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大门右侧有个正方形的白色匣子,上面有从零到九的数字,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光彩,很像银行的ATM键盘。就看见那朱颜转身在那上面迅速的按动,头发的缝隙间,能看到脖子上雪白的皮肤,薄薄的,却有个小小的刺青。刺的居然是一个黑洞洞的锁孔,皮肤雪白,刺青漆黑,对比异常分明。

  咔哒的一声,门打开了,一股白色的寒气从门缝间直溢而出,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汗毛在一根根的竖起。朱颜拉开右边的门,对我做个请的手势,笑着说:“欢迎来到我的世界,特尸科。”

  我慢的跟蜗牛一样往里走,心跳在加速,手心里全是汗,光听名字特尸科三个字,这他妈的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 老曹头啊老曹头,他日定要报这一箭之仇。正挪着小步暗自寻思期间,屁股一阵巨痛,我一个踉跄直接扑进了门内,手上捧着的东西四散飞走,那朱颜嫌我慢居然直接踹了我一脚。

  看你那副怂样,大老爷们的,磨磨叽叽个屁啊……”她从我身上跨过去,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全身一阵阵的发冷,跟赤身裸体跳进了冰水里一样。这房间的温度绝对不会超过十度。

  这是个巨大的黑色房间,黑色的墙壁,黑色的地板,黑色的天花板,黑色的柱子,一股味道向我的鼻子撞击而来,如此剧烈,我的眼泪几乎都要夺眶而出。那是奇特而让我从此终身无法忘记的味道,那味道像是医院里刺鼻的消毒药水,混合着尸体慢慢腐烂的恶臭,其间还夹杂着屠宰场的血腥味,还有焚烧的烟硝味,还有烤肉的油脂味,还有机械切割时金属高速摩擦的那种焦臭,甚至还有蜡融化的那种味道。

  我慢慢从地板上爬起来,冷的厉害,不由得双手抱肩,我环视四周,暗自估算了一下面积,以我的步幅, 每一面墙壁大概需要三十几步,我每一步按照七十厘米计算的话,这一面墙的长度就是二十米左右,那么这个房间的面积就达到了四百平米之巨,我暗自心惊。

  右边是一排接着一排的货架,跟图书馆的格局相似。货架用不锈钢制成,很结实,闪烁着淡淡的金属光芒,货架高度很高,顶端已经接近黑色的天花板,我估计有三米多的高度。货架上堆满了无数的白色长方口袋,袋口扎的很紧,每个口袋上都有个小小的白色吊牌。我的心跳骤然加速,血液急速的涌向脑部,这大概全是尸体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暂时不用看到那些尸体的全貌。

  往左一些用玻璃隔出了一个透明的房间,面积大概有四十平方的样子,里面摆着一张不锈钢的尸床,长有二米,宽度一米二。尸床顶上悬着一盏大大的无影灯,贴着玻璃摆了几张不锈钢矮柜,堆满了我说不上名字的金属器械,这些器械有个统一的地方,就是都散发着锐利的光芒。地面却是用一块块黑色钢板构成,上面均匀的布满了圆孔,我猜测可能是便于冲洗,可是整个房间的地板都是地漏,也还是略嫌夸张了一些,后来我才明白,这绝不夸张……这房间跟老曹当时改造我的房间颇像。

  我目光离开玻璃房,那正面墙壁上有一样东西,正对着我,是一个黑漆漆的铁疙瘩。四米见方端端正正嵌在墙壁上,那铁疙瘩像是一个只有嘴巴却没有其他五官的头颅。上下嘴唇是不锈钢,黑洞洞的嘴里吐出一条吊死鬼般的长舌,应该是个传送带,还是不锈钢。我不禁摇了摇头,今天我可算是见识了不锈钢的巨大市场了,走到哪,哪都是不锈钢材质。

  一个不明黑色物体带着风声朝我飞来,我举手轻轻一抓,入手绵软,是个黑色的口袋,打开一看,一件深蓝色连身服,一幅深蓝色口罩,一个深蓝色帽子,一副白色手术手套,一双黑色的软底长靴,一件沉甸甸的黑色牛皮围裙,。我一件件往外拿,躺在袋底的是一副淡蓝色护目镜。我不解的顺着物体飞来的方向看去,那里站着一个体型娇小近似于人的蓝黑色物体,我顿时吓了一跳。

  “赶紧换上!”话音很严厉,那人形物体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声音,听声音原来是那朱颜,是人就好,我长出了一口气。朱颜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面目,她的两只手虚举在胸前,手掌心冲着天花板,浑身上下全副武装,穿的正是包里这身行头。浑似电影里的科学怪人。

  武装到了牙齿,这话极其适用于现在的朱颜,就连那对漂亮的杏眼都藏在护目镜的后面。她带着手术手套的手,往身后指了指,我转头去看,左边墙壁上有好几扇门,她指的正是最左边的一扇。似乎是示意让我进去换衣服,想想也是,总不能当着人家姑娘和无数个死鬼的面换裤子吧。

  这姑娘脾气火爆,性如烈火,我是领教过了的,屁股到现在还在疼,我一溜烟捡起地上的东西,走向那扇门,门上写着更衣室。这间房间却不大,七八个平方跟我那间亭子间差不多,房间里只有两个长方形的灰色衣柜并排而站。另外摆了一张木质长凳。

  更衣室里还有个房间,我好奇的拉开门走了进去,居然是个浴室,显然经常使用,跟黑色房间的阴森恐怖不同的是,这间浴室温馨异常,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四壁镶着粉色的马赛克,乳白色大理石的洗脸台,银色的淋浴莲蓬头,毛巾架上放着白色的大浴巾,连洗衣机、干衣机都有,洗脸台上摆满了女性用品,都写着洋文,我也看不懂。

  洗脸台镜子上用红色唇膏画了214三个血红的数字,二月十四日是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这是一个充斥着爱情的日期,男生们捧着玫瑰和礼物去求取肉体的布施,全魔都的旅馆将在这一天爆满。这朱颜的214会不会跟情人节有关,她这样的神经病也有男人会爱上她吗?如果有,这男的脑子怕是进了水,还不是一般的水,是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