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所谓不看僧面看婷面,我最再重重给了它一拳,被子里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我解释一下,之所以要用被子闷住它揍,不是怕它疼,是怕我自己手疼,这厮颐指气使了三个月,这口气可算是出了,不过它也确实结实,就我现在这力气,就是口生铁锅也早就打的粉碎了。

  小黑抖开身上的被子,钻了出来,它毫发无伤,黑脑袋上连个瘪进去的印子都没有,它老气横秋的说:“这出家人就是危险啊,唐僧为什么要有三个徒弟保护,我可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你居然敢打老衲,老衲我挠你个满脸花啊!”小黑总算回过神来了,它舞动那八只利爪,就打算扑过来挠我,我却不慌不忙,对于这厮的报复我早有准备。

  “大师,您乃得道高僧,竟然不知佛门十善?”我说归说,脚下还是连退了三步。

  “老衲自然是知道的!这十善指的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 不贪欲, 不嗔恚, 不邪见。小施主以为然否?”这厮又亮出肚皮,四爪合十,端起那有道高僧的架势,一副稳重的样子,我就跟这等着它呢!

  “大师,所谓不嗔恚者,谓不生忿怒之心,嗔恨于人,即是止嗔之善。既不嗔恚,当行慈忍之善也!大师!以为然否?出家人,须当不忘初心,方得正果啊!”我不动声色又退了三步。

  “小施主,此言有理,老衲深以为然,此事就揭过不提,小施主,速速造饭去吧,小婷小施主和老衲都已饥肠辘辘!”小黑说,我心想,小怪物就你还跟我斗,我心花怒放,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着肃穆的表情。

  “得令,谨遵大师法旨!”我转身走向厨房,身后小黑和小婷嘀咕起来,我偷着听了一耳朵。

  “小婷,这做高僧还是挺吃亏的呢,挨了打都不能生气啊……我可真想挠他呀!”小黑说,它这话说的委屈满腹,郁闷之极。小婷轻声说:“恩啊,哪有随随便便就生气的高僧呀,你看唐僧,那么多妖怪要吃他,他从来都不生气,一直都是乐呵呵的。”

  我到了厨房,打开水龙头,这才敢笑出声,我正前俯后仰、手舞足蹈、乐不可支的时候,裤兜传来震动,是条短信,就九个字,再欺负小黑,立马还钱!我立时三刻就蔫吧了……正是那三个月没搭理我的网路蜘蛛,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打了和尚,不也得看看师太么……

  我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她,上回就说错了一句话,立马多了五十二万的债,外加老乌贼的暴跳如雷,和小黑的二十四小时监管,这回可要慎之又慎。

  要说男人都是贱骨头,这话绝对没说错!她对我好的时候吧,我自惭形秽,往外推她,她三个月没搭理我,我浑身上下哪哪都难受,想道歉吧一是怕没面子,二也不知从何说起,三又怕热脸上去贴个冷屁股,到时候下不来台。

  有件特没羞没臊的事,我对谁都不敢说,就连做梦都梦见她……在梦里,她不再是冰山,她依旧笑靥如花的对我说:“真的?不骗人?”

  要说这三个月的夹着尾巴还是靠谱的,小黑果然是她的耳朵与眼睛,这头刚刚揍它,那边蜘蛛就怒了,她估计刚刚就站在瞬间变黑了的屏幕前,听我痛殴小黑?这该怎么回呢,我看着手机,愁眉紧锁。

  “没欺负它啊……”我试探一下先,等回短信的功夫,我看看电饭煲,小婷已经把饭插上了,这孩子就是懂事,才七岁的孩子啊。我从冰箱拿出生菜、紫甘蓝、圣女果 、黄瓜、色拉酱,刚刚打算洗菜,烟灰色大理石灶台上的破手机又响起来。

  “哼!!!没欺负它!!!你揍它没事,你不许欺负它傻!”蜘蛛回我。

  看到这条短信,就像是卸下了三个月所有的劳累与委屈,她终于肯理我了!谢谢佛主菩萨,谢谢自我认知是高僧的小黑,谢谢拉偏架的小婷,谢谢上帝,谢谢CCTV,谢谢凤凰卫视,那快乐就像是火山一样从心里爆发出来,流淌在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在欢笑,在高呼,在奔跑。

  我暗自提醒自己,别乐昏了头,乐极生悲,能够和她做朋友就已经很好了,不能轻浮,也不能生硬,不能冷漠,要克制,要有分寸,我就像是在填报高考志愿一样斟酌,每一个字都重如泰山。

  “它不傻,可聪明了,我没欺负它,它一直欺负我,欺负我三个月了……”我终于回了过去,小黑在房间里高叫,“菜刀小施主,饭可曾造好!小婷女施主,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小婷就吃吃的笑起来,她说:“黑长老,莫要催哥哥,小婷不饿。”

  “赶紧做你的饭!没空理你!” 蜘蛛很快回过来,她可以分享小黑的视野,同时听到这边的任何对话。

  “马上,马上!黑长老勿怪!一时三刻就得!”我也陪着疯起来,不知道那座冰山此时是不是在微笑。

  我虽然不是个好厨子,但有句话叫熟能生巧,这喂兔子的营养菜单好处是做起来简单,菜哗啦啦一洗,再咔嚓嚓一切,然后轰隆隆一拌,就得了。

  “开饭喽!”我叫起来,小黑和小婷比赛谁的速度快,从小房间跑了出来,速度是小黑更胜一筹,它先跳上了饭桌。小婷撅着嘴,她说:“黑长老,你耍赖,你先起跑了!”

  “小施主,此言差矣!我八条腿再跑不过你两条腿,丢不丢猫,丢不丢耗子,丢不丢鸡,丢不丢老衲!”小黑说的似乎也在理,也难怪小婷不高兴,这类比赛她从来没赢过。

  小婷的营养餐很简单,白粥,肉松,蔬菜色拉,一个白煮土鸡蛋,饭后必须再吃一个苹果,我刚把卤猪耳朵和二锅头拿出来,小黑立马聒噪了起来:“善哉,善哉,众皆以为沽酒而饮,无损于人,殊不知酒能乱性,人间许多罪恶,皆以酒为媒,这杀生更是诸恶之首……”它还要滔滔不绝下去。

  “黑长老,再啰嗦,我可揍你了,你是得道高僧,不能还手的!”我威胁小黑,它倒是光棍,好汉不吃眼前亏,立马闭嘴。这家伙很奇怪,它也不吃东西,但是每次吃饭都要参与,说这是培育小婷的家庭观念,吃饭时,一定要每个家庭成员都参与。

  它就像是没电了一样,肚皮着地,趴在桌上,小婷低下头,估计在偷乐,又怕黑长老没面子。

  我端起酒杯,美滋滋的喝了一口二锅头,生活甜的跟蜜一样,醇的跟酒一样,快乐的像过年一样。

  明天,就是那全套菜单了,信心却像是喝下肚的酒液一般,从喉头而入,直达脏腑,浑身泛出暖意,脑海里只有三个字,我能行!
  ============================================================================
  今天码的很艰难,所以晚了点,大家见谅,功课来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帮着顶顶,谢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