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魅魔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号,这种邪恶的生灵自中世纪就已频频出现在那些古老的神话故事中,在传说中,这种生物来自于炼狱,炼狱是一个充斥着邪恶、混乱、杀戮的空间,而即使是在炼狱中,魅魔也是最为暴力、贪婪、狡诈、嗜血的种族。

  魅魔天生一副绝美的容颜,凹凸有致火辣的身材,她们性感却致命,妖娆却狠毒,狡猾又强大,魅魔天生就有一对翅膀,可以在夜空飞翔,更有一条坚硬如铁,漆黑如墨像蝎子般剧毒的尾巴。

  魅魔被称为男人的梦魇,她们在夜晚偷偷溜出炼狱,来到人间,闯入青年男子的梦乡,在梦中勾引他们,在梦中的交媾通常都是致命的,当她们离去的时候,只留下一具如木乃伊般干枯的尸体,人体所有的精华都变成了魅魔维持美貌的能量。据说,魅魔们更为喜欢有着虔诚信仰与坚定意志的僧侣,杀死这样的猎物会获得更多的能量,让人背弃自己的信仰与奉行的准则,这对魅魔而言很是有趣。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居然被称为魅魔,这只能够说明一件事,她基因突变所获得的能力,就跟炼狱中的魔鬼一样强大,我手心都是汗,嘴巴却发干,老乌贼的脸也阴沉如锅底。

  “魅魔顾汜,出生的时候,并没有像雨人伊万那样不走寻常路,仅仅只是一个嚎啕大哭的瘦弱女婴,在剥夺了她生母的抚养权之后的一年间,她就如同是蒙尘的珍珠一样,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实验室的科学家对此非常费解,可是也束手无策。他们最终决定放弃这个孩子,毕竟一个废物不值得再花费精力、时间与金钱。但是他们依旧决定要拿她做最后一个实验,在重度核辐射下,没有发生变异的基因是如何抵抗核辐射的影响,就是她仅存的价值了!”老乌贼说。

  “操他妈的,我现在真是分不清科学家与撒旦的区别了,一岁的孩子,这纵然就是她的命运,也太过悲惨了一些。”我开始骂娘,就即便是知道她安然无恙的活到了今天,我依旧是怒不可遏。

  “收起你的同情心吧,她可能是所有沉睡者痛恨而无法战胜的敌人,你不要忘记了她如今隶属‘红潮’这是当今世界仅次于磐石与圣盾的秘密机构,而这类机构存在的价值,就是捕猎与消灭一切隐患,而你,小废柴,虽然目前不是,但将来很可能就是隐患之一……同情自己的敌手,这情操固然高尚,却非常愚蠢!”老乌贼打断了我的义愤填膺,他冷冷的提醒我,这种同情有多么可笑。

  “那你继续说,后来怎么了……”我讪讪的发问,倒真是,忘了这一出了,除了磐石、圣盾、红潮,这地球上类似的潜在秘密机构必定也是多如牛毛,也正是有这种震慑的力量,强如领路蛇信,强如魔都的无名S级杀手,才有诸多的顾虑,不能轻易出手。

  “他们将她送回了切尔诺贝利, 在核电站的废墟中,放置了一个铁笼,这个铁笼是为了怕她到处乱爬,影响到实验的效果,在铁笼的上方装了一个摄像头,以供科学家们在足够安全的远方随时观察这个孩子的状况,一个正呀呀学语的孩子,没有任何防护的丢弃在铁笼中,暴露在那致命的核辐射下。没有温柔的母亲,没有干净的尿布,没有动听的儿歌,没有乳汁、更没有玩具,陪伴着她的只有呼啸的狂风,玻璃碎裂的窗户,满地的碎石瓦砾,还有那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杀死她的巨量核辐射。”老乌贼深吸了一口雪茄,眉头紧蹙。

  “……”我沉默,我只是在想,这段经历,对于日后被称为魅魔的她,到底有没有影响,这地狱般的经历,在她的记忆中究竟是模糊,又或者是如刀砍斧凿一样清晰,以梦中杀人而有赫赫凶名的魅魔,这段经历会不会成为她的梦魇,让她在午夜泪湿枕巾,在那锥心的剧痛中尖叫着醒来。

  “没有人给她提供食物么?”我问,老乌贼摇头,他说:“频繁的进出核爆中心是有风险的,即使是穿戴着全套的防辐射用具,没有人愿意冒着这样的风险进去喂食她。于是科学家在铁笼上设置了一个喂食器,就是家里饲养宠物狗的那种喂食器,用舌头舔的时候,喂食器的钢珠会随之滚动,水就会流出,小狗就能喝到水,当然这个喂食器喂的是牛奶,也并不会有恒温加热装置。”老乌贼继续摇头。

  “无论如何,她活下来了,不是么?这个操蛋的实验持续了多久?”我对于这些残忍的细节,已经快要麻木,一个小女孩在铁笼中如狗一般的舔着金属喂食器,只为了多活下去哪怕一秒钟。

  “实验持续了整整三个月,她活了下来,她坚韧的就像是一颗掉进了岩石缝隙的种子,没有土壤的养分,没有阳光的温暖,没有雨水的滋润,依旧拼了命的生长,打破一切桎梏,野蛮的生长、绽放出那抹新绿。她独自跟寒冷、饥饿、病菌、腹泻、孤独、恐惧战斗了整整三个月,她居然渐渐的健壮了起来,摄像头里出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场景,堪称奇迹,实验被迫中止。”老乌贼这关子实在是卖了在最要命的地方。

  “接着说啊!!!”这真是要了亲命了……给我急得都快上了房。

  “在切尔诺贝利,这个死亡的禁区中,在小女孩的铁笼边,出现了许多动物,松鼠、狐狸、西伯利亚狼,除了走兽,甚至就连飞禽也出现在她的铁笼子旁边,这些动物抛弃了彼此之间的成见与矛盾,齐心协力就如同忠诚的骑士护卫着自己的公主一般保护着她,哺育她。铁笼子里铺满了松软、洁白的羽毛,铁笼子周围是各式各样的食物,新鲜多汁的浆果,从废墟深处寻找到的过期罐头。猫头鹰轻轻叼去她头上的落叶,狐狸舔去她脸上的泪痕,松鼠将储存的松子剥好赛进她的嘴里,西伯利亚狼群伴随着她稚嫩的声音彻夜长嗥。”老乌贼说到这一段,原本紧绷的身体也开始松软下来。

  “兽语者?这孩子是兽语者?”我问老乌贼,他翻了个白眼,“瞎卖弄个屁啊,算你知道兽语者了,了不起死了!这孩子不是兽语者,实验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终止,科学家们决定活体解剖这个孩子,全幅武装的特种部队,用子弹杀死了那些试图护卫着她的动物,将她带回了实验室的秘密基地。”

  “后来呢?”我无暇替那些无辜死去的无畏而忠勇的动物们感到悲伤,我更关心这个孩子。

  “死亡,一岁零三个月的魅魔顾汜,在那个年纪,就开始创下她的赫赫威名,杀了一个血流成河……”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帮着顶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