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自从被老乌贼禁止使用交通工具后,我一直是依靠双脚在这座巨大的水泥丛林间穿行,我以为老曹头在整我,初期很是抗拒,后来慢慢习惯,直至现在我已经热爱上了奔跑。人类发明了自行车、摩托车、汽车等各种各样的代步工具,却遗忘了脚天生就该用来奔跑。

  奔跑是天赋本能,是力量与速度的结合,是对空气阻力永不认输的抵抗,是足尖的飞翔,我使尽全力,像是一匹烈马般朝着前方狂奔,冲过前方一百米的白线后,我开始减速。

  耳边却听到一个机械冰冷的声音,百米十一秒二,八点九三米每秒,这声音很像第一次见到小黑时候它说话的声音,但是现在小黑的声音已经不一样了,不再机械,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情绪,而且这不是它通过声纹模仿他人的声音以及情境,而是属于它自己的情绪,换言之,它越来越像一个有血有肉的生物,而非冰冷的机械。

  我朝老乌贼跑过去,我一边跑一边看着他的脸,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判断我的速度是否差强人意。

  “我这速度还行么?”我问。

  “将就,凑合吧。测试下一项。”他转身就走,这叫什么话,将就?凑合?标准是什么……我心里一阵无语,我一边追他,我一边问,“那小尼姑的速度是多少?”

  “比你快,她已经接近十米每秒了,对了,我听朱颜小丫头说,你接生煎包子很是了得啊,说是比魔都马戏团那猴都强,沾上毛就能顶替那猴子,有没有这事?”老乌贼说。

  “比我还快?”我有些难以置信,目前地球上的女子百米世界纪录不过是10.49,接近十米每秒的言下之意,这紫依的速度已经跟世界纪录不相上下了,这姑娘的潜力也太惊人了,过去三个月呆在曹公馆的紫依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羡慕,是羡慕不来的,废柴,人家的根骨太好了,不然迷路避役抢她做甚?也就是惜才,见猎心喜,这良驹遇见伯乐,自然是脱胎换骨,突飞猛进。也就是我倒霉,摊上你这么个废物……”老乌贼居然自怨自艾起来。

  我胸口又被他狠狠插了一刀,却也懒得回嘴,老乌贼在一个正方体面前站住,这玩意很是奇怪,没有一扇窗户,就像是在地面浇铸的混凝土墩子,青灰色外立面粗粝而厚重,老乌贼所站的地方是唯一的入口。

  这入口两米见方,如同手术刀切割出来的一样横平竖直,好像这立方体就是块豆腐一般,被人用刀剜去了两米长宽,三十公分厚的一块,右边门框上有个泛着蓝光的匣子,这东西我见过,网路蜘蛛那间圆球房间的门外就有一个,这东西叫做虹膜识别系统,门框当中镶嵌了一块亮闪闪的银色金属板,这块金属板的正中蚀刻着一只正朝四面八方挥动腕足的黑色乌贼,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老乌贼得意的嘿嘿一乐,指着那蓝匣子说:“把右眼凑上去。”我把眼睛凑上去,没有预料当中的刺眼,眼前是一个由无数条白线组成的世界,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无数条白线,纵横交错,一道蓝光自下而上扫过我的眼帘,之前那个广播我速度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虹膜扫描已完成,给与第十号虹膜特征拥有者训练基地几级权限?”

  “给与二级权限,仅限于出入与使用基地设施。”老乌贼似乎在回答那个声音。我是第十号虹膜特征拥有者,这意味着我之前还有九个人经过虹膜扫描,除开失踪的开路羯蚁和去寻找他的蛇信,在魔都的渡者六道还有八个人,对,再加上一个紫依,我正好是十号。

  “明白,给与二级权限。”那声音回答后,那刻着乌贼的银色金属板缓缓下沉,露出一个黑洞洞的门户,老乌贼抬腿就往里走,我也只好跟了进去。在老曹头跨过门框的同时,灯光亮起来,把四下里照的亮如白昼,这正方体果然是空心的。

  四壁的墙体厚度约为一米,正方体十米见方,里面没有摆放任何物品,地面居然不是平的,而是金属的,带着弧度,正中心是一个黑色的洞口,直径跟篮球差不多,整个地面就像是卫生间排水的地漏,那个黑洞就是排水口,这并不算最匪夷所思的,更让我感到不安的地方,是墙面。

  墙面不再是跟外面一样的混凝土,而是一米见方的黑色金属板一块接着一块,用一颗颗银色铆钉固定,铺满了顶部与四壁。混凝土的强度都不够?还要用金属板加固,这岂非就是一个金属的牢笼?除了地面正中那个洞口,连一只耗子也逃不出去……

  更可怕的是四壁和天花用铆钉固定了无数的机器,黑色,造型怪异。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些机器有些像是火炮,没错,它们都有着一根黑色的炮管,大约七十至八十毫米之间的直径,黑洞洞直指前方,数量是多少,我数不过来,我有些不安,这房间到底是干嘛用的?我后背有些生寒,老乌贼却像是欣赏艺术品一样陶醉其间,我本能的觉得大事不妙。

  “哎,无胆小色鬼,这间房间造价不菲啊,连我都有点心疼啊,我殚精竭虑,彻夜不眠,苦苦思索,点灯熬油的想了好几宿才想出这第二道菜啊,我容易么我,咦,臭小子,你人呢……”老乌贼一边慨叹,一边回头找我,我已经悄无声息的退到了门框边。

  “你要上哪啊?关门。”老乌贼狞笑起来,这一声令下,那道钢门瞬间把我逃跑的唯一希望堵了个结结实实。不仅如此,内门框的边沿居然全是机械手臂,这些机械手臂上也装着一模一样的机器,三十六台火炮样子的机器咔咔作响,门洞四平方的空间瞬间就变得跟四壁与天花一模一样。

  “这房间就是全套菜单的第二套菜?”我问老乌贼。

  “不仅是第二道菜,还是第三项测试啊!这个房间每面墙壁是六十四平米,四壁加上天花的面积是三百二十平方,每平方都摆了九台机器,总共是两千八百八十台机器啊,每台机器都是特别订制,光等它们漂洋过海就等了两个多月,单价是四万五一个,不算四壁的合金板,以及铺设的费用,你算算花了多少钱,一亿两千九百六十万啊,菜刀,你还跑,你对得起谁!你对得起我老乌贼,你对得起这巨款么!”老乌贼两眼泛着贼光,他就像是进了鸡圈的狐狸一般得意。

  “这第一道菜叫带你飞翔,这第二道菜呢?”我问,我震惊于老乌贼报出的这个数字,2880台机器,居然花了一亿两千九百六十万,这才是一个立方体,其他的立方体里又会是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

  “这第二道菜,叫做护短乌贼的怒火!”这死老鬼已经兴奋的脸蛋都泛着红光,他背手而立,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我心里就一个念头,真不该得罪蜘蛛,这回惨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
  谢谢帮我提名的大家咯,么么哒,无以为报,努力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