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从切尔诺贝利返回实验室的归途,刚开始很平静,被连人带铁笼扔在卡车后车厢里的婴儿并没有惹出太多的乱子,她安静的就像是未曾存在过,她不吃也不喝,也不说话。她只是躲在铁笼的一角,用那双乌黑大眼睛,看着押送她的大兵们。旅途是寂寞而枯燥的,不停晃动的车厢内空气很浑浊,劣质烟草燃烧的味道混合着大兵们疏于打理的身体散发的浓重体臭,一个个响亮的酒嗝不时响起,于是从胃部酒精混合着胃酸的酒臭从一个个喉咙里涌出,空气越来越让人窒息。”老乌贼的讲述异常的详尽,我开始猜想他是否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大兵们高声叫喊着乌拉,如同喝水一样往肚子里倒酒,他们情绪很不错,三个月的实验终于结束了,回到基地后,将会有难得的假期,被喝到空空如也的伏特加酒瓶在车厢地板上来回滚动,酒瓶偶尔撞击时发出清脆的声音。空着肚子喝酒,酒精进入血液的速度很快,无聊就需要找些乐子,他们用AK-47的枪托猛砸铁笼,坚硬的皮靴咣咣的踹在铁笼上,他们想看到一个惊恐万状,撕心裂肺嚎哭的小崽子,但是他们未能如愿……”老乌贼边说边摇头。

  如果说此前一系列灭绝人性的实验,是为了国家利益,像这种喝醉了酒拿一岁零三个月孩子凌辱取乐的行为,又是为何?动物狩猎固然血淋淋,却只是为了果腹,人类却发明了多少花样来折磨自己的同类?炮烙、凌迟、腰斩、剥皮、五马分尸、点天灯,等等等等,不胜枚举,这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动物,人类啊,这就是人类……同样的,说句实在话,假如让我逮着这帮折磨如此幼小孩子的醉鬼,仅仅只是杀死他们,怕是对他们最大的优待,杀死他们,我不会犹疑哪怕零点零一秒钟。

  “铁笼里的孩子,脸上没有任何恐惧,她只是抱着一个比她略小了一号的娃娃,躲在铁笼正中,娃娃是动物们从废墟中翻找到的,应该是在火场中找到的,已经看不出娃娃原来的本色,此时此刻它是死灰色的,就像是清明时坟前燃烧后的纸钱,一道道黑色的裂纹满布其上,就像是干裂的大地一般,触目惊心!娃娃没有穿衣服,大大的圆脑袋上残存了几缕烧得焦黑的头发,眼眶中没有眼珠,只有两个黑洞洞的窟窿,嘴角依旧微笑着咧开,已经分不清娃娃的性别,那微笑只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小丫头抱着这个丑陋的让人寒毛倒竖的娃娃,她的小手遮住了娃娃的眼睛,遮住那两个黑洞洞的窟窿,她仰着头平静的看着那些撒酒疯的大兵们。”老乌贼深吸了一口雪茄,又吐了出来,房间里白烟朦朦。

  我知道,接下去的场景会更加暴虐,更加残忍,我紧咬着牙,我的腮帮子在暴跳,因为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孩子,她有着炎黄子孙的血脉。

  “施虐者在遇到沉默的抵抗后,先是诧异的对视,这通常会安静几秒钟,酒精在血液里燃烧,他们随即狂怒了起来,他们瞪着血红的眼睛,被一个如此幼小的孩子蔑视的耻辱加上酒醉后的歇斯底里,让他们开始疯狂,他们围着铁笼站成了一圈,车厢角落里一个瘦弱的青年,站起来妄图阻止这疯狂,他并没有喝酒,也未参与这酒后的小小乐子,他低声的哀求,这还是一个孩子,而且她很快就要死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不能这样……回答他的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如北极熊一样健壮的上尉军官直接把他抽的飞了出去。”老乌贼的雪茄燃烧的飞快。

