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我看着手里的那枝粗大的雪茄在发怔,要知道,第一次偷老乌贼的雪茄,我可参与过分赃……这不会是个套吧……第四、第五的凄厉的惨嚎,还在我耳边回荡,话说回来,这两位哥们,那爪子可够利的啊,挠墙都挠的火星四溅。

  “放心抽你的……呵呵,这枝肯定没放断魂椒!哎,小废柴,我告诉你,这不是吃亏不吃亏的事,也不是钱的事,那两个憨货,皮糙肉厚,经折腾的很!你就不用物伤其类,猫哭耗子的假惺惺了!”老乌贼一边说,一边惬意的吐了口烟出来。心理学博士,我不用张嘴,他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确实认为就为了几只雪茄这么往死里整那第四、第五,是老乌贼心疼那点钱。

  我吸了一口,依然呛得一阵咳嗽,这东西真是又贵又不好抽,就是拿在手上,叼在嘴上相当的霸气测漏,老乌贼无奈的摇头,他叹了口气说,“雪茄不是这么抽的,土鳖,抽雪茄和抽烟不一样,抽烟是吸到肺,这雪茄是只到口,不能狂抽,要避免雪茄燃烧的太快或者太热,要说这雪茄的中文名字还是个名人取的呢,你知道是谁么?”我赶忙摇头。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老乌贼站起身来,眺望着远方,深情款款,抑扬顿挫的朗诵了两句诗,说实在的,朗诵的真是不错!你别说他手舞足蹈的时候,雪茄白烟飘飘,还真得有点像云彩。他然后又坐下,他问我,“这回知道是谁了吧?”我继续摇头……

  “不学无术!不学无术!不学无术!”老乌贼又被我气得噎着了,连骂了三句不学无术,读诗,开玩笑呢……有那闲功夫,我不会喝上二两,给小婷讲讲故事,看这玩意,能当饭吃?还是能当衣服穿?除了能把牙酸倒了,连蘸饺子都不行!

  “这人叫徐志摩,是个大诗人啊,一代才子俊彦啊,才华横溢,当年他和他第一任妻子张幼仪离婚后,回到魔都,在魔都与当时的诺贝尔文学奖泰戈尔先生一见如故,两人都喜欢雪茄,吞云吐雾之间,泰戈尔就问徐志摩,中文如何翻译Cigar,这徐志摩当即回答说‘燃灰白如雪,烟草卷如茄。’从此这Cigar在中国才叫雪茄,你说这徐志摩翻译的多好,真可谓是信、达、雅兼具了!”老乌贼依旧没有放弃,执着的在吊书包,我只好比划了个大拇指意思一下。

  “不对,不对,怎么说起雪茄来了……让我往回捋一捋……都是那两个蠢货闹的……”老乌贼总算是意识到他已然离题万里,自己乐意装逼,却赖上第四、第五了,我颇为不屑他这种行径。

  “对了,你问这绿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来着……”死老鬼可算是回到了正题上了,他把雪茄叼在了嘴角,用手捧起一捧绿色的液体,在他的掌心中液体就像是荧光棒一样散发着光芒,老乌贼的表情如同朝圣者一般虔诚,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油腔滑调,他就像是一个见证了神迹的信徒,膜拜在神的脚下。

  这捧液体从他的掌心慢慢滑落,滴落回银色容器里,我不敢打扰这种状态下的老乌贼,我静静的等着他自己开口。

  “渡者六道,你比较了解哪几道?”老乌贼用手轻抚那银色容器的表层,转头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旁敲侧击知道了领路蛇信、开路羯蚁、还有你这退路乌贼具体是干嘛的,至于断路穿山、迷路避役、网路蜘蛛,我一无所知……蜘蛛还是知道一点的,她能盯得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说。

  “那是怕你跑了……今天不说蜘蛛的事,她今天来过这事,你小子可得装傻,那丫头脸皮子薄,虽说她是个小白眼狼,你也不许惹她生气,否则我往死里收拾你,听见没!”老乌贼语带威胁,我真心实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今天先说说断路穿山,穿山指的是穿山甲,喜昼伏夜出,全身覆盖坚硬的鳞甲,前足五爪,锋利无比,最擅长挖掘洞穴,遇敌时,以坚甲御敌,虎豹难伤!即便落入了狮子的嘴里,这坚硬的鳞片会做切割运动,割破狮子的嘴巴,让敌人重伤而退。”老乌贼说,爪利穿山我是见识过的,不说那第一第二第三,就这偷孩子偷雪茄,现在还在哀嚎的第四、第五,也厉害得紧,他们俩就算是跟骨灰盒对上了,鹿死谁手也尤未可知!

  “这断路指的是?”要揭开谜底了,我很是兴奋。

  “所谓断路穿山,指的是当行动失败,其他伙伴撤退时,留下来断后的人。他们将阻止敌人的追击,是渡者六道坚硬的鳞甲,纵使落入了敌人的手中,遭遇疾风骤雨般的打击,也要死守归途,让同伴逃出去。开路羯蚁若是六道中最锋利的刀,这断路穿山就是六道中最坚硬的盾!”老乌贼神色肃穆,语气中带着敬意,戏耍第四、第五是一回事,说到断路穿山的时候却没有半点轻视、亵渎。

  这是一群随时要用生命扼守伙伴归途的壮士啊,强如渡者六道都需要撤退的时候,面对的敌手将会是何等强大,不需赘言,而这断路穿山,只有六个字,你们走,我断后!

  “不止如此,这断路穿山,还要精通土木工程、机关埋伏、爆破、阵法、陷阱,就连所谓堪舆、风水之术也有独到之处,就算是第四、第五这两个憨货,你也莫小看了他们,真要发起狠来,能把这魔都掀个底朝天……这巨大的地下训练基地,你莫非以为还能请农民工兄弟下来建造么?全都是断路穿山的功劳!”老乌贼没有贪天功为己有,我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何等巨大的工作量啊,居然只由五个人完成,爪利穿山,名不虚传!原以为老乌贼已经足够博学多才了,这断路穿山居然也不遑多让。

  “那迷路避役和网路蜘蛛是干嘛的?”我问老乌贼。

  “今天不扯那闲篇,今天说穿山是有道理的!这帮昼伏夜出的穿山,没事就喜欢满世界的在地里、山里,乱钻乱刨,刨坟掘墓的损事也没少干!这事可别说我告诉你的!要知道地球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啊,小废柴,你泡澡这东西,就是他们从地里刨出来的!”老乌贼拍了拍银色容器,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

  “还有这式样的棺材?”我说,方才还高深莫测的老乌贼突然就呛了一口,他一边咳嗽,一边拍打自己的胸口,他气的山羊胡子都翘了起来……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举手之劳顶一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