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浴室跟外面截然不同,很是温暖,我惬意的深呼吸,有幽幽的暗香,正是车里闻到的香味,白玉兰的味道。正自陶醉不已,身后响起了急速的脚步,我顿时一惊,暗想,大事不妙,那朱颜怕是等的又要火山爆发了。

  我屁股上肌肉顿时绷紧,随时准备再挨一脚,却见那科学怪人风一样的刮进来,越过我,打开干衣机,捧起一堆衣物,那堆衣物五颜六色,最上边一样黑色衣物就是三根绳子穿在一块二指宽大小的布上,来魔都见识过许许多多屁股的我,已经知道这玩意叫做丁字裤……顿时有些浮想联翩……

  我喉结滚动,干咽了一口口水,却见那科学怪人死死的盯住我,隔着口罩和护目镜,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和神态,我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她恨恨的一跺脚,又像风一样的刮了出去,我心想,好险,也不知道这么厉害的姑娘是不是也会脸红,真想看看啊。

  我关上门,换那身行头,质量相当不错,尼龙的材质,防水透气,居然还有保暖功能,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那黑色牛皮围裙,带上这玩意,基本就跟菜市场的屠户如出一辙,最后我带上那护目镜,眼中的世界变成了淡蓝色,跟朱颜脖子上薄薄皮肤下静脉的颜色差不多。

  走出浴室,却看见一张既嗔且怒,腮若桃李的一张脸,两颗小白牙紧紧的咬着嘴唇,此时的她却是把那护目镜和口罩都摘了,我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面临将是如何的狂风暴雨。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穿的艳丽性感本就是为了博取目光和注视,可是当你看她的时候,这个尺度让人非常难以把握,看的肆无忌惮会被斥责下流、无耻,你就是不看,也没有好果子吃,定然是一个伪君子外加死玻璃的下场。

  只不过是看到条丁字裤罢了,又不是看到穿了丁字裤的她,至于这么如临大敌、阴风阵阵、蓄势待发的么……况且这事又不赖我,我默默的郁闷。

  我站着,她坐着,良久。

  “坐下。”她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又回到了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只好在那长条凳上坐下,斜斜的只坐了半边屁股,以防她随时发难。以我现在的力量、速度和反应。只要她不是暗算,我逃开还是有把握的。

  “知道我这特尸科什么意思么?”她问我。

  我看着胸口的员工工牌,那里写着特尸科助理,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确实是如坠云里雾里,简直是莫名其妙,委实可恶!可恨!说好的练胆呢?

  “我是个清道夫,清道夫你总该知道吧?”姑娘原本神情带着些骄傲,见我一无所知,她顿时有些泄气,旋即又追问,我继续大摇其头。

  “你们渡者六道,也算是杀人这买卖里顶儿尖儿的人物了,怎么就会弄进你这么一个蠢材……”对面那姑娘是发自内心的在鄙夷和叹息,这个我能感觉到。我有些暗自发怒,就用眼睛冷冷的瞪着她。

  “你不要不服气,杀手里偶尔会有渡者这样的高手,渡者里却从来不会有任何一个菜鸟杀手,就你这三两铁打不了几根钉,没的坏了渡者的名头。今天姑奶奶心情好,就来当当这幼稚园的老师,老曹头这个老乌贼,真是一点便宜占他不到!看在蜘蛛的面子上,罢了罢了。”朱颜有些悻悻然。

  “清道夫是一种鱼,非常善于清理水族箱里的垃圾,在替别人杀人这个行当里特指处理尸体的专家,专司毁尸灭迹的工作。我不是你们渡者,只是个尸体处理专家。”她似乎有些小小的遗憾,我则对于老曹头的外号很是满意,这糟老头子不仅黑而且贼,更善于玩弄障眼法,从第一分钟见到他,我就一直在吃瘪、吃亏、上当、受骗。这确实是一条老狐狸,不,是老乌贼!

  但是,似乎刚刚提到个蜘蛛,这又是谁?丝瓜曾经说过,渡者有六道,是谓领路蛇信、开路羯蚁、断路穿山、迷路避役、退路乌贼、网路蜘蛛。 六道已现身两位,这丝瓜又是不是六道中人呢?我越来越好奇。

  “你知道为什么要毁灭尸体,毁灭尸体有多少种方法吗?”朱颜问我。

  “……”我继续无言以对,你都说了我是蠢材了,还问个屁啊,我心想。

  “最好的杀人者,比如渡者,从来都是籍籍无名的。杀人者,取走他人的性命,只要能取人性命,无所不用其极。干这行当,有那单枪匹马的菜鸟,用枪械或利刃,杀人于闹市,弃尸而去,其实都是不入流的瘪三。杀人也是买卖,是如履薄冰的买卖,买卖就要长久,要长久就要与人方便,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这样堂而皇之的杀人,不说轰动全国,震动魔都那是免不了的,条子必然是要穷追猛打、掘地三尺的找凶手。到时候不是挨枪子,就是拣肥皂,要么就是逃到国外去,这买卖还干的下去么?”朱颜说的行云流水,我听得意犹未尽,我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不给条子找麻烦,就是不给自己找麻烦,没有尸体只能定性失踪,这魔都每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抛妻弃子去私奔,有多少人雉伏鼠窜的躲高利贷,有多少人中饱私囊卷款而逃,人们就像黄浦江上的垃圾一样,漂浮、沉没、消散,条子们管的过来么?所以这清道夫就有了市场,并且越来越专业,我就是个清道夫。处理那些不该存在水域里垃圾。”

  “特尸科又是干什么的?”我不禁追问。

  “特尸科就是特型尸体处理科,我不仅毁灭尸体,我还热爱尸体,妆点尸体。人类只有成为了尸体,才是最为安全和美丽的状态。没有了勾心斗角、没有了阴谋诡计、没有了暗箭伤人、没有了朝秦暮楚、没有了蝇营狗苟,没有了利欲熏心、没有了巧言令色、没有了两面三刀,当血液不再流动,心脏不再跳动,脑细胞停止计算的时候,人才有了那蒙主圣光赐予的与生俱来的美丽。”朱颜的眸子里绽放着光彩,那是迷恋、爱慕、崇拜的光芒,她竟然真的爱着那一具具冰冷,残缺或者完整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