  在一个人人施暴的环境下,要做一个好人,就是如此艰难,加入暴徒自己获得暂时的安全,还是抵抗而因此沦为下一个受虐者,这是一道难以抉择的题目,良心在恐惧得颤抖时,给不了你力量。

  “青年飞出去的身子撞击到车厢的一侧,他就像是个树桩一样栽倒在地,嘴角的鲜血如同小溪一样潺潺流动,上尉军官粗重的嗓子就像是公牛一样在咆哮,他拔出手枪,指着倒地的青年,他恶狠狠的说,谢尔盖,你要是想活着回到你家人的身边,就给我少管闲事,不然我丝毫不介意,送你去见上帝!谢尔盖闭上了眼睛,大兵们这时围着铁笼脱下了裤子,军裤耷拉在脚踝上,一个个健壮、白皙的屁股暴露在了空气里。”

  “我操他妈,我操他妈,我操他妈!”我已经暴怒的只会本能的念叨三字经,老乌贼拍了拍我的肩膀,重重的捏了我一下。

  “十几根金黄色的尿柱从铁笼四面八方喷射而至,小女孩就像是暴雨中的一条流浪狗,无处躲藏,她徒劳的用怀中的娃娃抵挡,她终于开始颤抖,她把自己的脑袋藏在破娃娃的脑袋后面,她才十五个月大……灌饱了马尿的酒疯子们,膀胱中的尿液似乎无穷无尽,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尿液在车厢地板上汇成了一片金黄的水渍,上尉庞大的体型,似乎给了他最大的尿液储备,他挥舞着自己那玩意,仿佛征服了全世界,他的射程越来越短,最后几乎快要滴到自己的军裤上,就在这个时候浑身湿透的女婴突然站立了起来。”老乌贼讲述到这的时候,眼皮不经意的跳了一跳。

  “接着说!”

  “站在铁笼里的女婴,头顶离铁笼只有不到几寸的距离,她是那么的小,她手里拎着破娃娃的胳膊,娃娃的半边身子拖在地上,泡在大兵们的骚臭的尿液里,她就像是一个拉着弟弟手的小姐姐。所有的人都在退后,耷拉在脚踝的军裤绊倒了他们,他们就像是滚葫芦一样倒在了车厢地板上,女婴张嘴说了一个词,这个词叫死,她的眼睛就像是封冻了一万年的寒冰,她的小嘴里,只有寥寥几颗可爱的,俏生生的小白牙,她只说了一遍,一个词,死!”老乌贼叹息着摇头。

  “一个死字就能把那些畜生说死?”我问了个极其愚蠢的问题。

  “当然不能,因为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声音,拉动枪栓的声音,那被扇飞出去的唯一一个正常人类谢尔盖,他在拉动枪栓的声音,他手中的AK-47开始发出悦耳的射击声,那是死神在召唤,那是地狱的丧钟,弹壳飞跃出枪身描画出一条美丽的金色曲线。每个人两枪,腹部一枪,头部一枪,绝不偷工减料!如北极熊一样壮硕的上尉死前甚至没有来得及拔枪,他只是绝望看着AK-47枪口迸射出的最灿烂的枪火,他被打成了一摊碎肉,他撒出来的尿又回到了他的身体,就像从前一样。”老乌贼微笑起来。

  “后来呢?”我问

  “谢尔盖被当场擒获,准备送交军事法庭审判,实验室认为是军人间的积怨导致了同僚酒醉后的凌辱,谢尔盖不堪其辱,愤而射杀了他们,谢尔盖对此当场供认不讳,他杀死那十二个人,只是出于积愤。因此,对于女婴的解剖实验仍将进行!她安静的听着科学家们决定她的命运,她抱着娃娃坐在铁笼里,原本苍白的小脸上有殷红点点,那是谢尔盖射击时,溅射上去的鲜血,她突然开始微笑,就如一朵绽放的雏菊,而血色的杀戮才刚刚拉开序幕……”老乌贼说。
  ============================================================================
  功课来了,最近都有点晚,码的不太顺,大家见谅,看完帮着顶顶,谢谢大家,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