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第二卷 全套菜单

  秋天来了,糖炒栗子的香甜味道洒满大街与弄堂,树上的叶子黄了,有风吹过的时候,它们就像雪花般坠落,打着旋飘落到行人的身上,短裙、热裤的姑娘们变的越来越少,我在特尸科的三个月不知不觉就到了最后一天。

  这三个月我跟朱颜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依然会恶作剧,像地主婆一样指示着我满魔都的乱跑替她买好吃的,而我也习惯了站在尸体旁边和她分享美食。有句话叫入芝兰之室,久闻不觉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尸体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惊恐的东西,跟菜场案板上的出售的猪、羊、牛肉没有任何区别。

  尸床上经常躺着一具尸体,而尸体的头部两侧,就放着我和朱颜的酒杯,此外还有一瓶伏特加,我们就着烤羊肉串、臭豆腐、生煎馒头、或者鸭脖子等各色魔都小吃,喝着烈酒,对着开膛破肚的尸体,聊着杀手的杀人手法以及死者的死亡原因。

  黑暗世界里的杀手们,在杀人这件事情上体现出了超凡脱俗的想象力,当然最常见的还是枪伤、刀伤,比较特别的勒杀、毒杀数量就少一些,像斩首、电击、溺死这类手法虽然稀少但也能见到,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杀手其实等级很低,E级,他杀人的方法很独特,开着一部卡车去撞,撞不死再直接碾死。

  技术含量更高的有没有呢?据朱颜说,有,但这类一般连白手套和管道工都用不着,更遑论清道夫,都是伪装极好,只能定性为意外的订单,比如李建国,比如胡鹏。

  比较幸运的一件事,需要提一下,魔都四大A级杀手,灰霾魔都的出手,我曾亲历,夜雨迷离,我有听闻,慕二横江,我见过他订单的尸体,朱颜居然还搞到了一具丧门星残叶出手杀死的尸体。

  这不是一张订单,而是一个B级杀手妄图挑战他杀手之王榜单排名的决斗,看到那具尸体,自以为见多识广的我依旧不大不小的吃了一惊。因为只有看到那具尸体,你才会真的理解残叶风急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丧门星不使用武器,他的武器跟朱颜的男人魔都之虎一样,是一对拳头。而那具尸体简直就像是被卡车反复碾压过了一般,唯一完整的只有一个头颅,全身上下没有一根骨头保持完整,如一摊肉泥,挑战者据说对自己的拳头也很自信,死前两人对轰了一拳。

  这一拳之威,就是死,我曾经很努力的在脑海里还原那一拳的场景,势若疾电,无声无息的挥出那一拳,在拳头撞击那一刹那,空气开始颤抖,空气像是水面一般出现一圈一圈的涟漪,像是地震波一样从对手的拳面沿着手臂一路窜进对方身体里,对手全身的骨头就如同玻璃一样颤抖、崩裂,粉碎,挑战者就像是空空如也的面口袋般倒下。

  这就是杀手之王榜单第四十五位的实力……这就是摩尔庄园惨案制造者的实力……至此我对魔都四大A级杀手各自都有了一个定位,骨灰盒神鬼莫测的拨片占了一个灵字,剃刀慕二刀不染血占了一个快字,人屠夜雨千刀万剐得了一个狠字,丧门星赤手空拳则是一个狂字。

  “想什么呢!明天可就不来了,是不是得吃个饭欢送你一下?等一个人,牛排大餐?我请客!”朱颜说,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从恍惚中醒来。

  “这说要不来了,还有点舍不得,朱颜,老虎的拳头和丧门星比起来谁更厉害?”我说的是实话,这三个月学到了太多的东西,无论是杀人,还是防止被杀,背部,视野不及的地方最为危险,坦克的装甲很强大,履带却脆弱,丧失移动能力的坦克,不再是杀人的利器,而只是待宰的羔羊。

  “老虎可能略逊一筹,毕竟丧门星那是成名已久的A级杀手,但是给老虎时间的话,也不好说……”朱颜沉吟了一会,她似乎已经走了出来,提到老虎已经不会再让她如坐针毡。

  “你不会动那挑战的心思吧?老乌贼那全套菜单,就够你喝一壶的了,你得罪蜘蛛这事,他可不会轻饶了你,老乌贼最护短了!你得罪我也就算了,我朱颜心胸宽阔的很!不跟你计较,菜菜可是个小心眼,你说你得罪谁不好,你去招惹她……我可帮不了你!”朱颜拍着胸脯颇是有些幸灾乐祸。

  “我没有招惹她……”我很是沮丧,最近三个月老乌贼沉寂的很,既无电话,也无骚扰,他似乎在给我时间和小婷相处,传说中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也没有兑现,可越是这样,我越是心神不宁,领路蛇信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就像是泡沫一样消失在了太平洋里。

  “你没招惹她?她生那么大气?你占她便宜了?”朱颜用极度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我赶忙摇头!朱颜又说:“就是,你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她要收拾你,真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把你送去跟那东方酒一起呆着,也是分分钟的事!”

  “全套菜单到底什么东西呀?”我试图旁敲侧击的打探一点信息,朱颜狡黠的笑起来,她说:“叫姐,叫姐我告诉你!”

  “姐!”我心里说句实在的,现在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蜘蛛不理我,老乌贼不理我,就连第四第五那两个二货,最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跟老乌贼熟悉的,只有眼前这个朱颜。

  “恩,乖!答案是,姐姐我也不知道,哈哈哈。”朱颜说,她占便宜真的是特别没够的一个人。

  “我要是通过了他这全套菜单,打不打得过老虎?”我问,这当口吃亏就是福,不能跟她计较。

  “你想的也太远了,打不打得过老虎,我不知道,你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个我知道,今天既是欢送,兴许今天也是最后的诀别了,谁知道呢……”朱颜说。

  “你这人也太不会聊天了吧……没有这么聊的!”我拂袖就走。

  “哎,这欢送饭还吃不吃了?”朱颜在身后远远的叫我,我头也不回,我大吼,吃个溜吃!回家做饭、带小孩,当保姆,没那心情!

  “你要能不死,姐姐再请你吃饭啊,这顿先欠着,一共欠你两顿饭!”朱颜的欢笑声送我走出特尸科,回家前还得去超市逛一圈,这人工智能的营养菜单实在是让人极为头疼,不仅热量、矿物质、维生素要搭配均衡,还要新鲜,还要健康,我特别怀念从前饿了就吃拉面的日子,可是现在家里有个孩子。

  裤兜震动,来了条短信,“啊哈!这练胆就算告一段落了,明天你小子就落我手里了!全套菜单要上菜了!”

  正是那算无遗策的老曹头……
  ============================================================================
  来了来了,劳大家久等,我有罪,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