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这件作战服被蜘蛛命名为黑岚,岚意指山间的薄雾,黑岚就是黑色的雾,兼有夜行、防水,防弹,防刺,防砍,分散冲击力的作用,正常来说,能传递到你体内的冲击十不存一,没有这件作战服以及订制头盔,你再能忍也会有生命危险,骨折或者体内脏腑受损的恢复时间可是很长的,即便是我出手替你医治,也会耽误许多时间,赶紧换上吧。”老乌贼说。

  这蜘蛛对黑真的是情有独钟,黑寡妇3号,小怪物小黑,平日里爱着黑衣,这作战服居然命名为黑岚,我摸着那衣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那蜘蛛可是不会武功的,除了一个聪慧如外星人的大脑之外,她几乎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假如遇到危险,这件黑岚可以说是等同于她第二条生命。

  “这衣服蜘蛛还有第二件么?” 我问。

  “第二件!都说了是孤品,这件黑岚耗费将近一百万只蜘蛛吐的丝,天然蜘蛛丝主要来源是结网,产量非常稀少,又有同类相食的习性,无法大批量、高密度人工饲养,制造一件的难度可想而知,就这件也是蛇信当年出手弄死了一个圣盾的猎手,杀其人而夺其物,给那丫头保命用的,她倒好,转手送你了……”老乌贼说。

  “那这衣服我不能要!”我说,这黑暗世界的危险,我早已领教,羯蚁生死不明,蛇信远赴美利坚,这暗潮涌动的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倘若这网路蜘蛛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万死莫赎!

  “我就说他不能要……小菜菜!”老乌贼对着天花板在说话,在魔都的某个地方,网路蜘蛛一定正在关注着这里,我翘首以待,她依旧没有说话,四下安静如真空,倒是老乌贼掏出手机看了看。

  “她说不是送你的,算借你的,这黑岚于她也就有一个作用,防弹,对你而言是训练的生存率大幅提高,她已经弄了一套紫依那种的,那衣服单就防弹效果而言其实跟这件也差不多,行了,大老爷们别磨磨唧唧了,赶紧换上,速度。”老乌贼说。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多说也是无益,我拎起那箱子,就打算找换衣服的地方,我问老乌贼,“更衣室在哪?”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老乌贼还要看你啊,我老乌贼可是直男,绝不是一个老玻璃!你以为自己体型跟米开朗琪罗,掷铁饼者一样完美啊,就你这芦柴棒的小体格,我稀罕看你啊,我呸!”老乌贼立刻就开启了嘲讽技能。

  “不是怕你看……”我一边说,一边手指了指天花板,网路蜘蛛既然能听见能看见这的一举一动,当着她的面换衣服,我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噢,这倒是我疏忽了,那丫头脸皮薄,她才不稀罕看你呢,这网上什么肌肉男没有,什么龙格尔、范?迪塞尔、杰森.斯坦森,那一个个,啧啧,要肉有肉,要型有型,要脸有脸,我们菜菜要看也得看那样的!”老乌贼滔滔不绝。

  “老乌贼,你再哈七搭八,再讲我坏话,我让避役姐姐收作你!谁看肌肉男了!我才没看呢!”那座冰山又气又恼的声音突然就响起,这声音急得都带了颤音,显然是动了真火。哈七搭八,魔都俚语,胡说、臭贫的意思,收作也是俚语,收拾的意思。

  “我错了,菜菜,我错了,老曹真错了!不生气,不生气!”老乌贼贼眉鼠眼的冲着空气四面作罗圈揖,语气诚恳,神态慌张,从来都是气定神闲,肆无忌惮,颐指气使的老乌贼,这倒是难得,我颇有些幸灾乐祸,我有些忍俊不禁。

  “你也不许笑!哼!”冰山怒气冲冲,这叫什么事,我还不能解释,我没笑她,总不能当着老乌贼的面说我是看他吃瘪幸灾乐祸吧…… 这死老鬼太难缠了,不得收拾死我啊……我看了看四周,非常确定这儿是很深的地下室,这居然都能躺枪,我真心无语。

  “菜菜,不生气,不生气,我替你收拾这臭小子,这E套训练模式发射速度增加到六十公里时速,恩,就这么定了,千万别告诉避役哈!”老乌贼冲着天花板谄媚的贱笑,死老鬼转手就把矛头对准了我,把我给卖了,我没招谁没惹谁,这就给突然加了十公里的速度,我在心里勃然大怒,挨个问候他十八代母系族人,脸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波澜。

  “哼!”网路蜘蛛哼完这一句,再无响动,老乌贼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等了良久,四周万籁俱寂,他这才如释重负的用手摸了摸额头,摸完再对着空气甩了甩手指,这是个形体语言,如获大赦,挥汗如雨的意思。

  这厮怕那避役真不是一点半点,俗话说的好,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话可是真没说错。我对这个抢了紫依的迷路避役是越来越好奇,能把这也算是天赋奇才,惊才绝艳的老乌贼收拾的服服帖帖,这到底是何等了得的人物?

  “好奇是吧?好奇我怎么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是吧?”老乌贼微笑着把一张脸凑到我的面前来,他这笑有点瘆人,皮笑肉不笑,我立马否认,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不好奇,一点也不好奇。

  “这六道里,杀人最多的是开路羯蚁,最狠的却是这迷路避役,你切记,切记!翻起脸来,六亲不认!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你以后就知道了!走,去休息区!”老乌贼一点也不害臊,他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嘴脸也确实让我佩服,他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我只好拎着箱子跟在后面。

  老乌贼走到上次紫依跳楼的那个立方体面前,我之所以能认出来,是因为只有这个立方体的侧面有漆过红漆的铁质楼梯,杀手独眼阿迪曾被扯着头发一路拖上去,他的脚跟撞击在铁楼梯上的声响,仿佛依旧在我耳边回响。

  “上次你来的时候,这台子是实心的,偶尔六道凑齐了见见面,聊聊天,开开会用,这回可不一样了,臭小子,别说我老乌贼就知道成天欺负你,对你不好,这休息室就是我送你的礼物,自己进去看看吧。”老乌贼站在银色的钢门面前微笑,他还很绅士的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第一道菜带你飞翔就整的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别又跳进他的套里,我暗自警惕起来,我抬眼看去,这回可倒好,这门上的图案是个白头发山羊胡子老头,带了副黑框眼镜,还围了个围裙,带了一个黑领结,我犹豫起来,这图案有点似曾相似……

  我靠,想起来了,肯德基,山德士上校?也不对,人家山德士上校是很慈爱、温暖的一张脸,这张脸怎么有点猥琐、阴险、贱贱的呢?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像老乌贼啊!============================================================================
  幸不辱命,本周五更完成,明天继续更新,谢谢提名和顶帖的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