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惨烈啊,这哀嚎和怒骂,听的我肝儿都颤抖起来,太惨烈了,两个贼骨头这回可吃了大亏了,耳听得外边一边哀嚎,一边在争抢,抢的也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居然在抢水龙头……

  “你别霸占住水龙头啊,让我喝两口!我还是你哥呢!”这说话的声音是第四,第五也不回答,只是咕嘟咕嘟的在喝自来水,他唯一得着空的时候,就说了三个字,里边有!又继续开始咕嘟咕嘟,就像是大旱了三年的地一样。

  咣,浴室门被拉开,一条大汉如同旋风一般刮了进来,看清第四的样子,真把我吓了一大跳。第四原本是古铜色的皮肤,这回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张脸和秃头皮变成了火红色,还带了点紫,比关二爷差了点意思,更接近番茄的颜色。

  他嘴大张着,两只蒲扇大的手掌,就如同两柄烧火的扇子般呜呜的往嘴里扇风,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就跟毛细血管突然破裂了一样,更夸张的是他的耳朵和鼻子,往外漂着白烟,就跟生煤球炉子,或者火灾现场似得,他从我和老曹中间蹿过去,差点一头撞上那面镜子。

  也亏了这第四,身手了得,两脚一交错,后脚变前,前脚变后,鞋底和地面都摩擦出了一缕青烟,他停在了洗脸台前面,他第一件事就是把水龙头打开到了最大,这次碰到了更艰巨的困难,洗脸盘以及水龙头之间的空隙过小,那颗秃脑袋太大,塞不进去,他只好用手接了两捧水,往嘴里倒,这水能喝进嘴得十不足一二,那倒进嘴里的水就如同是沸腾了一般,冒出丝丝白雾。

  看见这般惨状,脊背生寒的我立刻就作了一个决定,以后绝不掺合他们偷雪茄的行动,这料加得也太生猛了……那边第四嫌这水喝得太慢,动了真火。他右手中指食指在上,其余三只手指在下,一把牢牢的抓住了那水龙头,就像是抓破了猎物颅骨的利爪,也没见他怎么用力,卡塔的一声,那不锈钢的水龙头和水管就分了家。

  一股晶莹的水柱如涌泉一般冲天而起,还没冲到天花板,就被一张大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半路截住,就看见第四的喉结像是火车车轮一样动起来,咔哒咔哒,咕嘟咕嘟,咔哒咔哒,咕嘟咕嘟,这一喝就是一炷香,看得我眼睛都直了,这水容量也太大了!

  不是他想一直喝,问题他一脱离那水柱,就立刻生不如死,两条腿跟打了摆子一样发软,舌头跟三伏天的狗一样耷拉出来,就连眼睛都在冒白烟。七窍生烟大概就是描述这副样子,这就是台活得蒸汽机,于是他就只好继续喝。

  第五的肚子,就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样慢慢变大,渐渐接近啤酒肚,最后变成了身怀六甲的孕男,他两只手艰难的托住了肚子,显然这压力很大,最后他实在是喝不动了,他半边身子倒在了那洗脸台上,嘴就搁在那水柱旁边,就像是死鱼一样的吧唧嘴。

  我看得哑口无言,跟这比起来,我那带你飞翔真不算什么……拿我飞行的距离打赌是吧,该!但是这死老鬼这料也太猛了,我消停点,我连笑都不敢笑,老乌贼的报复实在是太惨烈了,我别引火烧身……

  这时候水柱已经射到了天花,再反弹回来,浴室门口就像是下了一场小型暴雨,老乌贼躲的远远的,一滴水也没有溅到,他那白色唐装上一滴水印都没有。他捻着胡子,嘴角在抽搐,显然是拼了命的忍住笑。

  终于第四不再喝水了,他右手掌心堵住了水管,艰难的站起来,舌头吐出来,咝咝的吸着凉气,这时候脸上和头皮上的红色终于褪了下去,渐渐开始恢复正常,第五比他喝水要喝的早一些,这时候也走了进来,人还没到肚子先到。

  他背往后仰着,左右手捧着肚子,同手同脚的挪了进来, 就像是一枚长了手脚的蛋,在自己托着自己移动,他把自己搬进了浴室的同时,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老乌贼怒目而视!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他还没张嘴骂娘,老乌贼先开了口。

  “哎呀,第四第五,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去招惹避役了?”老乌贼说,他神情无辜,眼神惊讶,语带关切,这完全就是个嘘寒问暖的亲人啊,我心底一阵无语,这演技也华丽了,朱颜比他差了不是一点点……

  “装!接则装!咝咝……哦们煤气惹避役,是李坑了哦们!咝咝……”第五带着咝咝声,义正词严的怒斥老乌贼,揭穿了他虚伪的面纱!这咝咝声,是跟他哥第四一样,在吸凉气……接则=接着,煤气=没去,李=你,哦们=我们。

  “我?我老乌贼何时坑的你们?此话从何说起啊,第五,咱俩熟归熟,乱讲话,一样告你诽谤!要不上第一跟前去讲理去!”老乌贼居然急眼了,眉毛都倒竖起来,他一副蒙受了千古奇冤的样子。无耻啊,我心想,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无耻得我都有点佩服了,老乌贼这脸皮都能为国防工业做贡献了,导弹都打不穿啊,我去!

  “你闭嘴,你舌头大,咝咝……我来跟他理论!咝咝……”第四说,也是,这大舌头吵架的时候特别没有气势,呆萌呆萌的,我低头猛搓了一下自己的脸,千万别笑出声来,第四第五拿老乌贼没招,收拾我可是分分钟钟的事。

  “他妈的!咝咝……你那雪茄里加了料了!你损不损啊!咝咝……你五行缺德你知道不!妈的!咝咝……”第四开始骂娘了,确实比第五强多了,很是有些色厉内荏的范儿。

  “雪茄?什么雪茄啊?我送过你们雪茄么?我怎么想不起来?”老乌贼说,他一推二六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疑惑模样。敢情在这等着那二位呢,这老乌贼实在太损了,这真是坑了人,还占了理,第一第二第三那三个穿山就算想替两个弟弟出头,都抹不开这面,偷了人东西,还打上门去,这也太那什么了……

  “……咝咝……咝咝……”第四光剩下咝咝了,他和他弟弟的脸色开始尴尬起来,一会红一会紫,两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开始垂头丧气,这二位开始艰难的挪动自己,水柱蹭的一下又喷涌出来,劈头盖脸的打在第四和第五身上,哎,真是落魄而潦倒的身影啊,看得我心有戚戚。

  “速度洗澡,测试!测试!第二道菜!第二道菜!”老乌贼吼起来,他趾高气昂,就跟斗胜了的公鸡一般,占了便宜、坑了人对他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死老鬼!我在心里暗骂!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顶,不要忘记每天二十票噢,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