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小婷的肩膀颤动了一下,她慢慢抬起头,小脸上写满了讶异,她的目光就停留在我脸上,就像是验钞机在检验真伪一般。我却不再恐惧,说破天不也就是个被父母遗弃了的小女孩么,她能穿越时间的河流,泛舟其上,却依旧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她只是一个孩子,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她终于伸出手,放到我掌心上。这么热的天,那小手却是冰凉冰凉的。我握住这小丫头瘦骨嶙峋的手,有点心疼。我说:“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这算是饿还是不饿?她没法跟我说话,我拍了拍小黑的脑袋,这破猫的脑筋转的也挺快,它说:“我不是人,我是只猫,你可以跟我说话么?我主人也有语言交流障碍噢,她也不跟别人说话,但是可以跟我说哎,我虽然是你的老师,但不上课的时候,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呀!”

  “小杨叔叔怎么样了?”这是小婷对小黑说的第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孩子依旧惦记着那个魔都猎手,那个榔头。

  “被条子抓住了,是刑警八零叁的人。”小黑说,这人工智能终究还是无法完全理解人类的情感,它不知道,这个榔头对于小婷而言,是凄风苦雨的人世间,那柄挡风的伞;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那一盏烛火;是万里黄沙赤壁千里的沙漠中,那口救命的水。

  “不是警察叔叔抓的,是你们抓住了他,你们也抓住了我。”小婷说,我顿时语塞,她从我的手里把手抽了回去,我是知道这个榔头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无话可说。

  这孩子静静的看着我,眼眶开始湿润,渐渐聚成两个湖泊,进而溢成两条河,脏兮兮的小脸上,冲刷出两道白印,她小小的鼻子红通通的,我蹲在那里,手足无措,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的难受。

  “对不起!”我只能说这三个字。

  小婷却摇了摇头,“不怪你们,只怪杨叔叔心里的那只魔鬼,那只魔鬼占据了他的躯壳,我以为我可以帮着他赶走那只魔鬼,可是我做不到。这是命运,没有对错,在路口左转或者右转,无论是骑着马儿上路,还是杨帆远航,都将抵达同样的终点。”

  “……”我沉默,这孩子的成熟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只是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我来接替榔头,成为那柄伞,那盏烛火,那口救命的水,我摸摸她的头,将她的头发弄的乱七八糟。

  “杨叔叔在里面很好,不会挨打,不会受欺负,他会平静的走完这最后一程,就连他想吃的老虎脚爪也会有,我保证!”我说。

  小婷点了点头,她从身后拿出一个厚厚的白信封递给我,她说:“我相信你,把我偷出来的那两个秃子,让我给你的。”

  信封打开,里面厚厚的一沓钱,我估计大概约有两万左右,另外还有张小纸条,一把门钥匙。展开那张纸条,居然是老乌贼的笔迹,信上是这么写的。

  废柴!无胆小色鬼!又是算无遗策的我老曹!古人说得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有来有往方是相处之道,七彩紫依这泼天的干系我老曹可是替你担着了,你照顾这小丫头就当还我一个人情,大家两清,此其一;这小姑娘未来之成就不可限量,须慎之又慎,你这亭子间是住不得了,不出三五天,就是满弄堂的风言风语,所以替你租了新的房子,火速搬家,越快越好,此其二;知道你脸比兜还干净,所以先借你两万块钱,这孩子的吃穿用度处处要花钱,千万不能委屈孩子,此其三;鉴于你又要当爹又要当妈,又要当厨子,又要当保姆,下月生活费涨为四千,此其四;这孩子能力若是走漏,一定比当年丧门星残叶搞出的局面更动荡,要守口如瓶,切记!切记!切记!阅后即焚。

  他写了三个切记,就怕我走漏风声,我拿出打火机,点燃那纸条,却看信封后面写了个地址,这大概就是老乌贼替我租的房子,这厮人是损了点,缺德了点,这心思之细密、周到却实在是让我叹服,说他未雨绸缪,运筹帷幄实在不是过誉之词。

  我这亭子间莫说养孩子,养只鸡都够呛,再说这孩子小归小,总归是个女孩,又跟我没有血缘关系,这一张床怎么睡?石库门里一栋房子住七八家人,我一个单身未婚男子,带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时间短,我还可以推托说是亲戚朋友家的孩子,这时间长了,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那老乌贼却连房都已经替我租好,这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我看了看这亭子间,真可谓是家徒四壁,这是我在魔都的第一个家,这猛然说要走,居然还有些舍不得,天花板角落里依旧是那张网与那只蜘蛛,我却真的认识了一个叫做网路蜘蛛的女人,命运,真是奇妙啊。

  我拍了拍那只金属箱子,我说:“小黑,自己进来!”它抗议说:“瞄,你要干嘛!”“干嘛!搬家!”它无可奈何的跳进去,八只爪子缩回体内,赫然变成了一颗天衣无缝的金属圆球,那八只血红的眼睛也黯淡下去。

  我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破旧的旅行箱,当年来魔都时,五十块钱买的二手货,我衣物行李也不多,就都放在这口箱子里,我把箱子打开,衣服拿出来,统统放进小黑呆着的那个箱子,很快它就淹没在我的内裤、袜子、衬衫当中。

  “瞄,你是在侮辱我么!侮辱我这只有史以来最聪明的猫么?”它从衣物中把脑袋伸出来,大声抗议。

  “我拖着两口箱子,怎么带小婷?最聪明的猫阁下!”我也懒得理它,在它脑袋上放上一双旧皮鞋,这双鞋穿的久了,很是有些浓郁的味道,不过我估计它也不在乎啦,它又没鼻子,我吧嗒锁上箱子。

  “瞄!”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来,这动静我很熟,踩着了尾巴的猫一般都会这么惨叫,“菜刀,我跟你没完,我的空气采集器,都要被熏坏了!我一定要挠你个满脸花!”

  “小婷,咱们走,一个新的家!”我微笑,那孩子从黑暗中走出来,把手塞进我手里,我却蹲下去,一把抱起她,这孩子瘦的像是一片羽毛,她勾住我的脖子,她说:“哥哥,你会不会也不要小婷?”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会!我保证!”小婷把小脸贴在我脸上,一片湿湿的冰凉,她说:“我相信你,小婷也会保护哥哥,赶走那些住在人身体里的魔鬼!”

  再见了亭子间,再见了房东胖太太,再见了富顺伯,再见了王贵,再见了来娣,招娣,再见了张家阿婆,我在心里默默的跟他们一一告别,再见了蜘蛛!希望下一个房客不会打死你,好运,我冲它挥挥手。

  看了看没有遗漏任何物品,我踩着咯吱作响的木楼梯,走出了石库门,走出了白洋弄,走进了苍茫的夜色里,那无边的黑暗,我已不再惧怕,我不是孤身上路,我有朋友,有兄弟,也有了家人。

  山之巅,海之崖的风景如何,我要自己去看一看!
  ============================================================================
  三十二万六百零七字,这个故事的第一卷,初入江湖,终告结束,再接再厉,第二卷故事更精彩,出场人物更众多,也谢谢这楼里的每一个熟悉的、陌生的朋友们,给你们鞠躬了,真的谢谢大家,不然坚持不下来,还是那句话,不烂尾,不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