,全院上下一百七十四个人都睡着了,从呼吸和心脏跳动上来看,都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状态了,只有二楼的一个醒着,估计这个就是目标了。第四说。
  ==========================================================================
  幸不辱命,今日双更,大家看完帮着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大家,喝酒碎觉,我周末不更新,还是再说一下,很多新朋友不知道,书友群186561014 话唠来,潜水的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