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杀人者》----长篇恐怖、惊悚、悬疑小说


作者:I乌龙茶I  分类:鬼话

  死了整整十二个人,居然仅仅只是序幕……那幼小的身躯里究竟潜藏着什么样的魔力?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在一片连着一片的突起,我的呼吸粗重而紊乱。我的心情有些复杂,这十二个禽兽也算是死得不冤,问题在于那个柔弱的谢尔盖怎么会突然暴起发难?我看向老乌贼的眼光里,充满了疑惑与问号。

  “不要问,仔细听。”老乌贼摇了摇头,心理学博士提前制止了我的询问,魅魔顾汜的故事还在继续,老乌贼对于这个中国血统小女孩的关注程度显然远远超过了那雨人伊万,这当中到底有什么蹊跷?但我没有发问,我沉默的就像是一盘空白磁带,忠实纪录下老乌贼说的每一个字,以下就是老乌贼的讲述。

  谢尔盖入伍前有着一头卷曲的金色头发,如今只剩下了一层短短的金色发茬,他被带上了手铐和脚镣,连腰间的皮带也被收缴,军靴上的鞋带也不见了,这大概是怕他会自杀的缘故。他大概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单薄得像是一本作业本,他瘦削的脸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淡淡的两条眉毛,高耸的鼻梁上有淡淡的褐色雀斑,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住。

  他背靠着车厢侧面,瘫坐在地上,他目光呆滞的看着手腕上那副银光闪闪的手铐,他的手颤抖的厉害,手铐上用来连接脚镣的银色铁链被抖的哗啦啦作响,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杀人,第一次就杀了十二个同僚。谢尔盖自己也不明白,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前一秒他还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后一秒就跃起杀人。

  他现在很明白的一件事,就是他的人生旅途已经走到终点,军事法庭的审判很快会到来,法官将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敲上鲜红的图章,一枚子弹将射暴自己的脑袋,他那年迈的双亲甚至见不到他的尸体,军队将直接火化他的尸体,将自己这个军中败类的骨灰寄回他的故乡。这种死法太不体面了,谢尔盖这样想着,泪水就从眼睛里涌出来,流到鼻尖上,一滴滴的坠落在带着手铐的手心里。

  “不……哭……”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谢尔盖的悲伤,他泪眼朦胧的转头,这才发现,被关在这个车厢里的除了自己,还有那铁笼中的女婴。大开杀戒的时候,子弹不仅让那部卡车多了许多窟窿,一枚子弹也射坏了卡车的发动机,收敛了所有尸体之后,部队直接丢弃了那辆卡车,因为这两个都是快要死的人,所以就被关在了一起。

  女婴此时已经被粗暴的冲洗了一番,科学家们自然不会有耐心替她好好洗澡,于是就拿了水桶朝她很是泼了几桶冷水,固然粗暴却是很好的冲刷掉了她满身的尿臊,也没有给她穿衣服,只是用条大白浴巾,给她围了一围。

  她站在铁笼里,一只手抱着那个奇丑无比的娃娃,一只手抓着铁笼的网格,她的黑色头发大约到耳垂那么长,湿嗒嗒的正在往下滴水,她的眼睛就像是两块巨大的黑色宝石,深邃而澄澈。她看着谢尔盖,谢尔盖也看着她,彼此看着对方的眼光都带着深深的怜悯,谢尔盖用手掌抹去脸上的眼泪,在孩子面前哭泣让他觉得羞耻和不自在。

  他们就那么沉默的对望着,像是北冰洋上的两座冰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婴的头发都已经渐渐的干了,这么长时间的站立,让她有些疲惫,她用膝盖着地,慢慢跪坐在自己的小腿上,她依旧看着谢尔盖,谢尔盖被看得心里发毛,他决定打破这僵局。

