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屋里没开灯,弄堂里的灯光透过窗户斜斜的洒落在床前,将地板染成一片橙黄,窗台下面的黑暗里,有一个小姑娘,她双手交叉抱住了双肩,蹲在那黑暗中,她脏兮兮的小脸搁在膝盖上,安静的就像是一枚躺在湖底的石子。

  正是那个蜘蛛口里的先知,我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老乌贼果真是把这孩子送到我这来了,我托他一个紫依,他还我一个小孩,这老东西真是半点亏都不吃。问题是这带孩子,还是个自闭症孩子,吃喝拉撒什么的先不去说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不用喂奶,换尿布。这孩子看着有六七岁的样子,可是这孩子的读书、学习怎么办?

  我站在门口足足愣了五分钟,我这蜗居现在就像是地雷阵一样,让我进退两难。“到家了没?到家了就放我出来,这箱子里你当是什么好地方啊,黑漆漆的,还不透气,外头不能露面,到家了你放我出来!”小黑在那铝合金箱子里,轻声嘟囔,它还用脑袋撞箱子,撞的砰砰作响。

  是啊,除了那蹲着的小女孩,这箱子里还有个怪物,我不禁苦笑,这亭子间以后怕是不消停了,这五六平米,身都转不开,现在一个大男人,一个小女孩,再多了一只要当猫却长了个蜘蛛身体的人工智能。这可怎么办啊,愁死人了。

  我关上门,打开灯,把箱子咣的扔到地板上,我让你补刀,补刀不也还是被赶出来了,我就不放你出来,憋死你!反正你也不需要空气!“你!你!你!你居然敢扔我,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一只猫,你居然这么对我!我告诉菜菜去,我可是你的电脑老师!你不许这么对待我!尊师重道才是好学生!”小黑在箱子里表示了强烈的抗议。

  被赶出来的场景,很仓皇,那冰山只是拎了个箱子,一把逮住小黑,二话没说就给按里头了,吧嗒锁上,然后球形房间里所有的屏幕都亮起来,每个屏幕上用血红色斗大的字写了一句话,你俩一块滚!它会教你电脑!我灰溜溜如丧家之犬般拎起箱子,拔腿就逃。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这话绝对是真理!想到这我又想起了我多出那五十万巨债,给我气的心脏都要停跳,这会量个血压,估计会爆表,我踢了一脚那箱子,我威胁小黑说:“闭嘴,再吵,给你泡到浴缸里!”

  这但凡是个电器都怕浸水短路,我也是想当然,泡浴缸里,这小黑不死也残,它居然笑了起来,它一会哈哈哈,一会瞄瞄瞄,在箱子里一阵扑腾,似乎笑的在打滚。

  “你当我没见过你那小破屋子啊,你有浴缸?你穷的连衣服都没几套,你还买浴缸!就算你买得起的起浴缸,你往哪放?你上坟烧报纸,你骗鬼呢你!你拿我小黑当什么了,你当我是收音机,还是电视机啊?我告诉你,我可不怕水,我这外壳的金属配方可是好不容易从美国人那黑出来的,莫说浴缸,就是海底三千米的深度我都没事!你等着,我出来非挠你一个满脸花不可!”小黑的反击让我脸一阵红一阵白,这破猫,打人还专打脸。

  也是,就买的起浴缸,也没地方搁啊,它肯定早就和网路蜘蛛一起观察过我这间屋子了。三千米的水压都没事,估计我拿个铁榔头狂砸三千锤,它也毫发无伤,它这外壳的坚固也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我放你出来,你不许挠我,不然我以后不陪你看猫和老鼠!”我试图谈判,硬的不行,咱来软的,它考虑了一会,大概三秒钟的样子,它说:“好,成交!”

  我把箱子打开,它一跃而出,爪子冲我脸部的方向挥舞了几下,然后它转头看见了那小姑娘,它向那小婷爬行过去,停在小婷的身前,它伸出一根爪子,老气横秋的说:“你好,我叫小黑,我来这的使命是负责教导你学习,还有白天照顾你的生活,包括你每天饮食的营养平衡,有无足够的热量,和矿物质摄入。”

  我眼前又是一黑,这看来是场持久战,小黑似乎和那蜘蛛菜菜,随时可以交流,因为我没有看见那座冰山嘱托它任何事情,而这居然是已经早就安排好了的事情,我暗暗提醒自己得加小心,这无疑就是蜘蛛安排在我身边的一个摄像头,一根钉子,一个间谍!别一不留神,又得罪了那冰山,那苦头就有的吃了,那老乌贼说要收拾得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还不定怎么修理我呢,可不敢再得罪她了!

  那小女孩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泉水,薄薄的嘴唇,纤巧的鼻子,此时的她有些恐惧,任谁半夜三更被人偷出来,都会害怕,这也很平常。可是她眼中还有好奇,她凝视着爬到她身前那个蜘蛛形状的怪物,两根细细的眉毛皱起来,会说话的机器,她抬起小脸看看我,我微笑起来,我说:“没事的,它不会伤人,他自我认知这个月决定要做一只猫!”我这话跟那冰山介绍它时一模一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小婷大着胆子,伸出一只小手,小手上全是五颜六色的水彩,她握着小黑的爪子,晃了几晃,又缩回去,我突然注意到小婷的身边放了一副画,铅笔的素描,之前在黑暗中所以没有注意。

  小黑却先注意到了那幅画,它用四只爪子站立,四只爪子捧起那副画,然后这只猫沉默,它捧着那幅画静止,就像是一座雕塑。

  我只能凑上去,然后我也沉默的像是一座雕塑,这幅画很简单,阳台上站了两个人和一只蜘蛛,一个白衬衫牛仔裤身材单薄的男子,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一只蜘蛛形状的机器人,男子在左,女孩居中,机器人在右。男子拉着小女孩的左手,小女孩的右手牵着蜘蛛的一只爪子。三个背影由高到矮,正在看阳台外的风景。

  窗外一轮落日,风儿让女孩的裙裾飞扬起来,有鸟群从天空飞过。这副画画的正是我和小婷还有小黑。

  我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倒退了三步,这真的是个先知,可是我真的害怕她,对于我的恐惧,她凄然的一笑,然后闭上眼睛,她把头埋进膝盖里,一句话也不说。这还只是个孩子啊,却萧瑟如秋风,苍凉如碎冰。

  我的心顿时柔软起来,我蹲下,向她伸出我的手去,我说:“你好,我叫菜刀!”
  ===============================================================
  第一更,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