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第三道菜……我这心情跟十五只吊桶在打水似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老乌贼很兴奋,他浑身的骨头加一起估计也没有二两重。他轻飘飘的在头前开道,我惴惴不安的跟在后面。眼前又是一座十米见方的正方体。

  我和老乌贼站在那巨大的立方体前,与建筑对比,两个人渺小的很,就像是岩石旁边的两颗微不足道的砂砾,我暗自计算了一下,这样十米见方的立方体足有九个之多,我已经看过了休息区,刚刚从护短乌贼的怒火出来,这第三座立方体是干嘛用的?还有其余六座呢?我很好奇!

  入口处的银色金属大门,跟护短乌贼的怒火,材质如出一辙,坚不可摧!金属门上的图案很是奇特,看着像是一个秤砣,匪夷所思了,这有些,老乌贼指了指入口处的虹膜扫描装置。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休息区入口处的教训,我自然是绝不会忘记!我先用手摸了一摸,确认没有胶水之后,这才把眼睛凑上去,旁边老乌贼见我如此这般,他恨恨的说:“小人之心,小人之心!”

  我没搭理他,这可是他说的第三道菜,决不能掉以轻心!金属门缓缓下沉,露出了一条漆黑的通道,这个立方体却跟之前那两个不太一样,竟然不是中空的,眼前是两米高一米宽的甬道,颜色漆黑如墨,斜斜向上,甬道底部两侧每隔五十公分各有一盏小小的蓝色地灯,灯光很幽暗,甬道尽头似乎是一道黑色门户。

  我好奇的用手摸了一摸,甬道四壁的材质很奇特,非金非铁,也不是混凝土或者岩石,既没有金属的冰凉,也不像岩石的粗粝,我平生从未见过这种材质的东西。

  我如同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研究那墙壁,一则是拖延时间,恢复一下体力,二则这材质确实诡异,老乌贼见我这番样子,居然没有催我,他说:“你开一枪,对着墙面!”

  啊?我转过头看着他,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耳朵,老乌贼说:“看什么看,你没听错,你耳朵没毛病,让你开一枪,你就知道这东西诡异在哪了!”

  我拔出枪,为了防止跳弹,“砰”的朝着左前方开了一枪,却没有等来预料中的撞击声,和火花四溅,我看着左前方的墙壁,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墙壁就如同被投掷了石子的湖面般有了圆圈状黑色的涟漪,那颗黄铜的子弹就像是一只撞进水面的浮标般,一半在墙内,一半在墙外,难得寸进!

  墙面上的涟漪由一圈两圈而扩大成四五圈,再慢慢由四五圈缩小为一圈,最后将那颗子弹挤了出来,子弹无声的掉落在地上,墙面又恢复了从前晦暗无光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曾经受到过枪击。

  “这是什么玩意?”我脸如土色的问老乌贼,他摇了摇头,他说:“我也不知道……这会不是研究它的时候……往前走吧!”

  斜斜向上的甬道并不长,也就三四米的长度,几步就到了甬道的尽头,尽头处的门户,材质跟外面入口处的不同,而是跟甬道的材质一样。

  “身上所有的金属物品都交给我,不然可能会出问题。”老乌贼非常认真的对我说,我把枪带,手枪,子弹统统都交给他,他点了点头,他说:“这第三道菜,叫是男人就撑住一百秒!”

  他说话的同时,那道门户悄无声息的移开,我好奇的往里看了一眼,是一个四米见方的房间,墙角处有幽暗的蓝色灯光,四壁晦暗漆黑,绝无半点反光,这房间就像是一个墓室,又像是一个黑洞。似乎就连光线都能吞没进去。

  “什么叫是男人就撑住一百秒?”我转头问老乌贼,屁股上却一阵剧痛,他直接一脚把我踹了进去。

  我以为我会被踹飞出去,直接撞上对面的墙壁,但我却像是一块石碑一样重重的倒了下去,那一瞬间,就像是背上突然扛上了一座山,我就像是只苍蝇被苍蝇拍子狠狠拍在了地面。

  “二十倍重力你体验一下,这可是穿山的礼物!”老乌贼在门外对我说,事实上,我当时压根没听清楚后面半句,我的脑袋嗡嗡作响,我只听见了二十倍重力五个字。这是穿山的礼物,是后来第四第五跟我卖人情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一片空白的大脑,就如同是洪水爆发的黄河在脑子里轰鸣,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呼吸似乎已经停止,眼泪在奔涌,我又一次像是黏鼠板上的老鼠一般,只是这一次就连挣扎都办不到……

  我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每一根骨骼都在呻吟,背部就像是负了一座山,每往外吐一口气,肺部的容量就缩小一点,可是要吸气却难于上青天。

  我的右脸贴着地板,就像是有人用脚踩住了我的脸,我试图抬头,却听见自己的颈椎骨在发出随时要断裂的颤音,我只能放弃,我张开嘴想帮助呼吸,却发现依旧是徒劳。

  身体内的血液就像是水银一样的沉重,无法流动,大脑在哀嚎,心、肝、脾肺、肾都在哀嚎,它们无法获得氧气与能量,它们就像是没了汽油的破车,随时都会抛锚。

  我觉得我随时都会死去,我现在知道孙悟空当年被压在五行山下到底有多么凄惨,可是就连身体无意识的抽搐都办不到,肌肉无意识收缩的力量敌不过那二十倍的重力。

  可是即使是在那样的无意识状态,脑子里也依旧有一个极度让我憎恶的声音在回响,那个声音在桀桀怪笑,他在说,真不是男人,一百秒都撑不住!真不是男人,真不是男人……

  人体结构学上说,人体力量最大的肌肉是大腿肌,除了颅骨最坚硬的地方是膝盖,我像是一只蟾蜍一般双手死死抵住地面,膝盖成为了支撑点,它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吱嘎声,膝盖骨随时都会碎裂。大腿肌一点一点发力,慢慢的将身体支撑成了一个倒过来的V字。

  我的齿缝间血水横流,我几乎是压榨出了身体中每一个细胞的力量,虽是蚍蜉撼树,也要拼死一搏。

  我不知道我到底坚持了多久,我只是告诉自己,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男人!在刀尖上的舞蹈落幕的时候到了,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我当时也不知道我到底支撑了多少秒。
  ============================================================================
  2014年,最后一更,谢谢一路陪伴过来的小伙伴们,谢谢大家,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谢谢大家的顶帖,盖楼,投票,打赏,谢谢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