  “你饿不饿?”谢尔盖带着手铐的双手艰难的挪到右边的军裤兜旁边,那里边藏了一块巧克力,谢尔盖从不抽烟,也不喝酒,就喜欢吃点糖果、甜食,这点让被他杀死的那些蠢货们觉得他很娘炮。

  女婴点了点头,她的肚子突然就发出了咕噜的声响,有如雷鸣,她的小脸蛋涨的通红,自从踏上归途,她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谢尔盖艰难的站起来,他不得不弓着腰,因为手铐和脚镣之间的铁链太短,这让他无法直立。铁链哗啦啦的作响,谢尔盖就像是一块在移动的砖头,笨拙而吃力。

  他终于来到了铁笼的旁边,他挨着铁笼坐下,把巧克力的塑料包装轻轻剥开一头,再把巧克力从铁笼的空隙间轻轻塞进去,女婴松开抓住铁笼的小手,飞快的接了过去,她好奇的看着手中的巧克力,塑料的包装窸窣作响,这让她觉得很好玩,她就反复的用手拨动塑料包装,很是沉迷于这奇妙的乐趣。

  该死的,你们都会下地狱的,你们将在地狱的烈焰里惨嚎上一千年,一万年,谢尔盖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那些科学家,看着那裹着白浴巾的小女孩,想到她回到秘密基地后那注定悲惨的命运,谢尔盖的鼻子开始发酸,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也即将被处死。

  “甜甜的、巧克力,跟爱情一样美妙的滋味!”话才出口,谢尔盖就感到后悔,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爱情,他先指了指小女孩手中的巧克力,再笨拙的把手举到嘴边,示意这是吃的。

  小女孩把巧克力拿到嘴边,她伸出可爱的粉色小舌头,就像是一只刚刚诞生的小猫一样,她轻轻的舔了舔巧克力,然后把舌头缩回嘴巴里,她吧唧着小嘴似乎在仔细品味那味道,然后她的眼睛就越来越亮,她的鼻子微微皱起,小脸上的笑就像是春天的太阳,能融化人世间所有的冰。

  谢尔盖想把手伸进去摸摸她的小脑袋,铁笼的网格阻挡了他,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把两只又长又瘦的手指伸进去,轻轻拨了拨她的头发,在那一秒,谢尔盖突然肠子都悔青了。

  谢尔盖喃喃自语,“真不该放下武器啊,要不兴许能杀出一条血路,带着你逃跑得,可是真这样干了,克格勃会放过我的家人么?”想到这谢尔盖心灰意冷的摇了摇头,他跑了到时候克格勃会怎样残酷的迫害或者秘密处决他的家人,他连想都不敢去想,他痛苦的低下头去,他的双手紧抓着自己的头皮,直抓出十道血印,谁能斗得过克格勃呢……答案是没有人!

  “你……也……吃……”小女孩吃完了半块巧克力,上唇角沾了些黑色巧克力碎屑,此时此刻她不折不扣就像是一只小馋猫,她把半块巧克力从铁笼缝隙中递出来,她手背上有四个胖乎乎的小酒窝,谢尔盖抬起头,看着这只白生生的小手,眼泪终于再次涌了出来,多好的孩子啊,上帝啊,上帝,救救她吧。

  谢尔盖跪倒在地板上,开始他有生之年最为虔诚的一次祈祷,他用双掌在胸前划出一个十字,他默念,因父及子及圣灵之名,阿门,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我恳求您于无边苦海中降下神圣的光,洗净我们的一切污秽,荣耀归于你,我们的上帝,荣耀归于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骤然响起,那声音就如同是照亮无边黑夜的一只熊熊燃烧的火炬,那声音在说,谁都不会死!

  谢尔盖兴奋的站起,却差点被脚镣和铁链绊倒,神迹真的降临了?
  ============================================================================
  功课来了,大家看完呢帮着顶一顶,谢谢大家,么么哒,天目虎同学,退群是不对的,赶紧回群里来!群号186561014 柠檬没有生你气