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我醒来,是因为我听见了她的声音,那座冰山的声音,她正在跟老乌贼发生激烈的争吵。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二十倍重力?你是训练他,还是要杀了他?那种重力普通人基本十秒就会失去意识!”蜘蛛情绪很急躁。

  “没事的啦,他又不是普通人,蛇信说他是沉睡者哎!”老乌贼有点做贼心虚,试图安抚蜘蛛,他这话说得很是口不对心,因为他从来没有哪怕一秒钟相信过我是沉睡者。

  “就即便他是沉睡者,你也不能这样!”蜘蛛的声音很轻,可是却坚定异常,我继续闭着眼睛装昏迷,老乌贼继续打太极拳,他说:“菜菜呀,这温室里的花朵不经风吹雨打,虽是摇曳生姿,终是百无一用。且不说他,咱们渡者六道,任何一个人包括你蜘蛛,能有今天,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千锤百炼!靠的是险死还生!靠的是百折不回的坚韧!积小流以成江海,积硅步以至千里,训练时候的残忍,才是他以后闯荡这世界的实力,你是知道我老乌贼的为人的,虽是不拘小节,喜欢游戏风尘,却从不误事。”

  蜘蛛沉默良久,她说:“别告诉他我来过。”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渐渐远去。老乌贼突然说:“别装了,知道你小子早就醒了,再装,我大嘴巴抽你!”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我睁开眼,好奇的问,我浑身上下暖洋洋的,竟然被泡在了水里,温暖的就像是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中,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大张,像是在呼吸一般吸收那温暖,这澡泡的好惬意。

  “你呼吸的节奏变了,心跳的速度也加快了,不是告诉过你,五觉就是个雷达系统,自己去过滤这些信息,你要能瞒过我老乌贼,猪就能上树了!”老乌贼翻了个白眼。

  我好奇的四下打量,我躺在了一个胶囊状的银色金属容器中,仅有头部露出了水面,让我浑身上下暖洋洋的水呈黄绿色,异常的粘稠,散发着迷蒙的光,可是如此粘稠的液体,浮力却很低,我的身体静静的沉在底部。

  “我撑了多少秒?”我急不可耐的问老乌贼,他撇了撇嘴,“你告诉他,省得这小子一会小人之心,说我骗他!瞒报了他的光辉成绩!”他对着天花板说话,这学心理学的真的是让人恨得牙齿都痒,我也确实是担心这死老鬼给我假的数字。

  “二十倍重力,昏迷时间是五分零十二秒。”基地主控电脑冷冰冰的给出了答案。

  我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一分钟等于六十秒,五分就是三百秒,再加十二秒,三百一十二秒?我居然坚持了三百一十二秒?是男人就撑住一百秒,这可是整整三倍多的时间,我极度兴奋的一掌就往绿色水面上重重拍去。

  “祖宗,可不敢拍!”老乌贼闪电般扑了过来,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腕,他气得脸都青了,“糟践东西,天打雷劈了你!这东西有钱都没有地方买去!”

  他显然是怕我拍击水面,导致这液体飞溅出去,我慢慢抽回手,有点不好意思,我说:“我不拍了,我不拍了,老乌贼,我算不算个男人?我可撑了三百一十二秒哎!”

  老乌贼不说话,看了我半天,他突然微笑起来,他把手抬起来,就跟我平时喜欢乱摸小婷的头发一样,他揉了揉我的脑袋,旋即他说:“算,算个男人,你个小废柴,连我都没想到,能撑这么久!”

  我刺溜一下,把脑袋也滑进那绿色液体里,刚刚那一瞬间的老乌贼,让我想起我爷爷,那个活活咳死在床上的老头,他从前就爱把我夹在他的胳肢窝里,把我的头发弄的乱七八糟,而我则扭动身子,拼死抵抗。我的鼻子有点酸,眼睛已经开始湿润,我不想让老乌贼看见我这样子。

  老乌贼的表扬和温暖只有一瞬间,他把脸凑近水面,死死的盯着我,透过这绿色液体,他的脸又绿又黄,而且开始扭曲,就像是一个老倭瓜,他在说话,看嘴型是三个字,憋死你!

  死老鬼,我登时就无语,他瞬间破坏了此前温馨和谐的气氛,我把头拱出水面,头发上的液体就如同珍珠一般一颗颗的往下滑落,“这是什么东西啊?”我好奇的问老乌贼。

  “这事可属于绝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老乌贼去拖了一把钢制的折叠椅过来,放在这个胶囊形状的银色容器旁边,他点起了一枝雪茄,雪茄专用打火机的蓝色火焰滋滋的喷射出来,点着后,他把那只雪茄递给我,他突然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气都喘不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接着乐。

  我估计,他又在想第四第五那两个倒霉鬼被他整的死去活来的事了,我昏迷了多久,我并不知道,我看着他笑,有点毛骨悚然。他突然说:“你那听觉不是已经有点开启了么?你静下心来听。”

  我骇然,我的听力最近突飞猛进的事,我对谁都没说,这老乌贼居然知道了,我阴晴不定的看着他,他把手指比在嘴唇上,一脸的诡异。我闭上眼睛,静下心来听,果然就在附近不远处,两个人在哀嚎,极其惨烈的哀嚎。

  “咝……咝……咝……老乌贼,你生个儿子没屁眼!咝……咝……咝”第四在怒骂,伴随着这怒骂,是锐利的金属在摩擦岩石的刺耳声音,第五的声音响起来:“锅……哦有糟了!咱们泡在水里撂,就不疼了!” 锅=哥,哦有糟=我有招,撂=尿。

  老乌贼也太毒了,让他们喝了一肚子的水,这事居然还不算完,这二位一边尿尿一边疼的在挠墙,那金属摩擦岩石的声音,就是他们在挠墙……想到那疼痛,我情不自禁夹紧了腿,后脊梁一阵阵的泛寒。

  “印度断魂椒,这种辣椒常种植在田间以及村落旁边,知道干嘛用的么?”老乌贼问我。

  “吃?”我回答,那两个二货也纯属咎由自取,这偷一两回也就算了,这偷上瘾了,这苦主还是睚眦必报的老乌贼,这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了,作死!

  “哈哈哈,不不不,不是用来吃的,先围起木质围栏,再把断魂椒的种子撒下去,然后就会长出绿色的围栏。印度大象多,喜欢偷吃地里的农作物,吃得多,踩坏的更多,这断魂椒成熟之后,色泽鲜红,不仅诱人,而且诱象!一口下去,大象都能辣的狂奔而逃!”老乌贼一边摇头一边说。

  “……”我无语,见过损的,真没见过这么损的……

  “我算对他们不错了,这印度断魂椒,又叫印度鬼椒,辣度竟然高达1001305斯科维尔单位,一般的调味辣椒酱比如老干妈之类,也就2500斯科维尔单位,这断魂椒还能用来制造催泪瓦斯,我可稀释过了,真的!”老乌贼居然标榜起了自己的善良。

  “第四、第五,我真的很同情你们……我精神上支持你们……扛过去,明天照样是个艳阳天……加油!”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哀嚎的两个穿山加油。
  ============================================================================
  2015年的第一更,来的比元旦晚了一些,家里事实在太多,抱歉抱歉,大家看完帮着顶顶,还有投票还有两天就结束了,谢谢大家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