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拉开那沉重的船舱门,我和老乌贼进到了盥洗区域,依旧像是钻进了废弃的钢铁厂一样,满壁均是铁锈红。九个一米八高,五十公分宽的铁锈斑斑的灰色更衣箱在左边一字排开,当中放了一条二米长的黑色金属长凳。这场景让我很是无语,这简直就像是游戏生化危机的场景,我特别想一个个打开这些箱子翻一翻,兴许能翻到军火或者恢复剂什么的。

  “老乌贼,你是不是生化危机的游戏迷啊?”我问,进了盥洗区域以后,这死老鬼明显底气足了不少,蜘蛛脸皮那么薄,肯定是不会监控这片男人换衣服的区域。他坐在长凳上一边脱他那丝绸唐装,一边不停的碎碎念:“小白眼狼!小白眼狼!”

  “生化危机是什么?有那打游戏的功夫,我不会出去泡几个美女,喝着小酒,畅谈人生、理想和爱情,聊一聊风花雪月,做一些爱做的事,赶紧洗澡换衣服,扯这闲篇!”老乌贼迅速翻起了白眼,这老东西还真是会享受,就连四角内裤都是丝绸的。

  按理说男的看男的很怪异,我也是个直男,可我依旧忍不住看老乌贼只穿着短裤的身体,他的脸看起来是六十岁的样子,可是这具身体简直就像是十八岁的少年,充满着力量和活力,由内而外的焕发着一种光彩,既不像魔都之虎的铜浇铁铸的身躯,也没有老年人的大腹便便以及垂垂老矣,而是宝光内蕴,绝世出尘。

  “看什么看!看得我老曹都怪不好意思的……我可是直的!只爱美女!”老乌贼说,他嘴里说不好意思,行动上可是一点没有,也不知道哪里提溜出一桶汽油来,照着头就是一通浇,淡黄色汽油就如同是瀑布一样倾泻在他身体上,整个身体就像是黄金浇筑的一般,流光溢彩。

  我突然明白这老乌贼和魔都之虎的区别在哪了,老虎如同横行的坦克,他碾碎阻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切障碍物,可是对于力量的绝对控制,跟老乌贼比起来就天差地别了,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老虎就像是堆在空地上的火药,爆炸时天崩地裂场面惊人,却浪费了太多的能量。老乌贼却对自身的力量收发由心,如臂指使,即使是一根指头也能瞬间爆发出巨大的伤害力。

  “我靠,你不会真是个小玻璃吧?看着不像啊,你可是个想钻发廊的无胆小色鬼呀!”老乌贼一边用汽油搓自己身上的油漆,一边贱兮兮的问我。

  “就这点破事,你都念叨多久了,有点新词没有?你老曹就从来不去风月场所?”我有点恼羞成怒,我不再看他,自顾自的脱衣服,然后剩了条内裤,右手成漏斗状倒了一捧汽油,慢慢揉搓我那满是胶水的眼睛。连胶水都玩上了,你大爷,死老鬼,我一边搓胶水一边腹诽。

  “风月场所,我自然是去过的,可我老曹那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从来不钻小发廊啊!发廊也算了,我也没嘲笑你这个,我笑得是你个臭小子,三过其门而不敢入的没出息啊!你还算是个男子汉么你!窝囊废!我先去洗澡了,你赶紧的,这地摊货的运动服、运动鞋趁早扔了,你那更衣箱里都给你备好了。”老乌贼这句话给我噎得半死,他哼着小曲唱着歌走进了浴室,那沾满漆的白唐装,被他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他哼那曲子有点熟,极其轻佻而淫荡,我竖着耳朵听了会,歌词是这样的:“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过,听我唱个十八摸。”死老鬼居然唱的是十八摸,老而不死是为贼!老而不死还好色是为色贼!怎么不天打雷劈了你。

  这歌老听人念叨,就是没听全过,我还想再听,那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就响了起来,这水声盖过了歌声,我也只好放弃。这胶水真不是一般的难缠,整整搓了五分钟,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我的身体,接着继续搓我身上的漆。

  这躺枪真是特别无奈的事,我这地摊运动鞋和运动服,怕是洗不出来了,我一阵肉疼,这快要一百块钱了,能吃好几顿猪头肉呢,我靠。

  那九个更衣箱,很容易辨识,门上都雕刻有图案,第一个是一条昂着头吐着信子的蛇,这自然是那领路蛇信的,第二个是一只杀气腾腾、暴厉恣睢的蚂蚁,这个是开路羯蚁的,要说这渡者六道之间磕磕绊绊、小打小闹也是有的,这感情却真的亲如一家,去了美国的蛇信,和已经失踪的羯蚁,依旧给他们准备了两个箱子。

  五只威风凛凛的穿山图案一模一样,身上密布着闪闪发亮的鳞甲,只是体积上的区别,第一个体积最大,这自然是第一的,最后一个最小,而且紧挨着乌贼的自然是第五的,我的眼睛顺着乌贼扫过去,最后那一个自然是我的,看到属于我的图案,我又在心里怒骂了一句,你大爷!

  那是一把菜刀,是菜刀不假,但这把刀实在是很凄惨,破破烂烂,就连刀刃都满是大大小小的缺口,这哪里是把菜刀……简直是把锯……就连刀柄也不是完好的,而是一左一右两块破木头,用电线缠了一缠,雕刻的极为用心,就连刀背都是弯曲而不是笔直的,他妈的,我又不是金蛇郎君!其他人的都是威风凛凛,就我的这个极为不堪,这肯定是那算无遗策的死老鬼在算计我,羞辱我!

  忍!忍!忍!我还是没忍住,我终于还是转身朝浴室方向比了个中指,这更衣箱是指纹开启的,倒不是虹膜辨识,我大拇指按上去以后,柜门吧嗒一声自动弹开。

  里面理的整整齐齐,柜子分为三层,第一层挂着整整四套黑色作训服,第二层是棉质的白色内衣、内裤,最底下一层,放了四双极度帅气的高帮作训靴。我见猎心喜拿起一双来,不禁暗自赞叹,鞋底就像是轮胎一样有着精美的花纹,靴面黝黑锃亮,鞋帮部位内有柔软的内衬,就连脚踝也可以完美保护,乌拉,费鞋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以后不用自己买鞋了!不仅不花钱,真他妈的帅啊!

  我回头在我的地摊运动装上擦了擦手,打开了银色箱子,拎起那件黑岚小心翼翼的挂起,蜘蛛的礼物,看着这件既能保命又价值连城的黑岚,我不禁微笑起来,但是想到这件衣服的来由,我的心又开始沉甸甸。

  老乌贼说,那是领路蛇信弄死了一个圣盾的猎手。圣盾,美国国家秘密机构,敢于捕猎S级高手的极为神秘、实力无法评估的组织,居然被蛇信杀了他们的一个猎手……

  远渡重洋的领路蛇信,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我不禁默默祈祷。
  ============================================================================
  本周第五更,幸不辱命,大家看完帮着顶顶,还有每天记得嗒嗒嗒二十下噢,么么哒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