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看着老乌贼这条短信,我只能苦笑,不死也得脱层皮,我反复掂量朱颜的那句话,对于这全套菜单,我的心态特别复杂,十分恐惧也极度渴望,恐惧的是自己撑不下来,渴望的是经过这样的训练,我或许会变强,在现在的基础上变得更强。

  自古华山一条路,狭路相逢勇者胜!决不能死!一定要撑过这全套菜单,已经踏出这第一步了,这世间后悔药是没有的,既不能退后,就只能向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纵然是箭雨枪林,火海刀山,只有四个字,一往无前!我咬着牙根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让那可恶的老乌贼知道,领路蛇信选择我是慧眼独具,而不是有眼无珠!

  临近傍晚,超市里依旧是人潮熙攘,摩肩接踵。我把牛奶放进购物篮,在购物清单上划掉牛奶,出乎我预料的是,老乌贼倒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虽然背了一百零二万的巨债,那生活费倒是每月准点按时的打到我银行卡里,金额也如约的翻番变成了四千,所以负担这房租和小婷的生活费用倒也绰绰有余。

  每月一千五的房租,二百五的水电煤,一百五的宽带,物业费是由房东承担的,吃饭小婷这孩子虽然吃的不多,但是营养师小黑很讲究,对于食材的品牌、品质、新鲜程度要求很高,尤其喜欢有机食品,经常是花买肉的钱买蔬菜,我对此很是无奈!我就问它,这是跟谁学的!它说是跟地球上最最最聪明、伟大、美丽、仁慈、善良、火辣、慷慨的主人菜菜学的。

  它拍马屁的时候,虽然没有口水飞溅,但是那八只红眼通常会闪得我眼花缭乱,它用此显示自己激动的情绪以及赤胆忠心。我半句也不敢反驳,这是个爱落井下石的小怪物,就是那网路蜘蛛安插在我这的耳朵与眼睛。上次得罪蜘蛛的后果,就是那护短的老乌贼暴跳如雷,所以我对于小黑相当的忌惮,在它面前谨言慎行,夹着尾巴做人。

  这宽带于我本来是可有可无的,小怪物说孩子在家里学习,必须要有网络,它才能及时更新数据库,准备教程,我原本还寻思这孩子还是得办个领养手续,找个学校上学比较靠谱,一转念,就算这孩子不是偷来的,那领养手续也能补办,这户口又怎么办?我自己也是外地户口,这借读手续也是要搞死人的,那小黑大包大揽说它的教育水平绝对一流,远超重点小学,也只好由着它先这么着了。

  有机生菜、补充维生素的柠檬,纯天然榨取的橄榄油,早餐吃的面包,果酱,低脂黄油,土鸡蛋,榨汁用的胡萝卜,苹果、麦片,林林总总,我一边买一边腹诽,这许多臭讲究,要我说,哥我喝着小米粥长大的,不也长开了么!我偷偷往框里放了一盒卤猪耳朵,一瓶二锅头。结完账出超市门口,我还顺便买了两盒烟。

  这新家离榔头落网那瑞金医院很近,就在打浦桥,走到瑞金医院也就十几二十分钟,叫做海丽小区。小区里四栋三十楼的高层,楼与楼的间距很密,绿化和小区环境很一般,每栋楼两部电梯,每层四户人家。好处是邻里之间老死不相往来,彼此之间都保持着一种优雅的陌生,绝没有串门与长舌之患。

  房东举家移民加拿大,委托亲戚对外出租,这亲戚只要房客按时付房租,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绝不会来管房客的闲事,这房子是老乌贼挑的,他那算无遗策也可见一斑。

  我打开防盗门的时候,小婷已经打开了内门,她拿着双拖鞋冲我微笑,我不太会扎辫子,所以她脑袋上的两个小辫有点歪,她还是不爱说话,我不太懂怎么打扮小女孩,所以就照着等一个人里头那个叫萌萌的姑娘打扮小婷。

  现在的小婷蓝色牛仔工装裤,白毛衣,一双粉色Kitty拖鞋,脑袋上扎两根橡皮筋,两个马尾,既可爱又活泼,小脸白白净净,她自己也挺喜欢的。我伸右手想摸摸她的头,她把脑袋躲开,怕我弄乱了她的歪马尾,她放下拖鞋却来帮我拎那一大袋东西。

  “别了还是我来吧,太沉,你拎不动的,那小怪物呢?”我一边换鞋,一边问,我问的是小黑,小婷眼睛亮闪闪的,她把食指比在嘴唇上,嘘,我有点不解,小婷朝我招招手,我把耳朵凑过去。

  “今天是一号,它这个月的自我认知又改了,它这个月要做佛教高僧,现在是它冥想的时间,让咱们都要小声说话,小声做事,不能打扰到它!”小婷轻轻的说,她跟小黑相处的很好,不管小黑怎么疯疯癫癫,她都身体力行的支持。

  “还有完没完了?从猫,到耗子,到鸡,这回倒好,还扮起和尚了!这倒是省事,不用剃头,它本来就是个秃子!它怎么不出去化缘,学人家做做水陆道场!天天让我们吃素,把我们当兔子养,原来是这个由头,它自己想当和尚了!”我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

  我拎着马夹袋进了饭厅,打开冰箱将食品一样一样放进去,小婷在后面将我的鞋子放到鞋架上,顺手把门关上,她也不劝,知道我不是真生气,这孩子特别的懂事,甚至还能帮着干点力所能及的家务,这点让我特别欣慰。

  我放完东西,一转身,小婷站在门口,手指着左边的房间门,我这新家特别规整,两房两厅。进门就是客厅,左边是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右手边是饭厅、厨房、盥洗室。大房间我住,小婷住在小房间,小黑属于居无定所,自我认知是鸡那个月它在浴缸里住了一个月,说鸡是巢居动物,自我认知是耗子那个月,是满屋乱窜时常躲在冰箱顶上,或者沙发底下,它说这是耗子规避风险的自我保护。

  最麻烦是做猫那个月,上半个月缠着小婷一起睡,我也懒得管,反正她俩相处的挺好,下半个月倒好,要跟我睡,说作为一只猫要公平合理的分配它对我们的爱。逼得我,睡觉前都得检查整个屋子,确保它不在,赶紧关门睡觉,它也不屈不挠,彻夜不息的挠门伴之喵喵的哀嚎。

  我打开小婷的房门,这厮背靠着小婷的被子,下面四只爪子交叉,似乎是个盘足而坐的姿势,上面四只爪子第一截两两贴合,举在肚子前面,反正它就是个球,这部位算是肚子还是胸前,我搞不清楚,这似乎是个双掌合十的意思。

  我刚想吐槽,它那红眼睛闪烁起来,它说:“菜刀小施主,何以口出恶言,我佛有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你今诋毁于我,须得小心果报,老衲观你印堂发黑,明日定有灾劫!”

  “这他妈的还用你说么?明天就是那全套菜单了!”我怒斥小黑,我抖开小婷的被子,蒙在它身上,就是一通乱拳,这厮结实的很,三千米深水都没事,它在被子里大叫,“快来人哪,打人犯法啊,打死和尚了啊!小婷救命啊!”

  “哥哥,你饶了它吧……”小婷在后面拉着我的衣角,替它求饶。
  ============================================================================
  功课来了,麻烦大家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一顶,每一个顶,都是码字的动力,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